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不再相欠,來生不要再見!」一封孩子的遺書,高標準父母永遠的痛

世間的一切事物都在運行,只有躺在地上的這個亡者是停止的。 想要那麼痛苦惹人注意,你希望得到什麼?你希望表達什麼?

小飛俠

我們到了一個看似還不錯的住宅區接小飛俠(跳樓者)。一到現場,滿地鮮血,亡者倒臥在一樓的店面前,老闆氣急敗壞地站在門口,不斷碎念亡者的家屬:

「你們這樣,我還要營業嗎?」

「這邊的店面多貴,你們知道嗎?」

「你們這些人怎麼那麼自私呀!」他說得雖然沒有同理心,但是也沒錯,假如一生的積蓄都砸下去買這個店面,被這樣一跳真的差很多。

家屬在旁邊沒有生氣,有的是迷惘的眼神,不敢相信跳下來的是自己的兒子。

社區保全指揮交通,鑑識人員拍著照片,警察詢問家屬,亡者平常的交友狀況與精神是否有問題,鄰居在旁指指點點,旁邊有另外一台葬儀社的車特地繞過來看有沒有案件可以撿……

世間的一切事物都在運行,只有躺在地上的這個亡者是停止的。

想要那麼痛苦惹人注意,你希望得到什麼?你希望表達什麼?


 

對不起!我是為你好

我們在後面戴好手套、抬著擔架,等待鑑識人員說OK,我們就要上前執行工作,突然,鑑識的大哥對我說:「可以幫我翻一下他的口袋嗎?」

於是我們往前走到屍體前,破碎的腦袋,從面容看得出來是一個年輕人,以一種難以想像的姿勢躺在地上。

我照慣例對他說聲:「不好意思。」就翻翻他的口袋,發現裡頭有一些撕毀的碎片和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今生不再相欠,來生不要再見,給你們兩個自私的王八蛋!

這幾個字看起來很無厘頭,鑑識人員也猜不出是什麼,於是拿給後面正在被問話的家屬看。他們一看,做媽媽的整個人抱頭崩潰,想衝過去抱著兒子被阻止,她大喊:

「對不起!對不起!我是為你好,我是為你好!為什麼叫我王八蛋?你快起來呀!」

那一夜,我想著那支離破碎的身體、想著嘶吼的媽媽、想著口袋的碎片是什麼,想到我睡不著。

我有點害怕,怕的不是小飛俠的畫面,而是那個媽媽嘶吼的表情。

往生者其實沒什麼好怕的,最慘也是支離破碎,但是活著的人那種聲嘶力竭、那種絕望的眼神,是最可怕的。

隔天相驗的時候,媽媽沒來,只有爸爸到場,檢查官與法醫約好兩點見,他卻提早來了。

面容憔悴的他,一臉斯文的感覺,讓人覺得他的社會地位應該不低,加上昨天那個滿豪華的住宅區,應該是沒猜錯。

「大哥,不好意思,驗屍前,我可以跟兒子說個話嗎?」

原本我們想就要相驗了,倒不如等等再一起看,但是父親堅持能不能先讓他看看,不會很久。

唉,只能通融一下,我在旁邊注意他不要太激動吧。

看著自己的獨生子躺在這裡,這個父親,好像蒼老許多。他顫抖的雙手按在冰冷的屍盤上,一句句的道歉哽咽地從嘴巴冒出來,一開始好像是這輩子沒說過對不起一樣,小小聲,到最後聲嘶力竭地喊著:「對不起!」

眼看他即將崩潰,我們只好把他往外拉。

 

後來承辦的葬儀社來了,我們才知道大概的狀況。

往生者生在一個不錯的家庭,爸媽工作都不錯,努力培養他,希望他長大也會有成就。

跟一般老掉牙的劇情一樣,龍未必生龍,老鼠生的兒子也可能一飛沖天不去打洞,總之,這孩子不會說叛逆,但是說不上聰明。

現在的大學真的很好考,不然有可能他在高中的時候,就可以讓父母知道他不是讀書的料了。誰知道他考上一所大學後,又順利考上研究所,但是研究所出來後,卻面臨失業危機。

這個危機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找不到父母喜歡的工作。

據說他找了一個連鎖量販的主管缺,他父母說:「我好不容易養你那麼大,你去當店員?」

找到一個園區的工作,父母說:「我好不容易養你到那麼大,你去當工人?」

久了之後,他不再找工作,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他父母又說:「我好不容易把你養到這麼大,你不去找工作?」

然後某天早上,往生者吃完人生最後一頓早餐,被父母念人生中最後一次,就跳下來了,把他碩士的畢業證書撕掉後,放在口袋裡跳了下來。

 

今生不再相欠,來生不要再見,給你們兩個自私的王八蛋!

 

現在看看,覺得這真的很諷刺。

我常常想我媽媽的偉大,好不容易把我養那麼大,然後現在的我似乎難以回報她。

小時候,她總是把身上的錢都拿去讓我學才藝,學了心算,學了跆拳道,買了一套百科全書,讓我補習,總覺得自己的兒子是龍。

「我好好培養他,總有一天會沖上天的。」

殊不知他兒子不是這塊料,只是小時候比較害怕被爸爸罵,所以逼自己努力學習、努力背書。等到長大後,某天發現自己怎麼讀都讀不好,明明以前數學很強,上高中後卻什麼都看不懂;明明國中理化很好,到了高中卻像個白痴一樣,讀不進去了。

她才發現自己的兒子不是那塊料,而且還不想承認。

等到我父親倒下後,我不能賺很多錢回去養他,卻能為了他去醫院工作,學習一些照護的方法,回家照顧父親,她才覺得這兒子好像還可以。

而我自己很早就發現了,自己不適合、也不可能是人上人。

我從大學時就想當一個平凡的人,過著平凡的人生,不需轟轟烈烈,不需發大財。「征服宇宙」這種事情是給有能力的人去做的,而我只想快快樂樂過完一生就夠了。

父母總是對孩子有無限大的期望,或許是想讓他更順遂,或許是不想讓他吃苦,我覺得出發點都是好的,但是有時候,那個方法真的錯了。

 

你希望我變成什麼人?

驗屍完後,往生者的母親也趕來了,夫妻倆鼓起勇氣,手牽著手,再次一起去跟那個冰冷、不會回答他們的兒子說:「對不起。」

回到家裡,我看著電視,我媽在旁邊帶我妹的兩個小孩,雖然很忙,但是看得出她開心。

我問:「媽,我小時候,你有沒有想過希望我變成什麼人?」

她白我一眼:「有錢人呀,我可以不工作給你養的那種,辛辛苦苦把你養那麼大,多少要回報吧!」

「那我現在有讓你失望嗎?」

她看了我一眼──一個肥宅在看電視,她嘆口氣說:「有什麼好求的?平安、健康就好。」

我吃了口雞排。世上只有媽媽好。

我媽又再說一句,「當然我希望你不要是個肥宅呀!」

我喝了口珍奶。

果然,父母的要求和標準都還是太高了呀!


作者簡介|大師兄

  ★殯儀館接體員,PTT媽佛版紅人。
  ★「接體員的大小事」系列文章原作者。
  ★第一本書《你好,我是接體員》已售出中國、韓國版權,另有電視劇及舞台劇都在籌備中。

  我是大師兄,我是殯儀館的接體員,也是一個肥宅和單身狗。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雖然距離上本書還沒滿對年,但很開心能跟各位再相見。
  曾經有人問我說:「大師兄,為什麼你有那麼多朋友,有那麼多故事呢?」我笑笑沒說話。
  其實我的朋友不多,但是不會說話的他們都很有故事,也許遇到我實在不算好事,而這些衰事是一本書寫不完的,於是,我們又再次相見了。

  自上本書出了之後,我的夢想越來越大,的確,未來的我一定要更肥!更宅!過著一事無成的荒謬人生,好像什麼都沒有,卻又什麼都有。
  願我一生都肥宅,不帶遺憾進棺材。


摘自 大師兄《比句點更悲傷》寶瓶文化

 


Photo by Noah Silliman on Unsplash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