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甘情不願的分享,對孩子來說其實是搶劫!

分享的基礎應該建立在自願以及經驗到快樂的基礎上,而不是因為年紀大就必須要分享,若這樣要求孩子,那麼我們的社會不也能規定有錢人就必定要捐獻金錢,但生活中的情況並非如此。

是一個平常的午後,耳邊傳來這幾週重複的指令和引導。

「寧寧,你已經長大了,要讓妹妹阿,玩具要互相分享才能玩啊!不然阿嬤要收起來囉!」看著阿嬤邊拉起被推倒的一歲的芝芝,邊叨唸著四歲的寧寧。

「不要收起來,我要玩!」寧寧鼓起腮幫子。

「要玩就要互相分享一起玩啊」當阿嬤這樣說著時,寧寧撇頭不語。

這樣的情境讓我想起我自己的小時候,想當初我跟妹妹差距的年紀也和寧寧與芝芝這兩位姪女差距相當,但當初我媽還不是阿嬤的時候我可不是這樣被叨念著對待,而是直接河東獅吼外加藤條咻咻的處理我和妹妹搶東西的紛爭,心想著你們都這麼好命了,還不趕快識相遵守阿嬤的教誨,等等皮鞭加身阿姨可管不了啊!但我想這是家中有兩個以上小孩經常發生的場景,一天演個五回合是家常便飯。

然而其實我很能體會寧寧的感受,在我幼時的時候總是會不服氣為什麼大的一定要讓小的,而小的一定要聽大的,這得很不幸的我是生在上有姐姐下有妹妹的老二,這兩種心有不甘的處境都經驗過。

小時候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對於這樣的規定為何會這樣不服氣,後來的工作走上心理師這條路,同時又做著早療工作,對於那個曾經幼小的自己,以及無數被父母帶來眼前來見我的拗脾氣孩子開始有所洞悉與體會。

其實分享這件事說簡單也簡單,說它很難也很難,端看是從哪個心理角度出發。分享可以粗略分為兩種心理狀態,一種是我有多的資源,我自己用不了這麼多,我可以分你一些,例如首富將他一部分的收入捐獻給社會,金錢的失去對他的生活品質並不會造成影響。

另一種分享則是即使我擁有的資源很少,但我仍願意分給你,然而這樣的分享可能是會讓自己可能也受苦,例如在市場賣菜陳樹菊阿嬤,或是YouTube中有很多影片拍攝乞丐將自己分到的食物和錢給其他需要的人。

前者的分享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是簡單容易的,後者的分享則是需要捨得和勇氣,也因為這樣的分享多麼不容易,因此容易獲得社會肯定與讚揚。

大人的分享世界是如此,對於孩子來說也是如此,只是大人分享的資源是金錢、物資,小孩世界的資源是玩具、大人的愛與注意力等。

我們可試著將這些大人與小孩資源想成是種貨幣。通常可以很輕易理解成人世界的貨幣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得依靠這些資源幫助我們生存下去;對兒童世界來說也是,玩具、大人的愛與注意力等是他們世界裡的貨幣,他們依靠這些資源活下去。我們不該因兩個世界貨幣不同,就輕忽他們各自的價值。
 

分享的快樂 建立在自願的基礎上

因此我們可以感同身受一下,當一個人覺得自己所得到的資源總是不夠用的時候,他怎麼會想要分享呢?他若能忍住不搶奪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還分享呢。而心裡感到資源不足,就是一種匱乏感,這裡所說的匱乏可以指單純物質上的,也可能是展現在心理上的,我們會注意到有些人即使擁有了很多物質,但心裡還是覺得自己擁有的不夠多。

若是你注意到孩子即使自己擁有的並不多,但仍樂意將自己所剩不多的資源分享出去,那真的是難得可貴的優點,值得肯定與讚揚。而若在孩子在還沒有準備好分享之前,就強行要他接受或禮讓自己所擁有的資源,這就好比強行要求你捐贈百萬到某人戶頭,雖然是你動手轉帳出去的,但心裡不免有種被搶劫的感覺。

分享的基礎應該建立在自願以及經驗到快樂的基礎上,而不是因為年紀大就必須要分享,若這樣要求孩子,那麼我們的社會不也能規定有錢人就必定要捐獻金錢,但生活中的情況並非如此。

因此雖然我們總是期盼孩子可以和樂相互分享資源,但在孩子不願分享時我們可以先停下來想想與聽聽他不願分享的原因,會比直接強行要求孩子做出分享的行為來的好,因為不是心甘情願地分享跟被搶劫沒兩樣啊,這樣只是會讓孩子感到二度傷害,同時他是因為大人的威脅利誘下才分享自己的東西,而不是出自喜樂、利他的心情。
 

許多父母也許會擔心,這樣長期下來孩子是否會變的霸道與被寵壞,然而我們也要相信,若能仔細觀察和傾聽孩子背後不願分享的理由和感受,並對其背後原因做些好的處理,那麼當孩子心裡感到滿足到某一程度不感到匱乏時,自然就容易接受引導以及出現分享行為。
 

※延伸閱讀

手足間的摩擦,需要父母用智慧來化解

同理心是父母能給孩子最強大的隱形力量,請帶領孩子樂於付出與分享

 

圖片提供:Cing Liu

數位編輯:黃小羽

Cing Liu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