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不能講「壞消息」?其實隱瞞反而容易造成遺憾!

有些家屬,擔心病人無法承受而隱瞞病情,讓善意反倒成了遺願未了的憾事。因此告知病情非常重要,如何告知病情更是醫病之間重要的溝通藝術。

第一次見到阿嬤是在腫瘤科的安寧特診。阿嬤進來之前,就有女兒們先來跟我打招呼——「不要跟病人講癌症病情」,然後坐在輪椅上的阿嬤才被推進診間。

陪伴阿嬤來的有八個女兒,阿嬤身材高大,坐得筆直,髮束衣服一絲不苟,嚴肅但不快樂。

一翻病歷,腫瘤科症狀控制的藥不算的話,阿嬤光是腎臟科、心臟科等其他科別的門診用藥已有十種了。我當著阿嬤的面,打電話給腫瘤科蘇主任,嗯嗯啊啊之後,掛了電話。再跟阿嬤說明:「蘇主任的意思是要我盡量減少用藥種類,安排居家照顧。」

其實阿嬤坐輪椅又坐車來看門診,身體應該會感到不舒適;想及平日要吃那麼多藥,內心應該也是很不願意,因此聽到我說減少用藥,阿嬤臉上才略顯歡顏。看到媽媽高興,女兒們也鬆了一口氣。

阿嬤的居家照護,我每星期都和秀美護理師前往,因為有隱憂。當中看到主要照顧者,是唯一的養子和媳婦,也看到阿公,這三位都溫柔婉約。也看到女兒們騎著機車急忙趕來,劈頭就問:「你甘有和我媽媽說什麼?」

我想,我的角色扮演應該和那三位差不多,也要溫柔婉約一些,那還好,安寧做久了,早已學會適當的角色扮演。但是絕對不能講壞消息?對於女兒們的這一點堅持,我有一些隱憂。

第二次住院時,阿嬤的喘已經無法有效改善,阿嬤依然沉默不問,女兒們依然劈頭就告誡我。但是我意識到阿嬤狀況不對,於是在上午時提出隔天早上開家庭會議的要求,女兒們覺得醫師的要求超過控制了,於是頻頻對心蓮團隊的夥伴們宣洩不滿。

沒想到,當天中午,我接到病房緊急通知:「阿嬤剛剛過世。」這是無預警的死亡,是病房的大事和危機。我立刻衝過去,確認之後並宣告死亡,之後就站在一個角落,擔任避雷針的角色。看著大家井然有序,也看著女兒們哭天搶地。對老人家而言,她敏感地知道「別人不想告訴她真相」,所以老人家不會主動詢問,因為比生命更重要的是:不要麻煩子孫。要信任子孫。

於是,大家迴避這個話題;

於是,大家無話可說;

於是,只能空泛的保證,甚至說謊。

不告知重大病情的結果,就是阻礙「真誠無障礙的溝通」,而這正是末期病人最需要的。

 

唯有真誠無障礙的溝通,才會出現「希望

有些家屬,擔心病人無法承受而隱瞞病情,讓善意反倒成了遺願未了的憾事。因此告知病情非常重要,如何告知病情更是醫病之間重要的溝通藝術。

當病人或家屬覺得你們這個團隊不一樣時,他們會在過程中產生信賴和信心,會有類似下述的念頭或話語:

「原來面對癌症也不是想像的困難」
「原來親人比我想像的更堅強、更理智」
「原來醫師也可以有這麼好的溝通」

這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會讓氣氛變得輕鬆。再加上主持者一句話的鼓勵,就會讓病人把他真正想說的話——「希望」說出來。如同西洋神話中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後,在痛苦、混亂、天災、人禍陸續出來之後,「希望」終於出現。

當病人把心門打開,而我們的團隊不批判他,也早已把心打開時——在兩顆開放的心之間會有一種交流,會有一種呈現,那是「愛」,是生命的奇蹟。這也是最有治療性的一刻。

這種雙方坦承、不退縮地披露情緒,是非常重要的事。你必須給病人完全的自由,讓病人充分地說出他想說的話,包括「希望」。

 

摘自 陳世琦《微笑,告別:對臨終者的精神幫助》/心靈工坊

 

Photo:Austin Guevara,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