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孩子最好的方法,就是以身作則讓孩子看見父母表裡如一的樸實作風與貼心行為

我一直相信「禮不可廢」,不但是家教,也是一種文化的交流。不論身處在優勢或困頓的環境中,我均慶幸自己隨時都有一顆較柔軟及體貼的心陪伴著。

文 / 黃越綏 

在我小時候,父親曾當過里長。那時候的台灣還相當落後,並沒有現代化的化糞池,因此都需靠地方政府雇用清潔工,挑著木桶挨家挨戶裝糞,再倒入像今日裝石油用的水肥車集中處理。

每次從學校放學回家,老遠看到水肥車就開始準備把鼻子捏住,然後快步閃過中庭、躲進家裡,因為每次出動水肥車載滿了糞便後,只要路經我家門時,父親通常都會邀請挑糞的工人們抽根菸、喝口茶,或休憩一會兒再出發,但這卻是我最痛苦的事,因為一坨大便已夠臭了,何況是一整車的屎和尿就擺在你面前。

當我手捏住鼻子,連奔帶跑地乘機往家門鑽時,卻被母親叫住,並要我跟這位阿伯打招呼,跟那位叔叔問候,不得已只好將手一放。但鼻子捏愈緊,一放手就會吸得愈深,因此不但躲不了臭,反而聞得更臭,甚至臭到反胃想吐。事後,父親則告訴我們:「你嫌臭別人就聞不到嗎?別人替我們處理自己不想、也不會處理的屎尿問題,我們要特別感謝和感恩,豈可在他們面前憋氣或捏鼻子?」

小時候的另一次機會教育是,我聽到阿嬤在交代傭人如何用水清洗各房間的家具和地板,但唯獨要求客廳用掃帚掃一掃就好,不必用水擦洗,傭人好奇地問原因,阿嬤的回答是:「老百姓,尤其是庄腳的種田人,很多是生活不好、沒鞋可穿的艱苦人,他們碰到了困難來找民意代表,就像進了古早的衙門一樣,是非常惶恐和不自在的,所以把客廳打掃得太乾淨,他們打赤腳或穿草鞋的就不敢踏進來了……」

父親擔任議員會連任,我一直認為跟他樸實平民化及草根的作風有很大的關係。

我一直相信「禮不可廢」,不但是家教,也是一種文化的交流。我二十多年前剛從國外返台,不論擔任大學客座講師,還是民間企業團體的主講人,當時在演講前或是等到演講後,都會碰到一個尷尬的情形,就是主辦單位會很直接地把講師費用現鈔當面拿給你,有的甚至怕會出差錯,當著你的面重新將鈔票數一次,碰到這種情形,我都會用以下發生的故事與他們分享,希望能獲得改善。

這也是發生在父親當民意代表時,有位年紀頗長的盲眼老先生手執著枴杖,由其十一、二歲的孫子攙扶著到父親的服務處來申訴。當父親為他解惑後,順便趨前去關心問他們公孫倆吃飯了沒?那位打赤腳的小男孩頭低低的,無精打采地搖了搖頭,於是父親要母親去拿些錢給他們吃飯和當車資用,母親身上有的是錢,但卻沒立即掏出,反而特地到房間去找了一個信封,將錢放在信封裡。我好奇地問母親給錢幹嘛還需要裝信封,母親當時說的話讓我終生受用:「來者便是客,他們不是乞丐,沒有向我們伸手要錢,待客要有待客之道。」

因此,不論身處在優勢或困頓的環境中,我均慶幸自己隨時都有一顆較柔軟及體貼的心陪伴著。

 

摘自 黃越綏 《母女江山》/台灣商務   

 

※延伸閱讀:

讓孩子在充滿愛的氣氛下成長,是爸媽能給孩子最好的祝福

最好的教育不是讓孩子們去很好的學校,而是從家庭開始,讓家庭充滿和樂與愛的氛圍

 

Photo:Bessi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