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刺蝟:孩子發脾氣時不強碰,引導孩子做自己情緒的主人

壞情緒來了,那就指認它、接納它、克服它吧!父母親也接納孩子的情緒,與其同調,覺察情緒帶來的阻礙,調整回應方式,孩子也會從父母的理解中,生出內在的幸福感。

文 / 谷卓

過年休假期間,我們長時間待在外婆家,那天午睡時間到了,我鋪好地鋪,準備要兩歲的Jivan 來躺下休息。可是,已經開始會看臉色的Jivan 還想玩,他很有主見地公然在外婆、姨婆面前挑戰我。

「不要!我不要睡覺。」他自顧自地轟轟轟,繼續配音玩軌道車。婆婆們都跟著好說歹說,想要好好讓Jivan 放下手邊玩具,躺下睡午覺,我順勢把燈都給關了、窗簾拉上。

他開始跳針,氣急敗壞地衝到我跟前,抗議式哭鬧:「寶貝不要睡覺、不要睡覺!寶貝要出去看鴨子!」

我看著他,淡淡地說:「時間到了,你要睡覺,我們休息一下就可以再起來玩,媽媽陪你玩。」

本來這麼溝通都能見效,於是我便作勢躺下,一如往常當喧囂中的一抹優雅,想說Jivan 看我這樣,應該就無可奈何地摸摸鼻子跟上了吧!殊不知,這次他「起歡顛」了。

他知道要午睡,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他腦筋一轉,換了他的堅持說:「寶貝要回家去睡覺!要回家睡!」他抓起他的鞋子,還找到玄關椅坐下穿好,接著是不斷來回於門口和我打地鋪的地方,對我哭喊:「寶貝要回家睡覺!」

這之間,外婆姨婆都上前關切過,但 Jivan 依然故我,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反而在她們面前哭得更加淒慘。我示意長輩先去休息,給孩子發洩一下吧!

約莫盧了二十多分鐘,搞得我也優雅不起來,理智線就快斷了。我把Jivan 帶到門旁說:「你想回家睡是吧?」

「是!」他大聲宣告。

「我知道你想回家躺自己的床,但媽媽現在不回家,我要在這裡休息!」我明確表示立場與堅持,把他帶到門邊,給他選擇。

一個先是不能選擇的「現實告知」:「寶貝現在要去,就只有自己去,但是你不知道路,我會擔心。」一個是午睡之後可以做的兩個選擇:「我牽著你一起去地鋪睡覺,媽媽在旁邊拍拍你,等睡醒,看你想要一起去散步?還是要一起玩軌道車?媽媽都陪你。」大人得先柔軟自已,就算堅定的踩穩立場也不代表會有衝突,當教養者展現長者的智慧,不和孩子強碰,緩和自己的語氣並釋出善意,才能引導孩子也一同冷靜。

Jivan 猶豫了,停下哭鬧認真思考,自覺自己對於第一個不能選的「現況」是吃虧的,他「試探性」地踏出門,不過,看到我真的沒有要一起去後,他啜泣著,主動牽起我的手進門睡。

一切都要落幕的時候,既沒能繼續玩、又不能回家睡的Jivan,看著我躺的枕頭再度歡了起來。他要睡我在躺的枕頭!(天啊!這故意給我找麻煩啊!)

「不,這是我睡的,我有準備小的給你了!」我從不因孩子哭就心軟「棄守」,然後Jivan又嚎啕大哭了起來,眼淚簌簌地從側躺的左臉頰滑了下來。

我問他:「你現在很生氣是嗎?」

他用力說:「是!」

既然能夠指認自我當下的感受,於是我決定讓他面對自己的情緒,把情緒控制的能力交還給它的主人。

我把Jivan 的棉被包好,再把他推遠向另一側,說:「那你在這邊生氣。你可以生氣!等你生氣好了,我再來跟你說話。」他愣了一下,我重複:「你可以生氣。」說完我便離開現場,自己也去廁所冷靜。

接下來在廁所,我聽到的不是Jivan 的哭聲了,是他大聲嘶吼的叫聲,參雜他小聲低語「我好生氣」之類的話。約莫喊了兩三聲,就是一片安靜了。當我走出廁所看見他時,他還是在棉被裡,只不過坐了起來,又是淚又是汗的,靜靜地望向我將出現的方向。

「生氣好了嗎?」我問。

「好了。」

「我們可以睡覺了嗎?」

「可以。」

「媽媽握著你的手好嗎?」

「好。」然後他伸手過來,三秒入睡。

我想,最後他如此甘願,除了哭累了,更是因為他「總算」感到,可以為自己做些什麼了,並掌有「如何做」的自主權。

 

處理情緒遠比處理事件來的重要!

壞情緒來了,那就指認它、接納它、克服它吧!

父母親也接納孩子的情緒,與其同調,覺察情緒帶來的阻礙,調整回應方式,孩子也會從父母的理解中,生出內在的幸福感。

人人難免會有上火,或因外在遇到的事件而發脾氣的時候,學習怎麼控制它,甚至不讓颱風尾掃到他人,而非壓抑與否認,卻在潛意識裡仍被它左右,這是我們畢生的功課。

Jivan 在我指認出他的情緒後,便是孩子感到「被理解」的第一步,光是「被理解」,就足以讓他感到不孤單,感到媽媽與他的心理狀態是正向能量的流動,他個人的存在是被看重、有分量的;同時,也讓他驚覺、警惕自己,他正處於什麼樣的負面情緒中。

第二步,是允許孩子有情緒,並引導孩子用不危險的方式宣洩,訓練他用「解決問題」的思考習慣,想想自己該怎麼辦?而不是我告訴孩子該怎麼做。這時的孩子,已經因為「被理解」而能夠稍微冷靜了,或許「想要的事件」仍沒有被滿足,但是,當孩子認真做自己的情緒的主人時,他便不會困在「歡」或「盧」的漩渦中打轉,使雙方都難受。唯有在穩定、愉悅的情緒下,孩子才容易接受「沒有得到我要的」的事實,同時也能合作於教養者所堅持的原則。

擁抱如刺蝟一般的孩子吧!他渾身短而密的刺雖然會弄疼了你,但那唯有在遭遇敵害的時候,才會將刺朝外,用以保護自己;我們是教養者不是對立者,懂得正確擁抱刺蝟的方法,才不會弄傷了自己,也不會讓我們的小刺蝟因武裝而孤單了。

 

摘自 谷卓《蹲下來,用孩子的高度看世界:讓孩子不委屈,能同理、尊重與分享》/凱信企管  

 

※延伸閱讀:

想教孩子管理情緒,卻只跟他說「不要哭!別生氣!別難過!」?正確的情緒教育將會影響孩子的一生

【小可可教我的事】用溫暖的心,面對事與願違的時刻

 

Photo:esudroff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