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自己的「內在小孩」和解,才能真正做好父母的角色

「內在小孩」的意思是,儘管我們長大了,但我們的心中仍藏著一個小孩。如果這個小孩受過太多傷害,他仍然會受到十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的體驗所指揮,從而去做一些糟糕的事情,甚至我們可能因此影響對孩子的教養。只有跟自己心中的內在小孩和解,才能化解童年留下的磨難,也才能真正做好我們孩子的父母。

「重做自己的父母」,化解童年留下的磨難

「生命中最不幸的一個事實是,我們遭遇的第一個重大磨難多半來自家庭。」美國心理學家弗蘭克‧卡德勒說,「並且,這種磨難是可以遺傳的。」如果童年的磨難太重,化解並不容易做到。為此,弗蘭克提出了自己的治療方法:「重做(自己的)父母」,即在工作坊中讓當事人扮演父母的角色,和「內在小孩」溝通,以化解被傷害感。

「內在小孩」的意思是,儘管我們長大了,但我們的心中仍藏著一個小孩。如果這個小孩受過太多傷害,他仍然會受到十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的體驗所指揮,從而去做一些糟糕的事情。

這樣做的目標是消除「內在小孩」的被傷害感,並賦予他成人的力量,不僅要化解他自己的陰影,也要說明他成為好父母,打斷家族的惡性循環。要做到這一點,我們首先要與「內在小孩」進行交流,改變我們這個成人與這個小孩的關係。我們不再斥責他無能,不再斥責他為什麼缺乏與糟糕父母對抗的勇氣……而是理解並接受他。

 

越逃避,陰影越重;越勇敢,陰影越輕

在治療中,弗蘭克會向當事人強調:

⒈ 我們有真實的小孩,我們自己也是小孩。我們會將自己的欲望,投射到自己孩子的頭上。我們過度保護孩子,是因為我們覺得自己需要保護;我們溺愛孩子,是因為我們渴望溺愛;我們暴打孩子,是因為我們自己被暴打過……

⒉ 孩子是孩子,成人是成人我們經常忘記這個區別,急著讓孩子長大,對他們提出本來只對成人提出的要求。

⒊ 小孩依然像我們曾經的那樣去看待世界我們是孩子時,如果受過很深的傷害,我們會因無法承受而把它封閉起來,並否定它的存在。但是,除非直面這次傷害並化解它,否則它會經常把我們拉回那種狀態,讓我們依然以那個時候的心態去看待世界。

⒋ 小孩需要愛和支援,也需要堅定靈活的指導。健康正常的孩子需要有人告訴他「是」或「不」,「內在小孩」也是如此。如果他沒有得到過健康靈活的指導,我們就需要為他「重做父母」,來化解他所受的傷害,告訴他「是」或「不」。

⒌ 小孩希望和我們一起工作,他想控制我們,不要給他太多的責任「內在小孩」還帶著自己十幾年、甚至幾十年前的經驗,希望盡可能地使用它們,我們既要接受他,也不能被他控制。

⒍ 小孩既可以是創造性的,也可以是毀滅性的。深深地傷害一個孩子,是一種毀滅性的行為,許多兒時被嚴重虐待的人,成年後經常會有自虐或虐待他人的行為。治療需要很長時間,但一旦治癒,成人就獲得了新生。一旦我們學會了「重做自己的父母」,我們就選擇了一條更少毀滅性、更多創造性的道路。

⒎ 學會原諒。當「內在小孩」做出毀滅性的行為時,要學會寬恕他,寬恕他就是寬恕自己,寬恕會使以前被禁錮的力量得到釋放,並且讓「內在小孩」與我們的關係更好、更牢固。當我們做到這一點時,我們的內心會變得更和諧。

⒏ 原諒他人。不僅要原諒「內在小孩」,也要原諒曾經製造錯誤的父母或他人。只有當和解產生之時,家庭的苦難才能真正變成我們獲得新生的催化劑。不過,這一點不能操之過急,一些受到嚴重虐待的孩子,他要學會的第一步是分清愛與恨。因為實施虐待的父母以「虐待就是愛」這種邏輯混淆了他的愛與恨,讓他的情感陷入混亂。對於這樣的孩子,他首先要學習恨,清楚地告訴自己,那些實施虐待的父母,並不愛自己。等做到這一步後,再慢慢學習諒解父母。弗蘭克說,他十六歲將繼父打倒的那一瞬間,就達成了對繼父的諒解,這個諒解對於他將陰影化為力量至關重要。

弗蘭克說:「我們試圖忘記自己曾遭受的傷害,但忘記越多,我們失去的就越多。作為一個人,我們就越不完整。陰影是我們自己的一部分,我們的天賦就沉睡在陰影裡,當我們發現它、接受它之後,我們的生命就會甦醒,我們就會從陰影走向光明。」

 

※延伸閱讀:

孩子真的只是膽小怕生嗎?看見孩子內心過去那些不曾被好好安撫的情感>>https://goo.gl/EFikiQ

不要否定孩子,一句「我相信你」就能讓人擁有堅強的力量>>https://goo.gl/8WTxge

 

摘自  武志紅《感謝自己的不完美:武志紅經典作品!資深心理諮詢師帶你剖析自我,所有的陰暗面,都潛藏不可思議的生命力》/遠流

 

Photo:mskathrynne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