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給孩子的最大禮物,是協助他培養積極的觀點,能夠快樂正向的孩子就能創造自己的運氣!

「家長絕對不能對孩子說:『我現在做的不是我想做的事,或我想過的生活,但我無法改變它。』」她說,「因為那會傳達人生是一種束縛的觀念,你小時候所做的決定會成為你的桎梏,一直到你退休。我很反對這種觀念。我希望我的孩子長大後能持續探索,不要有被困在一個地方動彈不得的感覺。我希望他們知道,在任何年齡都有無盡的機會。」幸運的孩子是快樂的孩子。幸運的孩子知道有許多途徑可以通往快樂與幸福。

一個晴朗的星期天下午,我開車北上參加一個朋友的產前派對。準媽媽四十歲出頭,懷雙胞胎。陳列在她面前的禮物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因為這些都是她指定的。雅致的嬰兒床、蠶繭狀的搖籃,看起來像肯辛頓皇室的豪華嬰兒車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為的是給兩個小寶寶一個幸運的開始。想當然耳,我們都盡可能為我們的孩子著想。但假如運氣發生在才能、努力和機會的交會點上,我看不出高檔用品能為孩子帶來什麼運氣。我們能給孩子的最大禮物,是教導他們如何創造自己的運氣。

兩天後我在紐約市布朗克斯區的「霍瑞斯曼學校」(Horace Mann School)綠意盎然的校園漫步時,心中仍想著幸運的孩子這件事。這裡的孩子不全然是一出生就睡在蠶繭形狀的嬰兒床,但大部分都有資源豐富、重視教育,希望子女能得到最好照顧的父母。而那些仰賴獎助學金的孩子,他們的父母也都曾為他們朗讀,培育他們參加課後學習課程,自己做了許多犧牲來協助他們茁壯成長。有正確價值觀的父母能給他們一個好的開始──但最終什麼才能使他們得到幸運的人生?

站在校園外陽光明媚的人行道上,我看著一群女孩走下山坡朝運動場走去。她們過馬路時,一名警衛謹慎地走出他的車。這所學校一年的學費要四萬五千美元,校方必須確保孩子們的安全。但比警衛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些女孩對他的反應。有幾個女孩經過時對他揮手,有一、兩個大聲說:「謝謝你,喬治!」他是一個人,不是一個隱形的東西。能夠感謝這位協助她們的人,似乎就是得到運氣的一個好的開始。

兩個穿運動短褲與霍瑞斯曼T恤、腋下夾著曲棍球桿、長髮整齊地紮成馬尾的女孩穿過馬路。她們談得正熱絡,我猜想她們是否在討論學校功課,或派對,或下一場曲棍球比賽。但我的猜測都不正確,當她們接近我時,我聽到其中一個誠摯地對另一個女孩說:「妳快樂嗎?因為,妳要記住,那才是真正重要的。」

我在內心莞爾。一個打曲棍球的十四歲少女提供了我要的答案。幸運的孩子是快樂的孩子,反之亦然

幾分鐘後,我在高年級部主任潔西卡.雷文斯坦因博士(Dr. Jessica Levenstein)明亮的辦公室內。雷文斯坦因博士告訴我,學校的目標永遠是教育出快樂的孩子,我們於是從這裡展開有關幸運的孩子的對談。我含笑告訴她我聽到的那句對話。她點頭,顯然很欣慰。她要表達的訊息已經傳遞出去了。

但雷文斯坦因博士教導快樂的孩子的方法和許多行政人員不同。擁有普林斯敦博士學位並專研但丁與奧維德的她,不是在校園內到處以笑臉迎人的那種人。她認為快樂比高檔物品和積極的口號有更深的內涵,至少有一部分是來自好奇心和學術發現。她認為,孩子需要的運氣是「能辨認他們眼前所有可能導致快樂的途徑的能力」。

「學生們往往有一種概念,以為通往幸福的道路只有一條,如果他們偏離方向,另一條路就會帶來痛苦。」她說。雄心勃勃的家長可能會要求孩子拿好成績才能進入哈佛,然後在華爾街謀得一職。「那絕對是你的幸福人生的關鍵,但你才十六歲,你還不知道。你當然也不知道還有其他許多種你想都沒想過的幸福人生。對我們這些與學生共事的人來說,最大的挑戰就是幫助他們擴大對幸福與幸運人生的概念。」家長和老師要對孩子展示機會並擴大視野,為他們帶來幸運。

 

幸運的孩子是快樂的孩子,對自己所做的事感到快樂是很重要的

如果一個孩子數學考試成績不理想,回家時家長可能會立刻抱怨孩子的老師教得不好,人生太不公平。或者她可以說:「我們一起來檢討,我很樂意幫助你,也許你下次可以準備得更好。」你想,哪一種孩子走在通往幸運未來的道路上?

霍瑞斯曼中學是一所罕見的(以及美妙的)學校。聰明的孩子會受到表揚,甚至被認為很酷,但雷文斯坦因博士擔心家長似乎把情感與成就混為一談。幸運的孩子知道他們被愛是因為他們是誰,而不單單是他們的表現。慶祝考試成績得A,或為了你七年級時榮獲科學獎而訂購一個冰淇淋蛋糕慶祝,這樣很好。嘿,太棒了!「但他們不應該感到你對他們的愛和那個經歷有關。」雷文斯坦因博士說。

很早以前,我還在讀初中時,有一天我把我的第一張成績單帶回家。當時學校採取開放的方式(後來取消了)讓我們自己選課,而且不打分數,直到九年級結業時。因此,雖然我是個聰明的孩子,我卻從未拿過A,但現在我的成績單上有一排五個A了。

我的母親向來以成績來評斷她的孩子,她大大地恭賀我。但我迫不及待想向我那很有學問(及靈性)的父親炫耀。當他那天晚上回到家時,我興奮地一直等到他在他書房那張舒適的椅子坐下,然後我大步走進去,將折疊的成績單遞給他。他看了一眼後把成績單放在他的腿上,然後望著我。

「妳的表現如何?」他問。

「打開看你就知道了。」我沾沾自喜地說。

他搖頭。「我不是問妳的老師對妳的看法,我要知道妳的想法和妳是否盡力了。」

我嚇了一跳,站在那裡思索他的問題,然後氣急敗壞地說我很用功,努力學習,而且我盡力了。

他沒有打開成績單,而是將它交還給我,他的眼中閃耀著光芒。「那麼我以妳為榮。」父親說。

我很驚訝。小時候發生那麼多事情,這件事卻在我腦海裡留下鮮明的印記。此刻與雷文斯坦因博士交談,我明白這個記憶之所以一直跟著我,是因為我的父親讓我自己去定義幸運人生的意義。只要我對我所做的事感到快樂,他也快樂。我要決定什麼才是重要的。

當雷文斯坦因博士談到,幫助孩子們看到很多道路都能帶來快樂與幸福,並為他們創造運氣時,她指出,家長在他們自己的生命中看到這種彈性和可能性十分重要。

「家長絕對不能對孩子說:『我現在做的不是我想做的事,或我想過的生活,但我無法改變它。』」她說,「因為那會傳達人生是一種束縛的觀念,你小時候所做的決定會成為你的桎梏,一直到你退休。我很反對這種觀念。」

她在紐約成長,父親是個成功的廣告公司主管,但後來辭職去追求他的熱情成為劇作家。雷文斯坦因博士的丈夫本是耶魯大學教授,幾年前他決定他喜歡寫作更甚於研究學問。於是他離開紐哈芬(New Haven),現在熱中於他所追求的著書工作。他希望它們能給世人帶來衝擊,而且它們為他帶來快樂。她的父親和她的丈夫有相似的故事是個巧合──但這是一個她渴望傳達的觀念。

「我希望我的孩子長大後能持續探索,不要有被困在一個地方動彈不得的感覺。」她說,「我希望他們知道,在任何年齡都有無盡的機會。」

我很想和雷文斯坦因博士聊一整天,但她還有學校的事要處理,於是我謝謝她,走出美麗的校園去搭地鐵。返回曼哈頓途中,她的睿智談話彷彿真言般一直在我耳際響著:幸運的孩子是快樂的孩子。幸運的孩子知道有許多途徑可以通往快樂與幸福。

 

※延伸閱讀:

當孩子學會用一顆善良的心溫暖週遭的人,自己也會感到無比的幸福>>https://goo.gl/VrSoCZ

讓孩子在充滿愛的氣氛下成長,是爸媽能給孩子最好的祝福>>https://goo.gl/N2s2Bt

 

摘自 珍妮絲‧卡普蘭, 巴納比‧馬殊《幸運的科學:為什麼有些人的運氣總是特別好?普林斯敦高等研究院「運氣實驗室」為你解開「幸運」的秘密》/平安文化

 

Photo:Free-Photo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