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為什麼妳總是看不到我的好?

如果成長過程中缺乏被同理的經驗,孩子就很難長出、看到「有/好」那一面的能力。照顧者必須能夠「滿足孩子被理解的需要」,對孩子的內在世界「感同身受」。

「媽!我跟妳說要買衣服,我可以帶妳去百貨公司買。貴一點,但品質好,可以穿比較久,為什麼總是要到市場或大賣場?」「媽!魚跟雞蛋還是到我帶妳去過的有機店買,路邊攤的東西不知新不新鮮、沒有保障!」

青蓮今天當母親的司機,只要跟母親在一起,青蓮總是看不慣母親的各種行為。她覺得母親眼光差、缺乏常識、很不會想。

青蓮想起之前跟朋友聊天,談到自己家人間會用社群軟體聯絡。朋友驚訝地說:「哇!妳媽媽會用電腦跟手機,真厲害!哪像我媽媽到現在不會用智慧型手機,只會用智障型手機,哈哈!」

青蓮當下回:「這哪有什麼厲害?她傳訊息只會手寫,速度超慢,又常寫錯,國小生都比她厲害!」

 

提到母親,她總是挑剔

「我是不是只看到母親的缺點?提到母親,總是只有挑剔?」青蓮心裡偶爾會有這種覺察,但她立刻甩開這個想法,告訴自己,「我不是挑剔她,我是為她好」。

想完回神後,青蓮眼神搜尋著母親的身影,發現她停在一個攤子上挑衣服。走近看,發現母親不只挑她自己的衣服,還挑了一些男生的外套。

看她走過來,抬頭問青蓮,「妳看這件的大小,妳弟能不能穿?」

沒等她回話,母親嘆口氣:「唉,可惜妳哥上班要穿比較正式,沒辦法買給他!」

青蓮本想勸母親不要買路邊來路不明的衣服,但聽母親提到兄弟,心裡突然落寞了起來。她想著:「我就在妳旁邊,為妳做這麼多。怎麼都沒有想幫我買衣服呢?」

 

女兒的內心世界:得不到同理的空洞

對一個愛挑剔的人來說,當他看見半杯水時,他會注意到「缺」了半杯水,而很難反過來注意到還「有」半杯水。這樣的習性,讓他們容易注意到他人的缺點或事物的缺陷,他們對自己身上的不完美也難以忍受。「挑剔」的人眼中看到的世界和自己都充滿失望。

如果成長過程中缺乏被同理的經驗,孩子就很難長出、看到「有/好」那一面的能力。照顧者必須能夠「滿足孩子被理解的需要」,對孩子的內在世界「感同身受」。

好比當孩子受到挫折或委屈時,對她說:「我知道妳很努力,但是還是沒有成功,妳一定覺得很沮喪。」這些貼近內心的話語,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累積千萬次,日後她遇到挫折時,會對自己說:「事情沒有如我所願,我很難過,但我知道自己已經盡力了。」

被重要的人理解與接納,所以能夠用同樣的方式對待自己。

 

自小缺乏被母親同理,所以也看不到自己的好

被照顧者同理的好經驗,最後轉變成孩子心智中理解自己的能力。而有能力同理自己的人,即使在挫敗時,也能看到自己正向的一面,也就是能同時看到半杯水的「缺」和「有」。這樣的人,有能力安慰自己,鼓勵自己往前邁進,也不容易被挫折打敗。

這種深植於心的同理能力,也會展現在與他人的關係中。當對方展現出不好的一面時,他們不會立刻受挫而中斷關係。他們能回憶起對方好的一面,願意嘗試了解對方,讓關係有延續和成長的可能。

案例中的青蓮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子,在重男輕女的母親心中,兒子比較能得到體貼與同理,身為女兒的她,則需要背負很多責任,而她的需求常被忽略。

自小缺乏被母親同理的好經驗,讓她吸收了總是看到「壞/缺」的態度,對於自己的「好/有」沒有信心。

一個人如果不能發自內心看到對方以及自己身上的「好」,就很難貼心地真正對別人「好」。

青蓮發現與母親在一起時,自己總是無法控制地「挑剔」起來,可能是因為她心裡覺得母親從來沒有看見自己的「好」,得不到同理的空洞,讓她無法用直接傳遞「好」的方式去表達愛。

取而代之的,是用另一種不貼近內心的形式,例如以自我中心的方式去理解對方的需求。

表面上希望滿足對方,實際上只有滿足到自己。就像青蓮以自己的方式去對母親好,卻不見得貼近母親內心的需要。

 

摘自 黃惠萱《愛媽媽,為什麼這麼難?:38種暖方式,把母女關係愛回來》/寶瓶文化

 

Photo:Pezibea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