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C挑戰,教孩子解決問題的能力

你覺得小孩能不能改變這個世界?全球滲透率最高的單一教育計畫DFC,要告訴孩子「YES, I CAN!」,目前已有超過65個國家、6萬5千名老師、200多萬名孩子加入DFC挑戰,透過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的步驟和方法,解決了1萬8千多個問題。

文│王惠英

全球滲透率最高的單一教育計畫

DFC(Design For Change)挑戰,又稱為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是個簡易好操作的方法論,在大人適當的引導下,孩子也能發揮創意,參與社會,改變世界,讓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就體驗「小兵立大功」的感受。

全臺累計超過300位教師、3600位孩子,用創意解決了身旁800多個問題,表現備受肯定。2018年DFC全球年會第一次由臺灣主辦,不久前才在台北市和平實驗小學落幕,來自全球40多個國家的孩子們分享24個挑戰故事,不論參與國家或挑戰故事組數,都刷新歷年來的記錄。

 

孩子不是沒有影響力,而是大人沒有發現

DFC是2009年由印度河濱學校創辦人瑟吉校長(Kiran Bir Sethi)所發起的全球教育創新運動。孩子運用四個簡單的設計思考步驟:「感受」身邊的問題、「想像」各種解決的辦法、「實踐」改變現況的計畫,最後「分享」執行的成果,將這份影響力感染給每個人,也在自己身上看見「Yes, I Can」的力量。

在全球年會的孩子論壇上,桃園市霄裡國小的3名小男生,生動有趣地分享他們創作的「防災妙提袋」。這個方案是發想於校內的地震防災演練,他們一邊說明一邊演出,示範手提袋如何在一秒鐘內立刻變成防災頭套,還提供了「求救伸縮哨子」、「警示反光條」與「防水防災卡」等功能,輕鬆做到「防災隨身GO」。

來自印度的國際學校學生分享,他們的目標是設立100間館藏充足的小型圖書館,幫助在地的弱勢學校有更好的資源;不丹的孩子一起清理學校旁邊的垃圾山,並把回收的空瓶空罐變成花盆花瓶,原來的垃圾山也蛻變成美麗的花園;西班牙的孩子製作一個盒子送給爸媽,讓他們回家時能把手機收起來,也把想和爸媽一起做的事放在裡面,幫助許多家庭學會騰出時間做生命中更有意義的事。

 

支持孩子去做有意義的事情

不同國家的孩子所關心的主題相當多元,包括人際關係、性別平等、環保綠能、空間或設施改造等,感染更多人加入改變的行列。

三年前,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郭守正也是因為收到一封來自小二生的信,開始關注《老鷹想飛》的紀錄片和相關的生態問題。「支持DFC,就是支持孩子去做有意義的事情。」他說。

「DFC會讓你變得更有力量,賦予人生更多的可能性,」DFC不丹(Bhutan)的發起人楚敦(Deki Choden)受訪時指出,不丹採用幸福指數(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來取代國民生產毛額(GDP),但要如何達到幸福的目標,DFC挑戰提供了具體可行的做法。

不丹自2010年開始推動DFC挑戰,至今已有將近200個學校加入。「對老師來說,平常要做的事情和計畫已經夠多了,突破困境的辦法就是要讓DFC與教育本身產生關聯(relevant),」楚敦談到,老師也要能夠想像,如何好好規劃時間,促使孩子做有意義的學習。

 

傳統教育:可以評量卻無法讓孩子變得卓越

瑟吉校長也曾指出偏重知識教育的盲點與局限,因為無法評量孩子的態度或價值觀,所以不用教、不能教,這就好像是直接告訴學生:「我可以評量你(markable),卻無法讓你變得卓越(remarkable)。」

「創意自信是課本裡學不到的,但這卻是我們希望孩子在求學過程中獲得的最珍貴禮物。」DFC臺灣發起人許芯瑋說。

繼印度、墨西哥、中國、西班牙後,DFC臺灣團隊加上大大小小的孩子志工們,成功舉辦了DFC全球年會。從規劃、訪談主持、貴賓接待到展出,全程由孩子挑大樑,讓很多初次造訪台灣的參與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更加相信孩子是未來的希望所在。

 

※延伸閱讀

DFC臺灣: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是問題的解方 

王政忠:孩子們教會我怎麼成為一個老師 

照片說明:DFC不丹團隊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