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在乎的人,更要能拿出自信說不

面對越親近的人,我們通常更不好意思拒絕、說出自己真正的感受。

文/曼紐爾.J.史密斯

 

平等關係中,一切都可以協商

 

我們最難表現出強勢自信的時候,就是和自己真正在乎的人在一起時。這些人也是跟我們平等相待的人,像是父母、朋友、戀人和配偶。

 

在所有人際互動關係中,平等關係是最不容易預測的。與平等相待的人發生衝突時,你「應該」如何因應呢?例如,室友想要你跟他(或她)的一個朋友約會,但你卻提不起半點興趣,該怎麼辦?若朋友不斷用特定的行為煩你,你又得依照什麼樣的規則來處理?要是你的配偶也這樣呢?可以用什麼「恰當」方法,來處理親密關係中的衝突?

 

所有這些疑問的答案是:根本就沒什麼恰當、正確或唯一的模式。即使是聖經也沒有給我們建議說,別人打了你的左臉之後,你該怎麼辦。在這些平等的互動關係中,一切都可以協商,就連誰來倒垃圾這種事,說不定也要你費力去協商呢!

 

與配偶之間出現爭端時,要是你以為任何事(包括問題的解決之道),都必須依照婚姻或親密關係中的某一套武斷標準才行,就可能很難找出解決辦法。這種例子很多,比如說丈夫不「應該」讓妻子心煩,妻子「應該」依從丈夫,朋友「應該」善待彼此等等。武斷的標準會妨礙你或配偶說出自己真正的意願,妨礙找出雙方都能接受的折衷辦法。而展現強勢自信,可以讓你們了解雙方的真正意願,折衷方案往往也就自然而然地浮現了。

 

比如,做丈夫的你想穿牛仔褲和粉色T恤,不過只在上班和參加派對時穿;而你太太呢,其實也只有在你穿著這身搶眼衣服去見岳母時,才會真正心煩。低自我肯定的妻子可能會用盡所有操控性的說法:「你應該穿得像個大人,不能穿得像個痞子。」「你難道不在乎別人怎麼想嗎?」「沒人穿成你那樣!」然後才說出「我想」或「我不喜歡」之類的話,以取代這些「應該」的說詞,讓你們找出折衷辦法。

 

其實配偶對你的操控手段,通常都並非惡意或有害,而只是從小訓練出來的──小時候,每當我們內心忐忑、不知如何因應時,所學到的那些操控手段。

 

有些患者自信心不足,會用很多操控伎倆去控制別人,在進行臨床治療的過程中,我發現他們通常都帶有隱性的憂慮動機。操控者本人也都意識到了這些動機,但他沒辦法處理,更不用說跟親近的人交流了。

 

 

面對在乎的人,更要拿出自信

 

對於某些人來說,這些隱性憂慮只表現在感受層面上。這一類的人說不出焦慮的具體原因,既說不出是什麼讓他們不安,也無法說出要是你做了「某件事」,究竟會有什麼地方讓他們擔心。儘管解釋不清楚,但他們還是覺得必須掌控或限制你的行為。

 

一些與成年子女有衝突的老年人,對獨自生活或經濟倚賴子女等問題,往往心存隱性的憂慮,尤其是當配偶年事已高或去世的時候。有時,在一些能發揮自信給予情感支持的成年人(比如成年子女)幫助下,老人家便能妥善處理他們的憂慮。可惜這些隱性的憂慮,往往表現為老年父母最苛求、最嚴格,卻又「和藹」地操控子女的行為。

 

喜歡操控配偶的年輕夫婦,也有自己的隱性憂慮,主要集中於他們想依賴配偶,以此擺脫現實並獲得幸福的心理。這些可憐人擔心自己沒有性魅力,擔心配偶不愛自己,或擔心配偶有其他對象,擔心自己不是稱職的父母,擔心自身能力有侷限,甚至對「感到擔心」這一點,也覺得憂慮。

 

總之,在臨床上,大多數低自我肯定的患者都有一種消極心態。他們通常都不是心存惡意、粗俗魯莽的混蛋或潑婦,而是缺乏安全感。他們只是在用自己所知道的最好辦法來因應罷了。

 

我建議學生,要拿出自信、帶有同理心地去面對自己在乎的人。而重點還是強而有力的自信!

 

對於被動或有操控心理的夥伴,不妨與他多溝通,運用所有自主溝通技巧來消除他的操控行為,鼓勵他更有自信,去除消極心態,說出心裡的想法,不要怕他挑剔。如此一來,才有可能在不傷及對方自尊的前提下表達你的觀點,並且促使對方檢視自己影響到親密交流的隱性需求。

 

練習時開始說「不」時,可以從最不親近、卻每天都會見到的人(如同事或熟人)開始。只有當你能心安理得地堅持主見,不需要依賴任何武斷準則時,我才會建議開始去面對自己真正在意的人。

 

 

 

摘自 曼紐爾.J.史密斯《我說不,沒有對不起誰》/寶瓶文化

Photo:Nana B Agyei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