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弱勢學校,借鏡美國公辦民營學校KIPP經驗

當少子化議題帶來了全台275所國小廢校與併校的問題,學校的存廢和教育的未來,開始被更多人關注。收不到學生的學校該何去何從?尤其是偏鄉的學校,就只能被當成弱勢族群,總是投注過多的硬體資源,但軟體資源卻仍然不足,有著嚴重的城鄉差距。有更好的辦法平衡城鄉的差距,拉近城鄉的距離嗎?或許可以借鏡美國公辦民營學校KIPP經驗!

什麼是弱勢群體?

 

經濟差、社經地位低、生活困苦、能力不足、身心缺陷、被不公/不義對待的族群等。例如:在台灣是低社經、低收入戶、長期失業、偏鄉原民、單親家庭、新住民家庭、個殊學童、殘障、罕見疾病者、家有長期患病者、更生人等等。這些弱勢群體在台灣社會福利政策與教育制度受到何種協助與保障呢?弱勢群體的孩子到底需要什麼樣的教育?在M型社會中弱勢的孩子藉由公平的教育機會,也能夠翻轉人生嗎? 

 

由於弱勢學生學習成就低落的因素複雜,涉及學生社經背景的差異、身心障礙因素、新移民的處境與文化衝突等等,若不深究其結構與因素對學生學習上之影響,再依據學生需求提供適當的協助,恐無法對症下藥,實現縮短弱勢學生成就落差之教育公平的目的。而弱勢群組大部分在偏鄉,少數分佈在一般學校中,例如:資源班。政府雖然有許多的補助方案,但是,原生家庭之經濟、教育等問題若無法獲得父母、家人甚至是村落、社區合作一起共同協助解決,學校教育的影響有限,績效也不彰,問題並無法獲得實質有效的解決。

 

 

少子化議題帶來了全台275所國小廢校與併校的問題嚴重

 

台灣的偏鄉部落中,問題早已不是「物質與硬體」的匱乏,而是欠缺有心人的深耕經營。雖然目前政府(已規劃及辦理12項教育實驗方案)與許多NPO單位(例如:台灣博幼基金會、Teach for Taiwan等)已投入許多資源協助台灣的偏鄉小學,但是偏鄉依然面臨教師不足、難聘與流動率高等嚴重問題,不僅僅影響到孩子學習,且在偏鄉孩子的心理,造成對大人不信任的負面心理影響。其中,又因長期缺乏專業教師的引導,中文及各基礎專業能力之深化不足,家庭弱勢難靠自學,導致弱勢族群中的原住民學童視野不夠開闊,無法與世界連結,因此,當廢、併校議題展開時,若沒有祭出更好的配套方案,他們更難在全球化的世紀生存及翻轉人生。

   

 

美國弱勢族群教育問題解決觀測

 

美國面臨更複雜因素,除上述之外另有多元種族歧視、持槍、吸毒、犯罪、黑幫、黑金等等,比弱勢群體還要嚴重的社會與教育問題有待解決。因此因應未來教育發展的需要,美國國會與柯林頓政府於1994年修訂了ESEA,改稱「改革美國學校法」(Improving America's Schools Act,簡稱IASA),並頒訂「目標兩千年教育法」(Goals 2000: Education America Act,簡稱Goals 2000)。是美國在 2001 年布希執政時, 通過一個極爭議的教育法案: No Child Left Behind (把每個孩子都帶上來),NCLB法案在中小學教育改革方案中最重要最具整體性的教育政策與法案,目標在於績效責任與教育公平,內涵包括中央與地方教育權限、家長教育選擇權、弱勢族群的教育,以及學校制度的改革,例如:特許學校、課程與教學、教師師資素質、學校績效評鑑等。然而,自公布以來,教育立意良好,執行上雖有成效,但也因人為執行弊端而令改革過程爭議不斷。

 

延伸閱讀:
美國《不讓任何孩子落後》法案政策之績效責任探討與省思。(李寶琳2013)
美國《不讓一位孩子落後法》 政策執行:成效、爭議與啟示(顏國樑 2013)

 

 

KIPP認為教育是改變孩子生命的工具,能讓孩子翻轉自己的生命

 

美國KIPP特許學校是1994年由2位年輕的美國教師Mike Feinberg與Dave Levin所成立。KIPP (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知識就是力量計畫),他們接管進駐資源特別缺乏的弱勢學區充滿犯罪、破敗的都市邊陲的公立學校,學生九成是有色人種(非裔或拉丁美洲裔約佔96%、亞裔移民與白人學生佔4%),大多是新移民與弱勢家庭;KIPP教育對象為5到8年級的學生,學區孩子的高中中輟率經常超過五成,念大學更是稀有夢想。因此「協助弱勢學生升上大學」是KIPP的教育目標,KIPP的成功關鍵另一方面來自資金,除政府補助之外,另行募款起跳也有五、六千萬美元以上,在中低收入戶的學校學區,就能提供高級學校中獨有項目支出;綜合公私經費來源,平均每生享有18,491美元,比一般公立學校每生僅有6,000美元多出3倍教育經費。

 

「絕不放棄」這群弱勢學生是KIPP成功之處,KIPP的座右銘是「用功學習、友善待人」(work hard, be nice),用擴展大量分校的規模和堅持,打破全世界對弱勢孩子學習困境的成見,幫助更多弱勢的家庭,現在也開始著手訓練以色列、南非、印度等國的老師,期待複製這個教育奇蹟到全世界。七成比例來自弱勢家庭的KIPP,在2011年成為加州標準學力測驗績優的學校,2013年獲選與Google合作計畫,奧克蘭KIPP校長傑克森:「塑造學習文化,重視品格教育,把每個孩子送進大學,讓科技成為孩子的羽翼飛翔,彌平成就差距。」在KIPP學校之弱勢孩子畢業有五大挑戰,一、嚴謹的學習,二、理財能力,三、 好的升學輔導,四、終身的諮商,五、學習的七大品格:毅力、復原力、自我控制、熱誠、好奇、感激、樂觀。

 

雖然創辦人Mike Feinberg認為:「上大學並非是所有孩子都適合的途徑,但KIPP堅持,教育必須讓每個孩子都具備面對真實世界的能力,孩子才能將這些能力運用於未來職涯上。」 KIPP已經成為美國最大公辦民營特許學校聯盟,協助超過70000名孩子,超過183間分校分散在全美各地。各項成績與升學指標都優於美國平均水準。已有6千名學生進入大學,完成大學畢業比率是45%,遠高於美國全國比率的34%,類似社區學生大學畢業生比率的9%。我們可思考借鏡KIPP公辦民營學校多點發展與結合公、私經費與資源來辦學的模式,翻轉台灣弱勢族群教育。

 

KIPP推薦延伸閱讀:
不能讓窮孩子落入永遠的貧困──美國KIPP年會的學與思 曲智鑛
讓每一個孩子都發光 KIPP學校如何打破學習困境,扭轉孩子的未來
KIPP 教育經營組織 http://www.kipp.org/

 

相關FB粉絲團:
中華適性教育發展協會 /  促進公辦民營理念創新學校發展 / 010自由學習新視野

 

Photo:Azri Azahar,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