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

孩子對我的父親一無所知,只知道在北海道的歐吉醬(爺爺)。這讓我覺得活著才是贏家,我一定要健康的活著,讓孩子的人生充滿有我的記憶。

孩子對我的父親一無所知,只知道在北海道的歐吉醬(爺爺)。這讓我覺得活著才是贏家,我一定要健康的活著,讓孩子的人生充滿有我的記憶。

我和父親的緣分很淺,回憶不多。他在我20歲那年、大學還沒畢業時就過世了。他和他的父親緣分更淺,爺爺在父親小時候就過世了,靠奶奶辛苦一手養大,從北港到台中發展。父親是個信守承諾和努力踏實的人,他很愛護部屬,也受到長官的信任。直到現在三、四十年過去,當年父親的部屬現在成了高階主管、或當了議員,過年過節偶爾會來家裡,和我母親共敘往事。

父親小時候接受日本教育,教育孩子也很日式。我這輩子唯一被打的一巴掌是因為說謊加上沒禮貌──暑假作業沒寫完說有...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