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孩子被外人指責了 媽媽第一個檢討的是自己 這樣做太沈重

家裡的長輩經常告誡我,妳是姐姐,妳要做好榜樣給弟弟妹妹,妳要幫忙照顧弟弟妹妹。我把這些話牢牢記在心裡,於是,我努力地做好自己,我不能做出讓家裡擔心的事情。即使弟妹們犯錯,我一定要好好照顧他們,他們犯錯,就由我這個大姐來扛。

以下是一位真實母親和小時候的經驗:

身為一位母親,我發現自己過去在原生家庭的生活經驗,影響目前我跟孩子的互動關係,並且奪走了本該屬於我們的美好經驗。

矛盾、不合常理的情緒或習慣,是一種徵兆

我的孩子從小一開始,每天都很開心地上學;我也喜歡看著孩子快樂上學的樣子。放學後,我接到孩子,孩子滔滔不決說他今天上課的情形。但是,日子久了,我自己發現我跟孩子每天都需要為著上學而感到焦慮,即使他每天快樂地出門,但當他回家之後,我卻經常聽到他在學校發生事情,尤其是他抱怨或是我看到他被老師寫聯絡簿那些不好的話語時,我都忍不住的會開口安慰我的孩子,讓孩子感受到我知道你的辛苦;但我也拼命地告訴孩子,要如何去解決問題。

於是,孩子對於上學這件事情的興奮感開始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疲累的狀態。他的嘴上開始常常掛著這句話,「好啦!我知道啦!」。而我每次只要孩子在學校遇到甚麼事情,或者我從別人口中聽到有關孩子發生什麼事情,我馬上神經緊繃,急著想知道發生甚麼事。而孩子原本樂於分享學校生活的興奮,就在我的緊張焦慮心情,逐漸的被消磨殆盡了。

但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但相同的事情卻一直發生,我常在跟孩子對話完畢後,選擇向孩子道歉,也總是不斷和自己拉鋸著:「這只是一點小事而已,不要太在意」。但我還是覺得很自責,心裡總有個聲音在提醒我:「孩子有問題,都是我不好!」

某天,學校老師又在跟我說明我的孩子在學校與同學發生衝突的事情後,我帶著疲累的心,在親職團體的課堂上,重新在訴說這個故事時,課堂老師望著我,語氣溫和地說:「我很好奇,我感覺到你有一種束縛在妳的身上,那種束縛好像是跟妳說,你要把事情做好,做不好很丟臉。是這樣嗎?」。我當時腦海裡馬上浮現「沒錯,這就是我的想法。」頓時,兒時與家人互動的畫面,宛如排山倒海而來,將我的記憶拉回童年時光。

小時候,我有四個兄弟姊妹,我是老大,我們家是個三代同堂的大家庭,家裡的長輩經常告誡我,妳是姐姐,妳要做好榜樣給弟弟妹妹,妳要幫忙照顧弟弟妹妹。我把這些話牢牢記在心裡,於是,我努力地做好自己,我不能做出讓家裡擔心的事情。即使弟妹們犯錯,我一定要好好照顧他們,他們犯錯,就由我這個大姐來扛。

正因如此,我覺得每次在家裡的時候,我就需要時時提醒我自己,我要當乖小孩,當我聽到媽媽說:「謝謝妳幫我照顧弟妹,讓我不用那麼辛苦。」,我更相信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看著媽媽辛苦的背影,我在心中暗暗的發誓,我一定要快快長大。

 

童年的早年經驗、行為模式,會在日後相近狀況中重現

長大之後,隨著時間忘記了童年的成長歷程,而在為人父母之後,一旦發現孩子的困擾行為或是飽受他人批評的教養壓力時,許多家長會淪陷在一片情緒之海而動彈不得,無法協助孩子走出困境。

當家長回想自己小時候就立志做乖小孩的經驗和緊張情緒時,才會突然發現到隱而未現的童年經驗,正在時時刻刻影響著父母如何對待孩子的行為,也導致父母無法產生「人會從錯誤中吸取教訓」的正向觀點。父母過去成長過程中未處理的遺憾,導致父母在教養過程中,是在處理自己過去遺留的問題,而非眼前需要幫助的孩子。由於「過去未解決的事」,會深刻影響父母的內在思考和人際關係。

因此,有時當父母被孩子的問題行為困住時,或許父母需要先回頭照顧與覺察自己的內在小孩。或許在父母過去的片段記憶中,正是造成父母與孩子目前關係破裂的主因。而這些過去的記憶,正是父母源自於童年的創傷經驗,影響父母的教養態度。

 


Photo:4144132,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