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父母發現孩子跟滿口粗話的朋友一起玩線上遊戲...該如何跟孩子溝通?

孩子玩手機遊戲,父母除了擔心3C成癮之外,其實也擔心孩子因此交上壞朋友,而學會選擇朋友這件事,其實是父母在學齡前就該教會孩子的「利社會技能」,如果你盡到責任,孩子便很可能選擇擁有正向技能的朋友。然後,當孩子的朋友取得影響力時,他們的影響至少會是正面多過於負面。

當孩子還小時,你是他們最具影響力,也是最重要的老師。他們會好好記住你所說的每一字。他們會問你天空為什麼是藍的。你擁有擊敗從衣櫃出來怪獸的力量。你站在一個比其他人更高的位置。然後有一天,你的小男孩告訴你,他最好的朋友說沒有聖誕老公公。不久後,這位朋友說的話似乎和你一樣重要。你問自己:我什麼時候突然要開始與一個前青春期的「萬事通」互相競爭影響力?

所有孩子遲早會開始質疑父母,變得更聽朋友的話。關鍵在於,從他們長大到可以學說「請」,而不是「給我」後,你是否一直在教導孩子重要的利社會技能。如果你盡到責任,孩子便很可能選擇擁有正向技能的朋友。然後,當孩子的朋友取得影響力時,他們的影響至少會是正面多過於負面。

同儕的壓力很強大。孩子的朋友不是你的朋友,就是你的敵人。一個不守規矩的同儕朋友,可以讓你幾個星期為了讓女兒準時回家所做的努力蕩然無存。為了保持你的影響力,你必須引導孩子與那些善於與他人相處的孩子建立有意義的友誼,並花時間促進利社會技能—像是同理、關心、分享、輪流,與父母和老師合作等—所發展的監督活動。你的任務是讓孩子處於以培養正向社會技能為優先的環境。

 

隨時關注孩子的一切

雅各—那個未經許可就擅自離開晚餐餐桌,去和朋友Skype的男孩—喜歡玩電腦遊戲,並且喜歡在玩的時候和朋友Skype。他父母已經設定好明確的時間限制,但有時他們允許彈性。在這種情況下,雅各和他爸爸在一個舉行大學橄欖球賽的星期六下午,一起待在家。他媽媽和朋友一起外出,所以爸爸給雅各額外和朋友札克玩電腦遊戲的時間,而他則在半打以上的體育頻道之間轉台,狂熱地看著比賽。就在沒有大人當家時……

雅各的爸爸在廣告期間將電視轉為靜音,去廚房拿另一塊披薩和一瓶可樂。當他走回客廳時,停下來聽兒子正在做什麼。一如往常,雅各在Skype和玩遊戲。但從房間傳來的內容,卻讓羅伯特感到很困惑。

「抓起你的劍,去打部落,維納。」在給人不祥之感的音效中,一個陌生聲音透過喇叭這麼說。

「遵命,我的主公。」雅各回答。

「把他們全都殺了。凡俗的混蛋!」那個陌生的聲音聽起來年紀比雅各大。

「耶,死亡等著你們。」雅各附和地說。

「把他輾過去。掏出他的膽,喝光他的血。」那個聲音咯咯笑著說。

羅伯特走進通往雅各房間的走廊。他看到在iPad螢幕上,有一個年紀較大男孩的臉。

「嘿,保護我,小笨蛋。」

羅伯特清清他的喉嚨,把雅各嚇得跳了起來。「你在跟誰Skype,還有那是什麼?」他問。電腦螢幕上顯示一群攻擊城堡的怪獸。

「爸爸!」雅各的眼睛在螢幕和他爸爸之間快轉著。

「你在哪裡?他們快把我們殺了。拿起你的劍,笨蛋!」螢幕上的聲音咆哮著。

「嗨,對不起。」雅各內疚地說:「我得走了。」

那個聲音說:「想都別想,老弟。」

雅各從Skype離線,關掉電腦。他轉身,對著他父親緊張地微笑。

所有父母都忍不住會讓孩子多點額外的自由,好讓自己也能享受成年人的快樂。這是一個合理的做法,誠實的父母有時會承認這一點。那不是這裡出現的問題。問題在於,雅各利用這個機會,(正確地)猜想他爸爸會沉溺於橄欖球賽,而不會注意到他和札克以外的人玩遊戲。羅伯特利用廣告時間查看他兒子在做什麼。他將眼睛和耳朵打開,並發現雅各跨越疆界,進入到一個對九歲孩子來說嶄新但不適當的領域。他不只沒有玩在核准清單上的電腦遊戲,他還和一個從羅伯特的標準來看,說話粗俗、陌生且年長的男孩,一起參與暴力遊戲。羅伯特暫停觀看橄欖球賽並蒐集資訊是明智的。請注意他如何保持冷靜,並使用他積極傾聽的技巧,來發現更多關於雅各和他朋友的事。

 

冷靜的蒐集資料,而不是急著長篇大論

「雅各,那是誰?」羅伯特以平靜的語調問。他喝了一口可樂,然後等著。

「呃,那是泰迪,札克的大哥。」

「札克在哪裡?」

「他必須跟他媽媽去某個地方。」

羅伯特安靜地站著,集中他的思緒。

「五分鐘後開家庭會議。我會在客廳裡。」

雅各跌坐在他椅子上,知道自己搞砸了。當坐在他父親對面時,他試著表現得好像沒有發生任何不尋常的事。

「你在跟這個泰迪玩什麼遊戲?我怎麼從來沒見過泰迪?」

「他離家上學,但是週末時會回來。」

「嗯。那讓我再問一遍,你們在玩什麼?」

雅各嘟噥地說出那個沒在核准清單上的遊戲名稱。「沒關係的,爸爸。除了需要和隊伍一起進行防禦外,這就像其他遊戲一樣。」

「所以你和泰迪在同一支隊伍裡?」

「對啊。他正在教我怎麼玩。」

「聽起來他好像教你更多。他多大了?」

「呃,十四歲。札克說他哥哥需要有人陪他玩,所以他讓我使用他的帳號。」「好,雅各。我不喜歡從泰迪口中聽到的東西。我們需要制訂一些新規則。」

雅各在椅子上不安地移動著,他看起來好像要說一些他會後悔的話。羅伯特舉起他的手:「讓我先說完,兒子。」

羅伯特不希望他和泰迪玩暴力遊戲,這個男孩因為一些嚴重的行為問題而住校。

「首先,我猜你知道我不會贊成你玩這個遊戲。從現在開始,我希望你要在網路上玩任何新遊戲前,先跟我討論。其次,未經許可就和一個十四歲的人一起玩,絕對不是一件好事。你可能看不出來,但九歲和大到可以上中學的孩子之間,有很大的不同。最後,我擔心札克對你,可能不會帶來最好的影響。」

有幾次,羅伯特需要控制他的情緒。他對自己讓雅各有太多自由的獨處時間感到內疚;他不僅對遊戲暴力的程度,也對那名年紀較大男孩使用的語言感到震驚。不過,他冷靜地蒐集資訊,而不是陷入長篇大論之中。

「但是,爸爸,札克知道所有的遊戲。他是我的朋友。」

「你們在學校裡一起玩嗎?」羅伯特問。

「呃,沒有。我們主要是用Skype連絡和玩電腦遊戲。」

「你還有其他朋友可以一起玩嗎?」

「有,但他們沒辦法像札克一樣玩那麼久。」

「噢,真的嗎?」羅伯特心想:所以我比其他父母讓他玩得更多,並且和一個他在學校裡不會一起玩的孩子玩。「為什麼你在學校不和札克一起玩?」

「我猜因為他是個混混,但是他對我很好。」

「你見過札克的父母嗎?」羅伯特問。然後他想著:我見過他們嗎?

「沒有。他爸爸大部分時間都在旅行,他媽媽也總是出門在外。」

你注意到羅伯特如何巧妙運用積極傾聽的技巧,提出問題,以便更了解札克和他的家人。他保留自己的想法,並提出中性問題,不會讓人感覺像在被審訊。他意識到自己對雅各每星期花好幾個小時一起玩的孩子所知甚微,而對那孩子的家庭更是一無所知。他需要一個計畫,鼓勵雅各花時間與其他受到父母更多關注的同齡男孩一起玩。

羅伯特想了解更多資訊。

「札克的哥哥遇到麻煩了嗎?這是為什麼他被送去寄宿學校嗎?」

「他對學校電腦做了一些事,所以不得不離開。」雅各不情願地承認。

羅伯特在心裡將泰迪定位為一個無人監管的青少年駭客—不是他希望對他兒子產生影響的朋友類型。「札克也會惹麻煩嗎?」

「呃,是的,有時候會打架或跟老師頂嘴。」

我的天,羅伯特心想。我怎麼會讓這種事發生?「雅各,我要你想想其他孩子在札克身邊時有什麼表現,然後問問你自己,你是否想要他們像對待他一樣對待你。環顧你所崇拜的孩子和你不喜歡的孩子,問問你自己,是什麼造成他們的不同。然後問問自己,你想成為哪個群體的一員。」

雅各爭辯說:「但是,爸爸,札克不會有其他人跟他玩。對我來說,甩掉他是很不善良的事情。」

「我明白。我不想讓你感到自己不善良。當你媽媽或我在這裡時,也許我們可以邀請札克過來。但我仍然希望你能認真思考,你想成為哪群孩子的一員。」羅伯特說。

「好的。你打算告訴媽媽嗎?」

「媽媽和我之間沒有祕密。」他的爸爸向他保證。「但我可以讓她知道你的意圖是好的。我們將制訂一個計畫,讓你花更多時間和那些不惹麻煩的孩子在一起。同意嗎?」

「好的,我同意,爸爸。」

「好的。跟我一起來看比賽的結尾。然後你有一些家事要做。」

 

教孩子如何選擇朋友必須從學齡前就開始

研究顯示,孩子在挑選朋友時是有選擇的。這個選擇過程從學齡前就開始,並貫穿整個人生。乖巧的孩子喜歡和遵守規則、分享、輪流與合作的孩子一起玩。激進的孩子往往會被乖巧的孩子拒絕,他們不喜歡和惹麻煩、不守規矩的孩子一起玩。不善社交的孩子則會往有行為問題孩子的方向游移,這個同儕團體的成員教導彼此說謊、欺騙、偷竊,或者更糟糕的事情。

隨著你的影響力下降,同儕的影響力則會升高。這不是一個是否會發生,而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如果孩子和有麻煩的孩子在一起,他們也會遇上麻煩—可能還會提早發生。我們的研究顯示,幫助孩子在年輕時選擇社會化良好的同儕朋友,要比在年長時把他們從錯誤的群體中抽離還容易。確保孩子親近具有合作力同儕團體的最好辦法,就是當你還站在比其他人都高的位置時,教導他們利社會的技能。

 

※延伸閱讀:

【親子囧話題.專家來解答】小孩也有隱私權!?>>https://goo.gl/bgiQti

教孩子「品味生活」提升他快樂、正向情緒以及對生活的滿足>>https://goo.gl/1YzuUk

 

摘自 里恩.弗爾蓋奇, 傑拉德.派特森, 提姆.法蘭德  《擺脫親子情緒勒索,高效能合作教養11堂課:減少問題行為×提升專注力與適應力,創造快樂和諧的家庭》/大好書屋

 

Photo:Min An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