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同意孩子選冷門科系嗎? 番紅花:與其在熱門科系裡載浮載沉,不如讓他在熱情中發光發熱!

當AI人工智慧正逐步挑戰人類百年來的生活方式與職場演化,我們也要鬆動自己長久以來對冷門科系的理解。例如念昆蟲系的吳沁婕,如今是國內炙手可熱的昆蟲帶隊老師;念森林系不僅可考林務局,事實上園藝產業也日益受到追求自然生活人士的重視。時代變化太快,新工作、新產業源源不絕,孩子與其在熱門科系裡載浮載沉,不如讓他在喜歡的冷門科系裡發光發熱。

文│番紅花

你眼中的冷門出路,是孩子眼中的夢想歸屬

就像婚姻在每個不同階段會帶給你或者痛或者甜或者酸或者樂的領悟,養育孩子也是一樣,越被鼓勵「你要有自己想法」的孩子,擅於和父母「談判」或「協商」的能力就越高,而這可不一定是讓父母感到舒服的經歷。例如孩子上了高中以後,升高二前得先決定選填大學的第幾類組,在孩子心有定見的情況下,你會放手尊重他現下的決定,還是會干預、要求他選擇所謂「熱門」的組別呢?如果此時孩子想讀的是「冷門」、「不賺錢」的系組,他強力捍衛夢想,不肯接受你的建議或安排,此時你會全力支持或祝福嗎?

許多資深父母回顧育兒史,都同意「育兒的喜樂黃金期」是在幼兒階段。那時孩子會打電話到辦公室癡癡問馬麻你幾點才回來,他會每晚纏著你摟著你要求抱抱擠在一起睡覺,他熱愛塗鴉一張又一張歪歪扭扭的愛心卡片寫滿Ilove you,只要你帶他去公園溜滑梯他就笑嘻嘻,哪怕只是弄個家常簡易版火鍋他也不吝盛讚好好吃,夜裡為他朗讀一本安東尼布朗或艾瑞卡爾就能博他心滿意足的一粲。這些微小細膩又輕而易得的甜蜜回饋,其實並不天長地久。當孩子長成十幾歲的青少年時,他們驟然改變了愛的形式,臭臉是他們一逕的標準裝置,在他們眼裡爸媽忽而成為「威權」或「軟性威權」的象徵。 

因此,從高一要選哪一類組、高二花太多時間在社團、考試成績驚人的下滑、高三逼近大考了還在整晚滑手機⋯⋯,這類衝突在許多家庭不斷地上演,孩子在青少年時期所帶來的育兒黑暗面,沒有體驗過者幾希呢?

 

不要讓長大後的孩子,認為你眼裡只有成績和分數

經過我們十幾年積極的養成教育,孩子果真如父母所願「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他們離開FB、另立IG沒打算邀請你(我聽過青少年跟媽媽吵架時抗議大喊,FB不就是你們大人炫耀小孩考第幾名領什麼獎參加什麼比賽的地方麼!),他們不再有空陪父母去公園散步吹吹風,他們總是無法自制的發脾氣,他們心事再多你也不再是他們願意吐露的第一順位,親子關係逆轉為緊張而脆弱,我身邊就有兩位媽媽好友因此焦慮難安,求助專業的心理諮商。 

身為孩子已上大學的過來人,我經常婉勸家有青少年的父母,雖然我們內心不容易擺脫對孩子升學考試的期待,雖然考取一間所謂的「好大學」,是許多父母經過漫長十幾年「養育軍備競賽」的最後一哩路,但因為成績、考試而和青春期孩子頻頻起衝突,我以為是人世間最不值得的情感糾纏。一旦親子衝突所累積的負能量太厚,難保這即將接近成人狀態的孩子,默默將你逐出了心房。父母疼愛孩子一輩子卻讓孩子認為你不懂他、你眼裡只有分數和成績,這樣值得嗎?

記得女兒在高一下學期得交回大學類組選單時,她是這樣帶著很強的防衛心和我「談判」的,她說:

一、我們班有很多同學說他們爸媽規定一定要選第三類組,他們認為這是為小孩的前途好,第三類組比較夯比較有出路、薪水比較高,現在才高一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拚讀書⋯⋯,我希望你不是這種爸媽,我但願你沒這麼想、也別這麼做,以前你常說「人生如果沒有夢想,和叉燒沒什麼兩樣,我有我的夢想。」 

二、對於未來要讀的科系我已經有自己一幅清楚的藍圖,雖然很冷門,但那就是我的興趣,我只獨鍾它。如果到時候我分數考高了,我希望你別說出「高分不可低就」、「高分低就太吃虧」這種話來企圖改變我。媽,我要先跟你說,商管或法律固然是大熱門,但有名有利非我所愛,就算我分數再高也不會考慮轉彎的,你不要試圖用各種軟硬兼施的大人語彙來逼我。 

我什麼話都還來不及說呢,就被女兒這席話給震住了。當時她才十六歲,這一番和我「談判」的攻防戰略,顯然她心中已不知演練過多少回。突然聽到孩子堅決表示大學志在就讀所謂的「冷門科系:社會系」,我擔不擔心?我該不該像她很多同學的父母一樣說「不可以」、「你再重新考慮」、「我是為你好」、「你以後一定會後悔」這類的話呢?

 

對人生盡力一搏,不論成功與否都還是願意接受

沉吟了十分鐘,我接住女兒的球,這樣回答她:

一、如果你對於選讀哪些類組科系感到徬徨,想聽聽爸媽的意見,那歡迎你隨時來找我們討論,雖然我們不一定完全掌握時代的脈動,但總是有些過來人的經驗可以讓你參考。 

二、如果你對於自己未來的志向有堅定的想法,你也了解自己的志向是偏冷門的選擇,那你放心媽媽不會阻擋你,但你要勇敢地在那個領域盡你所能地爬到最頂尖,然後不管成功或失敗,爸媽永遠支持你,回到家裡永遠有飯吃。 

三、如果你不排斥多一點的建議,那麼媽媽想提醒你不妨慎重考慮修輔系或雙學位,讓自己有跨領域的學習和格局。至於今天這張單子你要填一類、二類還是三類,你要念文學院、社科院、理工學院還是商學院,我都會直接簽名同意,不勉強你或讓你感到我企圖影響你的壓力⋯⋯。 

就這樣沒有發生女兒預期的衝突,她順利如願地選填第一類組,把單子交回了學校。她知道天下父母都期望孩子走安全順風的路,這我不是不想,但阻擋孩子的逐夢之路,也不是我的為母風格。 

與其守住舊思維,半逼半就孩子去攻讀父母熟悉的領域,不如我們多花點時間、多做點功課,去了解當今世界的脈動。我們對於新世代未來職業的可能性,往往局限而欠缺想像力,造成我們對孩子的「栽培」或「期望」,與他們自身的熱情所在,產生了落差。也許我們必須坦承此刻年近半百的你我,對職業、生涯的理解,還停留在醫生、老師、教授、律師、建築師、會計師、精算師⋯⋯等等沿襲數十年印象的傳統職業,對於未來世代的產業之多元、寬廣、浩瀚,我們是陌生的。 

 

關於未來,其實我們不一定懂得比孩子多

以氣象達人彭啟明為例,過去我們對「大氣科學」畢業生的出路,不外乎報考氣象局當公務員或是進電視台當氣象主播,那是一個冷門科系所帶來的安全人生。然而,彭啟明他知道自己的個人特質不適合穩定、保守的公務員生涯,經過一番深思,他決定走出舒適圈,拋下博士學者的身段,挽起袖子,在「前無古人」的情況下自行創業,當時在國內哪有人聽過什麼「氣象顧問公司」、「客製化服務的氣象預告」,對於氣象,我們還停留在只要看中央氣象局今天「最高幾度、最低幾度」、「降雨機率是多少」就好,氣象預告是免費的,焉有需要付費的商機。 

經過多年的努力奮鬥,熬過了創業初期的低潮與挫折,彭啟明終於成功將「氣象」生活化及產業化,他創立台灣第一家民營的「天氣風險管理開發公司」,打造出他人生和這產業的新藍海,過去我們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公司型態,卻由彭啟明向世人證明即使是當年的「冷門」,也能創造自己的輝煌。 

還有很多很多的職涯舞台,超乎你我這一輩的人生經驗所能理解。例如YouTuber、 網紅,例如「食物設計師」。什麼是「食物設計師」?父母不妨去網路上做功課找答案。還有「古蹟修復師」也在國內外蓬勃興起,如果你想初步認識這個行業,可以讀這本《我在故宮修文物》,或是上網看國立歷史博物館聘請修復師修復常玉畫作的珍貴影片,你會發現,原來「古蹟修復」專業人才在當代不僅重要,而且受人敬重;當然,農業、飲食隨著世人健康意識和環保理念興起,始終是門值得關注的領域,長照和銀髮族產業也對全球高齡化國家閃亮亮招手⋯⋯,這世界以無限的可能在邀請年輕世代去闖蕩,因此,當孩子有想法說他未來想念這個那個非主流熱門科系,也許不能讓父母安心,也許不符合父母心中的期待,但父母要跳脫出自己的成長框架,傾聽孩子內心的聲音,全力支持他向上飛。 

關於未來,別再自認我們懂的一定比孩子多啊!讓我們把人生經驗裡所習得的挫敗或灰暗,轉化成孩子翼下的風,而不是他追夢路途上的石頭吧。 


成功的面貌不會只有一種

當孩子想要就讀「冷門科系」,父母通常會依過往的人生經驗婉言相勸或強力阻止。前幾天我問女兒,在你們這一代高中生的世界裡,哪些是冷門科系呢?

女兒秒答,森林系、昆蟲系、歷史系⋯⋯,一堆不能發大財的系,都是冷門科系啊。 

當AI人工智慧正逐步挑戰人類百年來的生活方式與職場演化,我們也要鬆動自己長久以來對冷門科系的理解。例如念昆蟲系的吳沁婕,如今是國內炙手可熱的昆蟲帶隊老師;念森林系不僅可考林務局,事實上園藝產業也日益受到追求自然生活人士的重視。時代變化太快,新工作、新產業源源不絕,孩子與其在熱門科系裡載浮載沉,不如讓他在喜歡的冷門科系裡發光發熱。 

成功的面貌不會只有一種,父母請成為「支持」的角色,讓孩子無後顧之憂地往前奮鬥。 

摘自  番紅花 《你可以跟孩子聊些什麼:新課綱上路,培養孩子成為終身學習者,每天二十分鐘,聊出思辨力與素養力!》/麥田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當孩子好友是東南亞新住民子女 番紅花:他們一樣才華洋溢、考上中山女中
冷門科系不足懼,盲從才是風險
 

Photo:Alejandro Alvarez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