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波隆納插畫獎 陳又凌 用畫筆替山發聲

陳又凌表示,《會生氣的山》的創作動機是根據親身的經歷。「五年前結婚時,我搬到新店的山上住,發現附近新開發的建案愈來愈多。我當時覺得:為什麼要蓋那麼多房子?這裡聯外道路只有一條,每天早上八點跟下午五點,工程車的進出量很大,似乎已經超過山的負荷。」

陳又凌是國內近年來備受矚目的插畫家。從小愛畫畫的她,一直以學校課業為重,考大學時才決定走美術這條路。輔大應用美術系畢業後,她先在雜誌社擔任美術設計,後因身心俱疲而辭職,隻身前往荷蘭烏特勒支藝術學院(Utrecht School of the Arts)進修。學成歸國後改當自由工作者,一圓持續創作的夢想。

即使離開打卡上班的日子,陳又凌也沒有鬆懈,反而自律安排時間,努力畫畫。她的作品逐漸在國際間嶄露頭角,2015年及 2016年連續獲得義大利波隆納插畫獎。她去年出版的繪本《台灣地圖》,以令人驚豔的插畫,讓全世界認識台灣美景,還登上各大書店排行榜。世大運期間,她受邀為台北市設計結合運動賽事的紀念明信片,掀起一股收藏熱潮。


目睹人為破壞,新作畫出山的不滿

創作源源不絕的陳又凌,今年再以繪本《會生氣的山》,帶來不一樣的感受。

故事開頭,一座平靜翠綠的山丘,裡面有許多可愛的小動物棲息。這美麗的大自然突然來了一群不速之客,朝著山又是測量、又是指指點點。緊接著出現「轟隆轟隆轟隆!」的陣陣巨響,各式各樣大型工程車長驅直入,無情的濫墾濫伐。幾天後,山上竟然矗立起一幢幢施工中的建物。不間斷的嘈雜聲加上持續的破壞,山再也無法忍受,瞬間噴發出象徵怒火的熔岩,將鷹架、人車重重拋飛。

原來山不是悶不吭聲的!隨著故事的發展,讀者跟著山的情緒起伏,從不安到暴怒,再恢復原來的歡樂,彷彿內心也受到強烈的衝擊。

陳又凌表示,這次的創作動機是根據親身的經歷。「五年前結婚時,我搬到新店的山上住,發現附近新開發的建案愈來愈多。我當時覺得:為什麼要蓋那麼多房子?這裡聯外道路只有一條,每天早上八點跟下午五點,工程車的進出量很大,似乎已經超過山的負荷。」尤其,山在短短的時間內慘遭破壞,更讓她有感而發,「看到遠處山頭被剷平時,我心想,如果我是那座山,應該會生氣吧?那就像我的頭髮被剃掉一樣。」

陳又凌開始著手以第一人稱的角度,思考如何以繪畫表達「生氣的山」?「它生氣或不開心了,會火山爆發嗎?還是發生什麼天災呢?」陳又凌反覆琢磨故事的架構,先畫出的五幅主要作品,也獲得2016年義大利波隆納插畫獎,以及韓國南怡島國際繪本插畫大賽優選獎。


從畫作改成繪本,畫風經歷過大調整

不過,得獎不等於一切水到渠成。陳又凌一心想把畫作發展成繪本,過程卻非想像的容易。陳又凌說,在波隆納參展時她就遇到了挫折,「國外的編輯或出版社聽到我想出書,反應都只是說畫得很可愛,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事實上,這並不是個可愛的故事,為什麼大家都說它可愛?我有點失落,也一度懷疑這可能不是件好作品。」

面臨考驗的陳又凌並沒有放棄,她決定大幅度調整畫風。「創作畫的時候,我很自然就把山擬人化,讓它有表情,本來以為這可以很簡潔的了解山的情緒。但在繪本創作過程中,我決定把山的表情拿掉,改用小動物的反應去解釋一切。例如發現有外來的人,牠們是害怕、歡迎,還是有點緊張?」陳又凌解釋。

經過近兩年不斷的修改討論,《會生氣的山》終於出版,以頗富新意且完整的故事型態呈現,繪本的用色溫暖和諧,圖像結構清晰明朗。山的表情雖然拿掉了,讀者反而注意到細節的豐富。例如,故事裡的小動物逃離家園時仍不時回頭,模樣相當惹人憐愛,以及重新回到山裡後,動物開心的在綠地打滾玩耍的樣子,這些都讓親子共讀的過程,多了尋找的趣味。陳又凌透露,「有一隻在繪本裡潛伏已久、只露出局部的動物,最後會以全貌出現,大家可以找找看喔!」


山的命運交由讀者決定

有趣的是,陳又凌最後並沒有安排明確的結局,甚至建商和工人也沒有遭到懲罰,只用了「很久很久以後,有一座山⋯⋯」,由讀者自己決定與思考人和自然未來的關係。對於採開放式的結尾,陳又凌的想法是:「你濫墾的時候,就會有土石流、山崩,人類也是受害者,你不需要再做任何懲罰,實際上就已經得到懲罰了。或許我們應該換個角度思考,當山被破壞了,要怎麼讓它修復,甚至變得更好?」

另外,即便《會生氣的山》饒富環保寓意,陳又凌也強調,並沒有要積極提倡什麼,「只是看到這樣的情形擺在眼前,我覺得有必要說出來,因為不能用如此激烈的手段破壞生活的環境。」她希望大家抱著輕鬆的心情欣賞,享受繪本帶來的驚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