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扼殺孩子無限的可能性,當我們為孩子貼上一個認知標籤時,孩子的某部分就會變成標籤中的樣子...

一旦將事物貼上某個標籤,先入為主的概念會使你失去最起碼的探索精神和追求真相的能力。人也如此,一旦給自己貼上了某個標籤,很多時候,你就活成了那個標籤。

文│慕顏歌

撕掉你身上的「好欺負」標籤
你主動隨便對一個人好,知道的說你人好,不知道的說你好欺負。對別人最好的那個人,往往是最好欺負的人。天地間的男人女人,往往總是欺負對他最好的那個人。

當我們為自己貼上一個認知標籤時,我們的某部分就會變成標籤中的樣子。

在我們的環境裡,往往是事件改變人,而人卻改變不了事件,皆因所有人都是處在各種事件之中,形成馬克思所言的「一個人是其自身社會關係的總和」, 這也包括我們的觀念和認知。我們對某種情境的定義,也是我們面對的一種社會事件及其相關關係的總和。如果我們有一個錯誤的定義或感知,對社會環境有理解偏差,接著我們就會以這種不正確的理解,使我們的詮釋和行為偏差。

其實,我們是自己觀念的產物。心中有佛,所見皆佛。境由心轉,相由心生,心中有佛,念是佛念,見是佛見,行是佛行,見與不見無非自性。期望確認效果起作用時,我們會將感知世界裡的某種期望,透過行為表達,或在我們的心中表達出來,從而使世界符合自己的期望。

標籤會誘導出世人對我們的認知
這在心理學稱作「行為確認」(behavioral confirmation),這種確認會使我們從他人身上誘導出他們對我們的標籤認知,從而使他們確認我們的標籤後,就能創造出一個共同現實。也就是如果我用某種行為對待某人,便會表現出我內心裡期望而得到標籤,於是他們便會得出一些簡單粗略的結論:大家會說,沒錯,他就是那樣的人。

通常,如果我們用善良或以善良的名義包裝自己很軟弱、很好欺負時,差不多大家都會欺負你。

網上曾經流行過一句話,大意是:「每一個你不想要的現在,都是過去懶惰的自己所導致的。」主管屢次拿我的「終身大事」進行說教,在他看來,我這個「優質女」之所以被剩下,純粹是因為我玩世不恭,逃避婚姻牢籠,故意不嫁。如果我願意,很快就嫁出去了。由於他過於關注我的「終身大事」,以至於我有時候懷疑他是不是想要我嫁給他。但是當他再次對我進行洗腦時,很快就被我的邏輯思維打敗了。一次吃完飯,他我封為「人間妖孽」後,就再也沒煩過我了。

雖然我在辯論上占絕對的優勢,但事後也會非常悲傷。我並非他所說是排斥婚姻的人;相反地,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渴望「真愛」,希望尋著一個才氣縱橫、文采煥發、思想亙絕古今的人來愛我,但這個願望一直沒能實現,我只好退而求其次,自己賺錢養活自己。這真是讓我不甘心,為什麼我要靠自己活下去,像我這麼「聰明可愛」的「才女」,不比北京西單或三里屯的女人可愛多了嗎?沒辦法,那些成功人士似乎要的是顏值高、身材好的,我只好認命了。

每當現實挫折來臨,只能獨自承擔時,我便會怨恨生活不公,竟然連一樁婚姻也不肯成全我。像我這種正值美好年華,品德端正且不圖物質的好女人,竟然嫁不出去,難道是造化弄人?


每一個過往的選擇造就了現在的自己
不過,我發現,我以為的並不是事實真相,每一個我所想要或不想要的現在,不過是過往的選擇所導致的。換句話說,我之所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不過是過去的自己讓我變成這個樣子的。

以結婚為例,雖然我很羡慕那些長相不一定比我好,卻擁有美好婚姻的女人,但我清楚記得,曾經的自己一度不屑於那些美好的婚姻。我曾下定決心,絕不嫁給當地人,後來下定決心絕不找一個要我生孩子的人,再後來又下定決心絕不找一個×× 的人......

事實上,並不是我沒有遇上優秀的對象,只是因為我給自己設定了太多框架。比如幾年前,在上海有兩套房且自己開廣告公司的男生,非常殷切地要娶我,我卻因為「沒有感覺」、「不想生孩子」、「他媽媽皮膚黑」等莫名其妙的原因半夜逃離。

有過兩次不成熟的戀愛經歷後,我才遇上了於我來說第一任男朋友。那些曾經能給我相對踏實生活的男生,我總是看不上,一旦看上了,開始違心交往,最後會不堪忍受而逃跑。其實,現在看來,對方並沒有什麼讓我無法忍受的缺點......那些無法在一起的原因,大概只有自己知道。

現在,我手機通訊錄裡只有五個連絡人。是的,我渴望與世隔絕,也選擇了與世隔絕,所以,我才成了一個剩女。

事實是,我先把自己定義為一個嫁不出去的剩女,才真的嫁不出去的。


她是總把自己定義為一個受人欺負的母親
我母親習慣把自己定義為一個受人欺負的人,結果她的一生真的如此了。由於是遺腹女,從小沒父親,所以她沒得到很多的家庭溫暖。外婆是個脾氣溫和的人,在管教我母親上基本無能為力,只能靠我舅公去管教。舅公雖然勤勞,但在教養方面,基本上只剩打罵。所以我母親就被教育成一個重男輕女的人,認為女人就該挨打才能教得好。

從小被教育不准亂說話的她最大的「本事」,就是一開口就會得罪人。以至於家裡的小外甥一見她便說:「外婆你別說話......」從小到大,身邊的人不是和她吵過架、打過架,就是正在吵架和正在打架。母親被父親打是常態,印證了她一輩子都被欺負的自我評價。

前一陣子她來我家住時,也天天和我吵架。原因很簡單,一個人如果習慣了對事物的認知和看法,就會習慣性地認為事物就是那樣子的,而懶得思考真相,察看現實。

想著她來深圳不易,又沒有吃過什麼新鮮稀奇的食物,所以我便買了波士頓大龍蝦取悅她。見我提著大盒子,她問我買的是什麼,我說:「龍蝦。」她說她在廣州的某個鄰居養了好幾畝池塘的龍蝦,長得非常大,起碼有三寸長,比她見過最大的蝦還大。我對她說,她說的是小龍蝦,不要把小龍蝦和龍蝦混為一談。

她裝作沒聽到,只說她真的見過那種鉗子很大的龍蝦,很貴,一斤要價人民幣幾十元。我氣得把盒子扔在地上,對她說:「你見沒見過,自己打開盒子看看就知道了!」

所以,一旦將事物貼上某個標籤,先入為主的概念會使你失去最起碼的探索精神和追求真相的能力。人也如此,一旦給自己貼上了某個標籤,很多時候,你就活成了那個標籤。

標籤是一種封閉式思維,如果你為自己貼了「善良」、「好欺負」這類容易被人強勢對待的標籤,越快撕掉越好。美國心理學家艾倫.南格(Ellen Langer)認為,當我們注意到某人的行為與我們的期望不同,而又沒有努力去瞭解和理解背後的故事時,就容易對別人做出極端的評價,這也是歧視的根源─未能看到他人完整的一面。封閉式思維的典型特徵就是標籤化,常常會把別人的差異看作不可饒恕的愚昧和錯誤,並因此常常憤憤不平,甚至覺得他人不可理喻,既造成人際矛盾,也為自己增添無端的痛苦─太多的標籤會讓我們執著地認為生活應該只有一種可能─我們認為的那種「可能」。


摘自 慕顏歌《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2》/ 采實文化

 



Image by Prashant Sharma from Pixabay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