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忙著滑手機,孩子們就坐在身邊,只剩軀殼在陪孩子,心靈卻神遊千里之外

不只孩子需要戒除3c上癮,其實父母也需要,無時無刻查看手機訊息,即使出遊、用餐,都放不下手機。孩子從我們身上學會了什麼?聰明的你,一定知道!

飄移的注意力

人從來沒有一刻比現在的關係更加密切,但也從未比現在更孤獨。我與祖父一起旅行時,我們不是在說話,就是沉思。換句話說,我們若非直接交流,就是把時間花在獨處、看看窗外、與自己相處。現在每個人無時無刻都盯著手機螢幕,既非獨自一人,也沒有真實與人產生連結。

祖父與群眾在一起時,他啟發他們、與他們相處、傳播他的思想,然後他會回到靜修院中獨處,好重組自己、挑戰自己,在安靜中讓腦袋充電。我試著學習那種讓心智完全處於當下所在的技巧。但科技總讓我們處於一種「介於―之間」的狀態,並不真實與對方連結(因為我們忙著滑手機),因此從來沒有真正獨處(我們用敲打訊息取代思考)。科技所創造的悲慘世界讓我們無法安歇。

有時,我看見父母忙著滑手機,孩子們就坐在餐廳或公園裡。我不曉得他們的父母為什麼覺得發訊息到辦公室或給遠方的朋友那麼重要?但是真正得到訊息的是坐在那裡的孩子,他們覺得自己不值得父母全副關注。我很難過地看著這一幕,想起自己當年有幸擁有父母、祖父母全神的注意。全世界的人都想聽甘地說話,但當他與我在一起時,他的注意力在我身上,從不飄移。他讓我覺得自己被聽見,讓我感覺自己是重要的。如果孩子有需求時,就能擁有你全副的注意力,他們在其他時刻也比較能獨立或獨處。

祖父相信,我們應該多把時間花在追求「真理」(Truth)。他總是把這個字大寫,因為他把真理當做生命的目標。如果努力理解「真理」,就更能理解人生的真正意義。祖父承認,他只是短暫瞥見真理,但他形容過真理的光澤―「比我們每天眼睛所見的太陽還要強烈一百萬倍」。如果注意力不斷分散,或把注意力放在瑣碎的事物上,我們就無法辨認出那種萬丈光芒。從眾的喧囂淹沒了真理的寂靜。

許多音樂家和藝術家都說,他們在意想不到的時刻得到創意上的突破。

淋浴的時候,或正要睡著時,會想到了不起的點子。有些作家在床邊擺著記事本,以記下夜夢中突然閃現的文字和影像。淋浴和床鋪沒什麼神奇,但是那通常是唯一能獨處,讓思緒漫遊並解決問題的地方。我從爺爺那裡學到,我們需要世界所輸入的資訊,我們需要看到人、得到經驗,藉此產生廣闊的視野;我們同樣需要獨處的時間,才能消化並理解它。

 

定時充電

搬到美國後,我和妻子桑南達創立了「甘地非暴力學會」(M.K. Gandhi Institute for Nonviolence),之後,又成立「甘地世界教育研究中心」(Gandhi Worldwide Education Institute)。多年來,我很榮幸受邀參加一年一度的「文藝復興週末」(Renaissance Weekend),這是受邀才能參加的美國商界、政界和藝術界領袖的休養之所,被稱為「所有創意節慶的始祖」,就連前總統、奧運選手和諾貝爾獎得主都曾參加過這項週末活動。

想像眾人聚集在一起,參加改善公共政策的工作坊與演講,四周有這麼多偉大的思想環繞,令我感到無比興奮、能量飽滿。我知道為了與其他人分享我的創意,我需要回家努力工作;要讓創意的點子成真,我需要在外在的刺激,與內在安靜時光間取得平衡。

媒體、活動、點子持續嗡嗡作響,讓我們能量飽滿,但是必須小心,我們不是藉著瑣事來分散注意力。無論做什麼,無論多麼忙碌,我都試圖遵循祖父充電的典範。因此我每天都花時間思考、冥想。當我提到冥想,很多人都會皺起鼻子,說一些像是「不,那不適合我」之類的話。也許對他們來說,冥想聽起來太過形而上,或他們想像自己必須穿著長袍、周圍有香燭環繞,冥想才會發揮作用。讓我告訴你,你可以穿著健身房的運動服、坐在公園長椅上,你需要做的,只是停下來,反芻自己的生活。我經常這麼做。我把思想轉向內在,思考對世界重要的事,以及我想為自己和他人做些什麼。

 

和平的農夫

我年紀漸漸大了,我知道這樣的生活方式對我來說很重要,人們把我當做尊敬和愛的典範。我稱自己為「和平農夫」,因農夫種下種子,希望它們能萌芽並長成有價值的作物。我和年輕人一同種植和平非暴力的種子,並希望它們能開花結果。我不試圖透過臉書上所獲得「讚」的數量,或推文轉發的次數來評估自己的影響力。我關心的是傳遞一則說明自己是誰,並能辨識出並不僅為自己而活的訊息。

祖父曾經告訴我,「我為真實的自己感到有福,希望你也如此。」我確實每天都感受自己有福氣;我們所有人都該如此。無論年齡多大,我們常犯的錯,就是把自己與那些看起來比我們擁有更多財產、名聲,甚至玩具的人做比較。但如果視野能寬廣些,我們會發現世界上同時存在著各種悲傷、貧窮,我們會意識到可以運用自己的福分,讓世界變得不同。

我們需要安靜和孤獨的時刻,遠離蜂擁的人群與來自世界的期望,才能透視自身的經歷。當我們把自己與周圍的人或新聞裡的名人做比較時,將無法看清全貌,也失去自己在世界的位置。很多人覺得現今的時日很難靜下來,即便是我,有時也會被排山倒海的干擾所淹沒。專家說,過去兩年所創造的資訊比千年來還多。喧囂的聲音使我們更迫切地為自己尋找安靜的小口袋。

現在我常在大學裡演講。這裡應該是不同種族、宗教、信仰和文化的年輕人一起生活學習的地方。但是,無論政府如何鼓勵多元,並採取更公開的招生政策,學生自己常破壞了這個規定。他們加入與他們氣質與思考相近的組織,比如兄弟會和姊妹會,課堂上也希望待在舒適圈,這樣就不必思考那些新的或迫使他們離開舒適圈的事物。我聽說,有些學校會在一些書籍和演講會場張貼可能含有引發讀者或觀眾心理不適感的「敏感警告」(trigger warnings),以免學生會因與他們不同的想法而受到驚嚇。「學習」怎會變得如此?太多大學已屈服於這種狹隘心態。教育不僅是獲得教科書上的知識,只為了未來賺錢做準備。祖父會很不樂見美國最好的學校的大學生變得如此封閉、膽怯。

摘自 阿倫.甘地《甘地教我的情商課》/天下文化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親子間的冰山對話〉孩子吃飯時都在滑手機,怎麼辦?

放下手機,全家一起用餐,建立用餐禮儀,也豐厚了親子之間愛的存摺

Photo:pexel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怡蓓、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