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體員「大師兄」:每個人來到世上的「功課」都不一樣,你只要專心做好自己的,不用替別人想答案

為什麼她有困難的時候,大家對她這樣?當初找她幫忙的時候,她都是二話不說。為什麼現在的她要變成去求人幫忙,而對方沒辦法以一樣的心態對她呢?

上班的時候,老宅泡了杯老人茶,我買了早餐店的炒麵,早上閒閒沒事幹,我們就在辦公室裡閒聊。

老宅說:「之前我有個同事,我看應該差不多有憂鬱症。」

我吃著炒麵,心中倒是很疑惑。其實我對憂鬱症這東西一直抱持著疑惑:假如人一直生活在負面的情緒中,那他到底靠什麼活下去的?對常常可以找到樂子的我,這問題真的無法想像。

老宅喝口茶,接著說:「那個女生是我以前的同事,年紀和我差不多,快五十歲了。她很年輕就出來打拚,小時候家裡環境不好,有弟弟、妹妹要照顧,所以書沒讀很多。由於要幫忙養家,也不結婚,因為覺得結婚後組了家庭,又是另外一個責任的開始,於是就將自己的人生奉獻在家庭,賺的錢不是給爸媽,就是借弟妹,在弟弟、妹妹結了婚之後也是這樣。

「直到某天,她的身體出了點問題,必須常常進出醫院,每次看完醫生,她都會很虛弱,但是他們家滿鄉下的,所以很希望弟弟、妹妹可以陪她去看,加上看醫生要花錢,她就想停止給父母錢,然後借給弟妹的錢也想拿回一點。

「但是弟妹都有工作,難得休假要顧自己的家,沒法陪她,借錢的部分,一時也沒法還。爸媽可能一直拿錢拿久了,雖然曉得女兒身體不好,但知道每個月會少收點錢,偶爾還是會碎碎念。

「她頓時矇了,不知道一輩子為了家庭是為什麼。

「爸媽需要錢,她一個月給自己幾百塊的零用錢,其他全部給爸媽了。弟妹要讀書,她去紡織廠上班,每天中午不吃,就是要給他們學費。小孩要上學,弟弟、妹妹的錢周轉不過來,她去標會。

「為什麼她有困難的時候,大家對她這樣?當初找她幫忙的時候,她都是二話不說。為什麼現在的她要變成去求人幫忙,而對方沒辦法以一樣的心態對她呢?

「這種情緒越來越強烈,她每天在家開始碎碎念,怨父母,怨弟妹,怨老天,怨自己……直到最近好像是精神出了問題。」
 

專心做好自己的題目

老宅說到這裡,問我,「你怎麼看?」

我的炒麵吃完了,正要喝排骨湯,想了想,說:「我覺得是她的不對,她自找的。」

老宅一聽,低聲說:「我也是這樣覺得。」

排骨湯喝完了,我拿出兩顆家屬給的菜包,邊吃邊跟老宅說:

「我覺得付出就是要無怨無悔、不求回報的。我一直覺得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有每個人的功課,要把自己的功課做好,才能去幫人寫功課。而每個人拿到的功課是不一樣的。

「有錢人拿到的可能是一加一等於多少,我們拿到的可能是加減乘除又開根號,不必替別人去想答案,要專心做好自己的題目。

「爸媽帶我們到世上,我很感激,在我能力之內,我照顧爸爸,也對我媽不錯。妹妹雖然是手足,但是她們的功課都要自己做。我兩個妹妹都高中畢業而已,大的後來開美甲店,結婚了,生了兩個小孩。

「小的現在也混得不錯,跟我一樣單身宅,我們三不五時會去網咖。彼此的私生活或是工作,我們很少過問對方,因為雖然同在一個屋簷下,但是我們知道自己的生活要自己過。」

說到這裡,菜包吃完了,我到置物櫃拿出品客,指著黑板繼續說:

「你看看上次出殯的那位,家屬在禮廳前面吵架,女兒一直罵大嫂,『我爸是不是你害死的?你為什麼要殺了我爸?』第二個兒子也在罵大哥,『早就說要送去安養院,就你們家不要。你看,被你們照顧死了吧?凶手,你們是殺人凶手!』

「大哥看起來很自責,大嫂欲言又止,但是死者為大,到了殯儀館應該什麼事情都放下,而不是再起爭端,有何冤何仇,就讓它結束在這裡好了。

「但女兒還是很生氣,後來跑去法院按鈴申告,原本往生者準備要退冰淨身了,又被拉去解剖,看好的日子、準備好的棺木,都得延後。」

最後那個大哥終於發飆的情形,我還清楚記得。那時,大嫂在冰庫外面對小姑說:「何必呢?我跟你哥也是用心照顧呀,何必還要讓老人家開刀呢?」

小姑回:「你還敢說?誰知道是不是你們害死的!」

突然間,大哥一個箭步往前,一個大巴掌打在妹妹臉上。

「幹你的!當初說爸爸對我們那麼好,要救爸爸的是你,帶回家沒幾個月就在那邊嘰嘰歪歪,說夫家覺得不好,自己也有家庭,不方便顧,然後送他回來。我早就說不要急救,讓爸爸好走,就是你們這群虛偽的垃圾!假道學!救了又不照顧,每個月丟點錢來讓我養!」

然後他指著弟弟說:「還有你,有幾個錢了不起嗎?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會賺錢嗎?你知道放安養院一個月多少嗎?你知道我一個月賺多少,我家有幾口嗎?放那邊我負擔得起嗎?你不願意多出一點,又在那邊罵。你們每個月給的我都用在爸身上,一分一毛都沒拿你們的!」

弟弟妹妹都無法回話。

「你們有沒有想過我們每天在家都提心吊膽的?有沒有想過半夜他咳嗽,我們全家都被嚇醒?有沒有想過為了他,我跟你們嫂子都沒有自己的生活了!」

大哥幾乎是喊的了。

「誰希望爸爸走?誰?到底是誰?幹!就死的時候你們出來哭,活著的時候我全家都在哭。幹你娘的兄弟姊妹,說好的一起照顧,錢最大是吧?大不了我這條命賠你們啦!」

******

一個家庭就是這樣,只要有個責任感重、想要付出的,久了之後,大家都覺得那是應該的。所以家裡面誰最笨?付出的最笨。
 

這時候,我的品客吃完了,而我叫的Uber Eats也到了。

本文摘自 大師兄《比句點更悲傷》寶瓶文化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