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度的勇敢: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

當人生遭遇巨變後,願意再站起來的力量,往往源自於心裡覺得「對不起」。因為你覺得別人因為你受到了影響,你不想看他們絕望,見他們哭,尤其是家人。

當人生遭遇巨變後,願意再站起來的力量,往往源自於心裡覺得「對不起」。因為你覺得別人因為你受到了影響,你不想看他們絕望,見他們哭,尤其是家人。

其實,後來我才知道,在我剛發生事情時,好多親戚好友親眼見到我的傷勢之後,都跑到病房外面哭。

爸媽當然也不例外,但是他們從來不會直接在我面前掉淚,或把自己的情緒渲染回來給我。不過我知道他們都哭過了好幾回,也聽爸爸提及起初因為擔心、睡不好,連吃了幾夜的安眠藥。

反之,我也擔心過家人好幾回。回想我還在醫院的時候,很多的情緒反應都較為劇烈。某一天,爸媽只是要和妹妹交班騎車回家而已,我腦海裡,便瞬間衝出了很多不好的畫面。

我嚇得直發抖,爸媽就要走出我的視線範圍了,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活動,而且還要騎車。他們……不會怎麼樣吧?想到這個點上,我便直接大喊說:「回到家要說喔!要打給我,或者Line!一定要說!」

爸媽微笑回應:「幹嘛啦!我們又不是小孩子,會平安騎車回家啦~」

「反正到家一定要說!一定要說!不管啦!拜託你們,可以說一下嗎?」我情緒有點激動,是他們再不說好,我就要心慌到抓狂的程度。

「好啦~會說,會說!妳們兩個今晚要互相照顧,好好待著喔。」我總算聽到了渴望的答案,但我最後還是默唸了好幾聲「阿彌陀佛」,才願意將這股不安的感受慢慢放下。

 

從鬼門關回來,轉念

意外,原本是離我們一家人好遙遠的事情。真實,卻也不真實。每當透過新聞得知發生天災或意外,我們通常都是搖搖頭、祈禱一下,慶幸自己與家人能夠平安無事,相互叮囑幾聲,便轉台繼續過日子般的事件,居然風水輪流轉到我的身上了。

我曾經這麼思考,這件意外會不會幸好是發生在我身上呢?如果是爸爸、媽媽、妹妹,或其他任何一個,會不會都沒有足夠的體力,以及稍微樂觀的個性去面對它?又或者我已經替自己的男友、老公,甚至是未出世的孩子,把災害擋了下來?上帝一定得把這樣的苦難,平均分攤給世上不同的家庭。以不同的形式,揀選出一個合適的人去承接,這樣才夠公平啊。就像古代花木蘭代父出征一樣,家裡總要有個男兒被徵召,前往最危險的戰場,保家衛國一樣。

如果從這個角度去想,我總會感覺好過那麼一些。

二阿姨幾年前就開始研究紫微斗數。八仙事件發生後,她把我的事情告訴授課老師。老師幫我查看了命盤,寫了一張批示,簡而言之,是這麼說的:「民國一百零四年該女的命格上,本來就容易衍生有家歸不得的效應,再推算至六月二十七號晚上八點左右,八仙樂園本身就已形成一個凶險的地氣,剛好那個時間點又是一個極為兇惡的時刻,該女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獄無門硬要闖,所以事情就此發生了。其實該女的命數差點結束(最壞的情況是死亡!),但因為她的雙親是命中的福星,所以在她受傷後做的任何決定,都至關重要,且深深影響了後來的走勢,最後才導致黃泉的路上,沒有她的芳蹤,最終於一切能開始明朗化的九月份出院。」

看完了解釋,第一剎那,我覺得心裡毛毛的。這麼一說,我其實差點死掉。雖然沒有人能真的去與閻王核對生死簿,不過是我爸媽把我救回來的,就這一點,我直接相信。

自從事發隔天,爸媽毅然決然幫我轉院,說千萬要確保我能得到最好的治療與資源,到後來白血球直掉的那一次,爸爸日日憂心,直說一定要轉到加護病房才行,再拖下去,他怕會真的發生危險。

爸媽的人生算是平順的,他們的能量唯有在女兒受傷的期間內,才慢慢地被消耗,但也成功地轉移到我身上了。我相信他們為我做的每一次決定,在醫療團隊的急救外,也都間接發揮了加乘作用。

雖然在照護的過程中,我們偶爾也會因為雙方敏感而疲憊的心情,彼此發生爭執。我心智年齡低落,隨著無法自理的身體功能,更一併下修了十歲。雖然我十分依賴每分每秒照顧我的家人,但也偶爾認為他們為何不能完全同理我的感受呢?不過,後來想想,確實不能,因為他們並不是當事人,只有我才是。而這麼要求他們,是不公平的。

媽媽曾對醫師提過,如果可以的話,想把自己的皮膚割給我使用之類的話,這代表了他們也在間接地受苦著。但無法像做家事一樣,分擔我正在承受的劫難,更何況「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媽媽曾經半開玩笑的說:「是不是老天爺看到她和爸爸,整天躺在床上,玩太多Candy Crush了,所以要懲罰他們?」

我覺得好氣又好笑,不過,好像也有這種可能。但這懲罰不單單是要讓他們忙碌傷神,最主要,也應該是希望我自身有所改變。透過這沉痛的經歷,讓我體悟與參透。

 

我們受傷的意義,學習面對每一個明天

我們這四百九十九個年輕的小孩,被上天這麼一指劃,受盡了折磨,但最終其實是希望能被組成一個超大的班級。有的需要透過巨變,更靠近爸媽;有的需要透過磨難,徹頭徹尾被轉變成一個心智成熟的人;有的需要透過椎心刺骨的經歷,扎扎實實地長出同理心,以後好被指派去從事更崇高的事情;有的需要透過這個淚流滿面的故事,在擦乾眼淚後,成為一個不凡的人。

「智慧的人都吃過特多苦,情商高的人都受過巨大的磨難。」這是馬雲說過的話。

隨著認識的傷友越多,我經常會坐在復健教室中觀察、思考每一個人的模樣。大家原本是怎樣的人,不足的部分是什麼,最後又會成為怎麼樣的人,受傷的意義,會在哪一個角落中找到。

如果真有光芒強大的「意義」存在這世上,且能被找到,那麼健忘的人們,終有一天也能沐浴在它的光芒下,盈著淚水、點點頭,並釋懷於痛。

最後我想說,我的故事只是四百九十九個傷者的其中一個,而我的家庭也只是四百九十九個家庭的其中一個縮影。當你在看這本書的時候,相信我們都還在學習面對每一個明天,等待意義的光芒晴過陰影的面積,微風再次吹拂進來的時候。

 

摘自陳寧《15度的勇敢: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寶瓶文化

 

照片提供:寶瓶文化

數位編輯:吳佩珊、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