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革熱與滅蚊!

其實登革熱與伊波拉病毒性質類似,都是熱帶出血性疾病,只是致死率沒有伊波拉病毒那麼高,牠是透過兩種蚊子,埃及斑與白線斑蚊攜帶病毒,這兩種蚊子蠻好認的,腳像雨傘節或斑馬一樣,黑白交錯。其實大規模在水溝裡噴藥或罐海水,效果並不大,通常只有在南部才有的埃及斑蚊常產卵在易乾的積水窪處,或者是廢輪胎,有殘餘水的瓶瓶罐罐、花盆承盤……等地方,因為在溝渠裡的孑孓容易被其他生物給吃掉,況且孑孓也不是長期生活在水裡面,牠們必須浮在水面上呼吸,而且沒幾天就羽化飛離水面。

「哇!太神奇了,高雄市政府要引海水入市區淹死蚊子!」B寶看著報紙嚷著。

「我看這真的是病急亂投醫了!」A寶評論著。

「可是報紙說實驗有效耶!水溝裡放進二百隻孑孓,灌海水進去,只剩兩隻存活,有效率百分之九十九。」

 

我看AB寶你來我往地討論,也湊過去:「沒錯,妹妹拿的這份報紙向來支持民進黨執政的高雄市政府,可是你們看另外一份素來對民進黨比較不友善的媒體,就披露了另一個事實:對照組,也就是只倒入普通清水的水溝,結果孑孓也只有四隻存活,有效率百分之九十八,其實以這麼少的樣本數與實驗來說,兩者幾乎沒有差別。」

 

B寶問我:「那你支不支持高雄市政府的作法?」

我笑笑說:「我肯定政府想盡辦法想滅蚊的苦心,但是站在生態觀點,我當然不贊成大規模引進海水,將市區內的溝渠全部鹽化,破壞了溝渠原本的生態平衡或環環相扣的食物鏈。

A寶深思:「只看甲報,會以為這是非常棒的方法,看了乙報,反而會認為這種方法根本不管用,真可怕,兩者雖然報導的都是事實,可是卻會操控我們的觀點或立場。

我點點頭:「這也是我常提醒你們的,不要被單一事實給誤導,最好不同立場不同觀點的報導都要看,我們才有可能得到比較客觀一點的真相。」

B寶繼續唸著報導:「今年(2014年)高雄已有超過萬名本土登革熱病例,近百例為登革出血熱,數十人死亡,哇!還真可怕!難怪高雄市政府什麼奇招都願意試一試了!」

 

我嘆了一口氣:「其實登革熱與伊波拉病毒性質類似,都是熱帶出血性疾病,只是致死率沒有伊波拉病毒那麼高,牠是透過兩種蚊子,埃及斑與白線斑蚊攜帶病毒,這兩種蚊子蠻好認的,腳像雨傘節或斑馬一樣,黑白交錯。其實大規模在水溝裡噴藥或罐海水,效果並不大,通常只有在南部才有的埃及斑蚊常產卵在易乾的積水窪處,或者是廢輪胎,有殘餘水的瓶瓶罐罐、花盆承盤……等地方,因為在溝渠裡的孑孓容易被其他生物給吃掉,況且孑孓也不是長期生活在水裡面,牠們必須浮在水面上呼吸,而且沒幾天就羽化飛離水面。

 

A寶有點好奇:「為什麼高雄有上萬人感染登革熱,台北卻沒有聽說?難道蚊子也會挑地方?」

我笑笑:「大概這兩種蚊子的幼蟲只生活在比較溫暖的環境,台北有時溫度比較低吧?」

B寶問:「為什麼你不贊成噴藥滅蚊,但是每次政府發現登革熱,附近一定地毯式的,全面噴藥。」

 

我提醒她們:「以前跟你們提過伊波拉或其他病毒性感染的特性,一定必須依附在活生生的生物內,病毒不像細菌,可以獨立存活及繁衍。所以只要我們附近沒有人得登革熱,我們就不可能得登革熱,因為蚊子理論上飛不遠,除非藉著交通工具搭順風車,不然通常牠們一輩子只會在孵化出來附近幾十公尺內活動。

B寶還是沒聽懂:「這跟立刻全面噴藥有關係嗎?」

我回答:「因為登革熱的患者在發病前一天到發病前五天之中,是所謂病毒血期,在這六天之內蚊子叮咬了患者。蚊子就帶有病原,蚊子在帶原的八到十二天後可傳染給人。因此,若站在防止疫情擴大的角度而言,有所謂防疫的黃金七天,也就是在發現有患者的七天內,撲滅患者居住附近的所有蚊子,就可以控制感染擴大。

 

A寶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可是為什麼媒體報導從來沒有提到這些知識呢?」

我鼓勵她們:「或許媒體記者沒有足夠的好奇心吧?我們看新聞報導的時候要思考,也要懂得質疑,當然更重要的是要有追根究柢的好奇心!」

 

 

 

 

Photo:Harold Navarro ,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