教會孩子解讀別人的情緒線索,當有人對他不友善時,他才能自立自強

因為當孩子練習有效處理類似這種平常會在操場上發生的事件,就是為避免日後的錯誤而做準備,否則如果身體語言的線索沒有被正確解讀,「拒絕」沒有清楚傳達,將來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加強識別情緒線索

請孩子用好的態度標記自己的感受,家長也可以清楚表達自己的感受。說出商場中一位顯然正在生氣的人可能的感受;討論在電影中某位哭泣的女孩;去和表弟說說話,因為他的媽媽晚來接他,雖然他嘴上不說,但臉上卻掛著擔心的表情。

教孩子如何解讀別人的情緒線索。對於在社交場合不會多加注意的孩子,可以教導他們停下腳步,解讀別人身體語言的線索。他們可以練習直視發言者的眼睛,解讀他的臉部表情和姿勢,評估他說話的語氣。你也可以把自己呈現不同情緒的表情自拍下來,讓孩子試著猜測每一種情緒。加強這些技巧能培養認知同理心。

無論一個孩子會不會在情緒上有所感受,仍然可以訓練他對別人的情緒保持敏銳。這種非語言的情緒線索訓練,已經證實可以在短短三小時的訓練課程後,提升醫生的同理心行為。

有一天在下課時間,小學一年級的老師麥肯錫,看到一群她班上的學生,追著班上另一名學生艾蜜莉亞跑。艾蜜莉亞並不想被追著跑。她邊跑邊哭,眼淚沿著臉龐流下來,但是其他孩子從她背後看不見她的臉。在他們又喊又叫的當口,也聽不到她的哭聲。她一直跑,一直跑,慌亂無助,直到因為過度換氣,停在另外一位老師面前。

為了回應她所目睹的場景,麥肯錫取消了她下午的教學計畫,取代的是教導學生如何識別情感線索。首先,她讓這些一年級的學生有個正念時刻。每個人平躺下來,集中心神。她請學生看著自己的肺部像氣球一樣充滿,然後把氣吐出來。當每個人都安靜起身坐好時,她問學生是否記得自己以前曾經有害怕的時候,或者曾經不喜歡某件發生的事情。每個人都點頭了。接著麥肯錫翻開幾本繪本,請班上的同學在不同的插圖中找出肢體語言,高興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害怕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她問小朋友是否可以說出書中角色的感受。

麥肯錫不只教學生如何能更好地識別同學不想被追著跑,並且還(間接)教導艾蜜莉亞該如何停下腳步,轉而清楚地告訴別人她的感受和想法。

麥肯錫也花了一些時間做角色扮演,並且討論每個人在這個情況下能做的選擇。

為什麼?因為當孩子練習有效處理類似這種平常會在操場上發生的事件,就是為避免日後的錯誤而做準備,否則如果身體語言的線索沒有被正確解讀,「拒絕」沒有清楚傳達,將來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練習根據線索來預測行為

可惜的是,麥肯錫在她班上所教導的這類人際互動的內容,學校卻很少教,雖然這種方法是一個名為「回應教室」的課程基礎,而此課程也被證實可以改善學生對上學的態度、減少不良行為和提高考試成績。所以,這就得靠爸爸、媽媽來教導自己的孩子了!

家長可以讓孩子預測在真實情況和假設情況下別人的行為,帶領孩子走一遍理清各方感受的過程:「如果摩根不高興你拿到的冰淇淋比她大,你認為她會有什麼反應呢?」請孩子練習預測別人的行為,在遇到孩子可能不太認識對方的衝突情況下,特別有幫助:「如果你請坐在旁邊鞦韆上的孩子,不要把他的腳跨到你的鞦韆位置,你認為他會怎麼做?」這種合理預測未來的能力是,當孩子處於有人對他不友善的情況下能自立自強的一種方法。

我們可以教導孩子如何以正念內觀的方式處世,培養對自己的行為影響他人有自覺的孩子。和許多父母一樣,崔西對處理她三歲和六歲孩子之間每晚的衝突很煩惱,但透過經常和他們討論,並且練習行為預測的確有幫助。
 

「當一個孩子在肉體上或情感上傷害另一個孩子時,我總是請他們看看對方的臉。我會問:『現在這個臉上的表情告訴你什麼事情?她對剛剛發生的事情有什麼感受呢?』」藉由簡單到像是請孩子標記情緒,就可以提升他們對自己與別人所感受的情緒的識別。

摘自: 愛琳‧柯拉博《孩子的第二天性》/遠流出版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