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限時專送」愛之適足以害之!張鈞甯媽媽:「我不做書僮」

對於孩子的屢屢健忘,父母非但不加糾正,予以機會教育,反而深怕孩子受罰,搶著到學校限時專送。所謂愛之適足以害之,就是這個道理。一聲呼叫就報到的父母,並未幫孩子解決問題,反而助長其東忘西忘,不負責任的惡習,因為天塌下來都有爸媽頂著。

不做書僮

我曾在一本書的序中談到,「根據近期某雜誌的報導,很多新世代家長在孩子的學習過程中,乾脆當起所謂的『直昇機父母』,盤旋在孩子頭上,隨時待命,一發現有所短缺,立刻空降補給,毫不猶豫,恨不能一肩幫孩子挑起所有學習的擔子。多元學習的壓力,讓父母過度操心,直接介入孩子的學習,越俎代庖的現象,反讓孩子失去了很多學習與選擇的機會。」

其實不單是越俎代庖,很多父母活在現代,卻在扮演古代書僮的角色。孩子一通電話,就讓家裡雞飛狗跳,昨天忘了帶聯絡簿,今天忘了帶畫畫的材料,明天不知又要忘了帶什麼......,家長疲於奔命。



愛的限時專送 愛之適足以害之

有一次,看到一個年輕的同事,會開到一半,手機響起,一看是兒子的電話,立刻喊:「慘了!又忘記什麼了!」不久,只見她閃閃躲躲,一會兒人就不見了!原來,她又要為兒子到學校送東西去了。

對於孩子的屢屢健忘,父母非但不加糾正,予以機會教育,反而深怕孩子受罰,搶著到學校限時專送。所謂愛之適足以害之,就是這個道理。一聲呼叫就報到的父母,並未幫孩子解決問題,反而助長其東忘西忘,不負責任的惡習,因為天塌下來都有爸媽頂著。

有鑑於此,在兩個女兒入小學後,我就言明在先,絕不做書僮跑腿到校送東西。有任何東西忘記帶,就準備領罰,休想請得動老媽。而且我還會感激老師,替我約束孩子建立責任感。

有了這番訓誡,兩個女兒在學校,即使忘了帶什麼,也從不敢打電話求救。鈞甯在小三時,有一次悻悻然打電話回家,說她忘了帶運動褲,上體育課會被罰站在運動場。

「那就站啊!誰叫妳忘記!」我慢條斯理回答。

「會......會很丟臉......鳴......鳴......全校都在看!」說著說著,她急哭了。

「這樣妳才會永遠記得啊!」她知道再求也沒用,只好掛了電話。那個早上,我耳邊一直響起她怕受罰而哭泣的求援聲。

不捨是所有家長的通病,孩子看準了這個弱點,善加利用,知道有難父母擔,因此跟著有恃無恐,漫不經心,老師交代的話,左耳進右耳出。

在學校或家裡,今天忘明天忘,都還可以補救。最怕的是積弊成習,將來進了社會,這一忘,可能把自己的整個人生都給忘「掉」。嚴格說來,一再忘記的背後,其實就是少了一份責任心。許多父母應該有這樣的經驗,孩子壞習慣的養成,都是從小事開始,稍一放縱或心軟,小事就衍變成大事。

就拿「忘記」這件小事來說,為免孩子受罰,這件小事只好快快替他代勞。

有一必有二就有三,接下來就變成常態,習慣就成自然。一天到晚替孩子跑腿的結果,不但理所當然變成書僮,很快就升格為祕書,整天服侍在側,東叮嚀西叮嚀。父母愈是乾著急,孩子愈是無所謂。最後怒急攻心,一發不可收拾。這樣的戲碼,在很多家庭中常常上演。

瀛瀛小二時,有一次畫畫課,忘了帶蠟筆到學校,老師罰她不准畫畫,這對她而言是莫大的懲罰。因為所有的課裡,她最喜歡畫畫。她只好看著別人畫,枯坐一節課。

她回來後告訴我,那節課她覺得好長,同時一直很氣惱自己,為什麼昨晚沒先準備好,把蠟筆放進書包裡。那感覺就像大家都在玩,只有她被忘在一旁一樣。

說得好,我倒滿贊同她的形容,也深感老師的處置是對的,如果沒有這番懲罰,她如何感受到,因忘記而無法參與的教訓。這個教訓,也可能影響她未來的一生。

朋友的兒子,從小就丟三落四,老是忘記帶學用品。朋友除了常做書僮,送東西到學校外,深怕兒子因此引來處罰,就常請兒子的同學到她家吃喝玩樂,兼送禮物,攏絡他們照顧兒子。

所以兒子在校,少了這個或少了那個,都有同學會借他。媽媽也常炫耀兒子人緣好。兒子向同學借東借西,習以為常,並不覺有何不妥,被賄賂慣的同學,敢怒不敢言,也養成勢利的心態。

直到兒子上了中學,除了繼續借學用品外也借錢,而且他知道借了錢,老媽會替他還。班上總共有四十位同學,有次他一口氣,竟跟二十個同學借了錢,這下做媽的才知事態嚴重。遺憾的是,兒子的習慣已經養成了。

 

習慣的養成,始於細微末節之處

古人告誠:「慎德於小事」。就是說習慣的養成,始於細微末節之處,事不因小而忽略。

這位做母親的,永遠認為兒子還小,事無論大小,自是一手包辦,至於忘記帶學用品這種瑣事,更是小之又小之事。但是她怎麼知道,事情哪有什麼大小之分,只有對錯可言。小事錯誤重重,積小錯就變大錯。所謂「千丈之堤壞於一穴」,讓人不得不慎思。

過去堅持不做女兒書僮的結果,我有更多的時間做她們的朋友。因為從小學會自理,她們凡事為自己負責後,做媽媽的就有更多的時間,進入她們的心靈。我們談個人性向、交友、人際關係、學業和未來。

在其他篇章中我曾提到,過去常陪女兒喝自家下午茶。我很慶幸,時間是花在和她們聊天上,而不是在教訓責備的敵對關係中度過。其實,我曾忍下不捨、曾力阻自己當直昇機媽媽的衝動,讓出學習之路給她們,路上或摔跤、或頭破血流,都是珍貴的成長經驗,無人可以替代。做孩子的書僮或祕書,只能幫一時,不能幫一世。

有次學期開學的第一週,我穿了一雙不該穿的鞋到學校上課,一站六小時,腳痛難耐。下課回程中,我打電話給女兒,請她們幫我帶雙便鞋到捷運站出口來。

「真不公平!妳從不做我們的書僮,卻要我們做妳的鞋僮!」

「拜託啦!妳老媽快累死啦!」

「是喔?不幫妳送!誰叫妳愛漂亮!」一個說。

「這樣妳才會永遠記得啊!」另一個搶過電話說。

這回,我啞口無言......。

 

妹妹的悄悄話. . . . . .對自己負責任(張鈞甯)

對自己負責任,一直是我覺得很重要的觀念。

現在少子化,很多父母對孩子呵護備至,我很難想像哪一天,當孩子得離開父母生活時,他們有獨立的能力嗎?

雖然從我小時候起,媽媽就不做書僮,讓我恨得牙癢癢的,卻也養成我凡事自我負責的習慣。

到現在,即便別人基於好奇,開她玩笑喊她「星媽」。這位星媽,還是一樣,從未出現在任何我工作過的場合,更遑論「探班」。不過我堅信,有朝一日,我成為別人的母親時,我也會一樣:不做書僮。

 

摘自 鄭如晴《鑿刻家貌》時報出版

圖片提供:時報出版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