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易膽怯可能和父母懲罰方式有關:6歲前與父母的關係模式,決定了人一生的基本人格結構

考試夢是一種常見的夢。它明顯有著一些共同的心理含義。那麼,它的含義是什麼呢?夢見考零分,夢見考卷寫不完、不會寫,這些常見的夢境,究竟要告訴我們什麼?

經常夢見考零分

●夢 者

M,男,近三十歲,某醫藥公司高管。

●夢 境

大學時遇到一難關,要解決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有奇蹟或神話發生。但是,問題如果不解決,我就完蛋了,大學就白讀了。

然而,奇蹟發生了,我經過兩三年的艱苦努力,到最後成功地解決了難題,創造了一個學校史無前例的經典案例。

只是,儘管難題解決了,它卻經常出現在我夢中。每次夢到這一情境,我都會重新體會到當時極其無助和惶恐的感受。

●分 析

考試夢是一種常見的夢。它明顯有著一些共同的心理含義。那麼,它的含義是什麼呢?

考試即考驗!

這是考試夢最簡單的心理含義。做考試夢的時候,多數是因為我們的現實生活中遇到了考驗,這種現實的考驗喚起了我們內心深處的焦慮。

M自己也發現了這一點。他寫道,他即將去應聘一家港資公司的副總,對此感到焦慮。

就是說,應聘這一現實考驗帶來的焦慮,進入夢中就化成了曾經的考試焦慮。這是他的夢最基本的含義。其他人的考試夢,也大致都是這個意思。

不過,如果細緻地分析的話,這些考試夢至少還可以分出兩層含義:超我的懲罰、本我的鼓勵。有時,還會有第三層含義:道德的考驗。

 

超我的懲罰

佛洛伊德將人的人格結構分成三個部分:本我、超我和自我。本我即欲望和本能層次的力量,超我則是規則層面的力量。本我渴望為所欲為,而超我則控制本我,自我則有著協調超我和本我的功能。

對於這個人格結構,還可以有更直觀的理解,即將本我視為一個人的「內在小孩」,而將超我視為其「內在父母」。

「內在小孩」和「內在父母」,形成於一個人六歲前的經歷,基本上就是這個人小時候與最主要撫養者的關係模式的內化,即現實中父母對待他的方式,最終會被他內化為「內在父母」;而幼小的他,則被他內化為「內在小孩」。

心理學研究發現,一個人六歲後人格就基本定形,以後可以改變,但難度很高。也就是說,這個人六歲前與父母的關係模式,決定了他的基本人格結構。

那麼六歲前,父母對一個孩子的懲罰,就會被永遠根植於孩子的潛意識之中。譬如,你做了一次惡作劇,受到了父母的嚴厲斥責,那種記憶就會扎根於你的內心。如果父母相對比較嚴厲,你經常被父母嚴格教導或懲罰,就會形成一個強大的超我。

或者,父母儘管不嚴厲,但因一些特殊的原因,你很小的時候就主動約束自己,做得像一個小大人似的,也會形成一個強大的超我。

譬如,父親太忙,媽媽多病,父母都很愛你,而你則會以愛回報給父母,很小的時候就能主動去幫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這樣一來,你很小的時候就成了一個「小大人」。這樣一個小大人會得到親朋好友的讚揚,大家都會誇你懂事。這看似是好事,但其實這個小大人的本我被壓抑了,你也會形成一個強大的超我。

不管什麼原因,只要一個人擁有強大的超我,就很容易在面臨考驗時感受到焦慮。只是,這種焦慮並不僅僅是生存性的,還帶著懲罰性。即,他害怕通不過考驗,不僅僅是害怕自己在生存競爭中被淘汰,也害怕得到懲罰,既是害怕再也得不到老師、家長或其他人的認可,也是害怕得到超我,亦即「內在父母」的懲罰。

小時候我們容易擔心如何通過父母要求的那一關,到了高中則變成,如何通過高考這一關。這一關,既是現實的父母、老師和社會對我們的考驗,也是「內在父母」或超我對我們的考驗。

並且,高考最重要,高中最煎熬。儘管以後我們走入社會,面臨著各種各樣的考驗,但高中的考試焦慮仍然是我們所體驗過的最強烈的焦慮。這種焦慮深入到潛意識中,最終替代了小時候被父母考驗時的焦慮,成了一種標誌性的焦慮。一旦我們再次遭遇考驗,高中時的考試焦慮就會在夢中重現。

 

本我的鼓勵

強大的超我所引起的焦慮和懲罰,是考試夢的明顯含義。不過,這還不是考試夢的最關鍵資訊,最關鍵的資訊其實是本我的鼓勵,或者說,是本我對超我的反抗。

這怎麼理解呢?

最簡單的理解就是,做考試夢的人最終都會發現,儘管他在夢中沒有通過考試,但現實生活中,他其實已經通過了這些考試。

譬如,M的夢中,再現了他在大學時的難關,而且他失敗了。但其實,他經過艱苦努力後,是通過了這一難關的。

國外一些心理學家也發現了這一點,一位心理學家寫道:「我從來沒有通過法醫學的期終考試,但我在夢中從未為這件事操心過。同時,我卻常常夢見植物學、動物學和化學考試。我曾為準備這些考試感到特別焦慮。但是,不知是老天保佑還是老師大發慈悲,我總算過了關……我有一個病人告訴我,他決心不放棄第一次升學考試,後來通過了,再後來他參加部隊考試失敗因而從未得到任何委任。他說他常夢見前一種考試,卻從未夢見過後者。」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考試夢選擇的,其實都是自己成功克服的標誌性焦慮事件。這些事件,充分調動了我們的超我,令我們感到很焦慮。但它們也充分調動了本我的能量,最終幫助我們衝破了難關。

那麼,我們再次面臨考驗,並由此夢到我們面臨過的標誌性考試事件,這是不是也是夢同時在調動我們的超我和本我呢?

結果是,一方面,我們的確很焦慮,譬如M會在醒來後覺得很不舒服,但另一方面,這些夢也很像是潛意識在安慰我們:沒事的,你是遇到了難關,但你不都衝破了嗎?

有時,我們會鮮明地感受到後一點。譬如,M在因夢中沒有通過難關而難過之後,可能會憤憤不平地對自己說:夢算什麼!我現實中早把它征服了!

意識上,這是在說夢。但潛意識上,當他這樣說的時候,他面對現實中的考驗的衝勁也會被激發出來。

我自己猜測,超我強的人,考試夢中的焦慮程度就愈強。超我較弱的人,考試夢中的焦慮程度就較弱。也就是說,超我太強的人,很容易夢見那種曾命懸一線,自己經歷了非凡努力才終於通過的考試;超我較弱的人,儘管也會做考試夢,但選擇的卻都是那種令自己不是非常焦慮的考試經歷。

 

道德的考驗

一個道德感很強的人,突然想突破道德的約束為所欲為,這時也可能會夢見考試。

這不難理解,因為道德是典型的超我層面的內容,所謂的為所欲為,則是典型的本我層面的內容。道德感很強的人,也就是超我很強的人,渴望順從源自本我的願望時,勢必會引發超我和本我之間的強烈衝突。

我收到的幾封讀者來信,反映了這一點。他們接受的是傳統教育,道德觀念特別強,但是他們有了婚外情。於是,他們也做了考試夢,並夢見自己考試沒及格,甚至考了零分。

這種考試,就是道德考試了。

考試沒及格甚至考零分,反映了超我對本我的強烈懲罰或批判。

一些超我很強的人,在成年後會突然變得為所欲為。這是因為,他們隨著年齡的增長,感受到自己的本我被壓抑得太厲害了。於是,他們開始有意識地挑戰自己的超我。以前,父母或社會怎樣教導他,他現在就反著來。我的一個諮商師朋友說,這種辦法是「用本我摧毀超我」,可以令本我逐漸變得強大。

一個超我太過於強大的人,會讓人覺得他沒有魅力、沒有意思;而一個本我強大的人,儘管他看上去可能令我們不快,但我們很容易被他吸引。

然而,如果我們強行走向與超我相反的方向,那勢必會更強烈地引發本我和超我的激烈衝突。這樣一來,考試夢可能會出現得更頻繁。

摘自  武志紅 夢知道答案/寶瓶文化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怕黑、做惡夢的孩子,爸媽可以說這3個睡前故事

偏鄉教師:練習無條件的愛,我要讓孩子感受到:「我愛你,只因為你是你。」

Photo:pexel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怡蓓、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