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跟自己過不去,我善良不代表我必須自虐

善良的人總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卻沒有想過, 其實別人並不需要我們的檢討和自責。一切的一切,不過是因為我們雖然長著不同的臉,但都有一顆自卑的心。

 

文│慕顏歌
 
何必跟自己過不去,我善良不代表我必須自虐

"別和小人過不去,因為他本來就過不去;別和社會過不去,因為你會過不去;別和自己過不去,因為一切都會過去。"─周立波,中國喜劇演員

記得看過一個關於醫病糾紛的例子: 
一個在紐約某醫院工作三年的護士瑪麗,因為氣候異常,住院病人激增,忙亂中發錯了藥,幸好及時發現沒有造成傷害。不過醫院管理部門還是展開了嚴謹的究責行動。他們從護理部電腦中調出最近一段時間病歷紀錄,發現「由瑪麗負責的區域病人增加了三○%,而護士人手並沒有增加」,瑪麗工作量變多,過度勞累才會犯錯,人力調配失誤,這是原因之一。

隨後又問及人力資源部,得知瑪麗的孩子剛滿兩歲,上幼稚園不適應,整夜哭鬧,影響了瑪麗晚上的休息。調查人員詢問後認為「醫院的心理專家沒有對她進行輔導,而失職」。

管理部門甚至向製藥廠究責。但誰也不想發錯藥,一個熟練的醫生是不太輕易開辨識度低的藥品。於是,管理部門把瑪麗發錯的藥放在一起進行對比,發現幾種常用藥的外觀、顏色相似,容易混淆,便要求製藥廠改變常用藥片外包裝, 或改變藥的形狀,減少護士對藥物的誤識。

隨後,醫院心理專家專門拜訪了精神緊張的瑪麗,讓她不用擔心病人賠償問題,保險公司會解決,還與瑪麗夫妻探討如何照顧孩子,並向社區申請給予她十小時的義工幫助。瑪麗下夜班,義工照顧孩子,以保證她能充分休息。同時醫院特別批准她「放幾天假,幫助女兒適應幼稚園生活」。

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們身邊呢? 

主管大概會率先訓斥瑪麗:「妳怎麼能犯這種低級錯誤?現在醫病關係這麼緊張,醫院沒錯還天天被人批判呢,妳這不是給醫院找麻煩嗎?」然後,護理部召開緊急會議,最後,為了對病患負責、對護理部負責、對醫院負責的態度,扣發瑪麗當月獎金,全院通報批評。

接著,如果病患刁蠻,還會滋事生非,媒體也會以此大做文章,義正詞嚴地批判:「忙就可以出錯嗎?如果這樣的話,外科醫師忙,手術就可以失誤嗎?麻醉師忙,就可以給錯麻醉劑量嗎?教師忙,就可以誤導學生嗎?司機忙,就可以送乘客到錯的地點嗎?......」 

甚至可能有類似<護士只顧自己的孩子,卻給病人發錯藥>的新聞報導紛紛出來,將矛頭直指護士本人。缺乏理性看待社會問題的精神,是很難讓我們有自覺去看待別人眼中的情懷。

很多所謂的「向內觀察」,野蠻地逼我們承認:因為欲求不滿而產生的怨與恨都是錯的,彷彿我們不應該有愛恨情仇;彷彿我們不應當生而為人;彷彿我們沒有任何資格感覺自我的存在一樣,但這不過是對生命本質需求的極不尊重罷了─你要知道,如果我們不選擇喜怒哀樂,愛恨糾纏,我們就不會選擇生命。

既然已經入了生命的局,順從生命,是超越生命桎梏的唯一辦法。

如果真有一種所謂的「能夠重塑自我人格,到達內在圓滿、思維通透」的方法─那這種方法,恐怕只有奇人異士或經歷起伏跌宕的人,才有可能修得,進入一個「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的偽通透境界。可其間有多少是無奈接受的, 有多少是真正放下的,恐怕只有那些自稱很有修為的人自己知道。

而一個令人不得不嘆息的真相是:我們最缺少的恰恰是「向內觀察」。


自己在岸上,才能救水裡的人

真正的內省是每一分每一秒裡隨時抽離,看自己肉體的執著點、痛點及釋放點。但這需要我們澈底梳理自己,重建認知邏輯,而不是去聽信什麼單一學科或某個名聲雖大卻只有半調子專業知識的專家。

你首先應該看見自己,而不是追究自己,不是在你受傷後做人生的「負評師」, 跟著別人說什麼「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而是應該學會看清「我」這個本體是如何在任何一段關係裡存在的。你在那段關係裡真正需要的什麼,那裡的恩怨牽念,為何會讓你歡喜、讓你憂。無論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已婚還是未婚……  也無論你是上級還是部下,為父母,為子女,還是為伴侶,所有關係裡的痛苦與快樂,都在照見你的傷口。是的,包括快樂都在告訴你自己對關係的依賴,都在告訴你要化解自我與外在的衝突。

所以,你需要看見的是你自己,別再單向地關注世界,別再隨波逐流地用「消滅自己」的方式贏得「關注」,別再跟自己過不去。我們是自己的親歷者,解放自己的路,絲毫無法假手他人。我們可以善良,但是我們不能總受了外傷還受內傷。我們要保持自己的善念,但我們的柔軟不能任意讓別人糟蹋。

自己在岸上,才能救水裡的人。真正的善良只與原則有關,和無私奉獻多少無關。不要和自己做敵人;不要活在別人的砧板上與牙齒裡。你值得善待自己, 也值得擁有他人的善意,不要虐待自己,否則別人只會更加變本加厲地虐待你。

 

摘自 慕顏歌 《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2:如何聰明善良,才能讓你做個內心柔軟,但有骨氣的好人?》/采實文化


 

Image by Gerald Friedrich from Pixabay

數位編輯:艾瑞卡、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