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年紀一把還不成熟,不是因為不會老,是因為不負責

為自己任何時候的選擇與決定做出承擔,表現對一切結果的接納並且不去批判,是成熟的表現。

為你的選擇負起責任

運動完,我坐在哈拉影城前星巴克的露天椅上休息。身旁一位中年男士,全身踏板勇士的行頭,外加一台外行人都知道價值不斐的腳踏車,因為距離太近,我們就聊了起來。他是做腳踏車配件的代理商,一邊跟我說著腳踏車運動帶給他的快樂,一邊跟我分享腳踏車運動和產品選用的知識。離去前給了我一張名片,告訴我,他院子裡的櫻花正在盛開。

其實,我是很愛騎腳踏車的,但是我一直對於公路自行車有著負面陰影。這個陰影來自我國中一年級升二年級的暑假。當時很有名的牌子除了捷安特,就是來禮自行車。對一個國中生來說,當時這兩個牌子都是碰不起的。按當時的價格八九千已經是天價,上萬元的車那是天菜。我用二千多元的價錢,自行決定買了一台不是大牌的腳踏車,我記得是藍色的車架,美麗的外型是我夢寐以求。

我興高采烈地牽著車回家,父親回家後看見腳踏車,二話不說就開始火大,並且叫我牽回去退。我當然百般不願,我不明白一個孩子買一台腳踏車騎有什麼好生氣?又不是什麼不良嗜好。而且才剛高高興興地買了,不到幾小時又要我厚著臉皮牽回去退,原因竟然是老爸反對!這可是太丟臉的事。我抵死不從,老爸拿出鋸子,威脅我,要是不退就當場把車架鋸斷。看來他是打算,若我不退車,也不讓我擁有和騎乘。最後我是百般不願地妥協了,但是心中已經種下對父親諸多的憤恨,因為這不是第一次。另一次是我在寒假時用壓歲錢買了一些飛機模型,也是被他一腳一盒地踩碎,然後把我趕出家門。

我在種滿櫻花的腳踏車店裡,看著動輒上萬、甚至數十萬的腳踏車,心中想起這段往事。以前買不起的,現在可能輕鬆地可以擁有,但那一段渴望的歲月和充沛的精力,是永遠回不來了。

小小年紀的我其實喜靜不喜動,我會給自己找一些樂子,自己玩得開心。如果我變得外向,變得叛逆,變得極端,變得暴戾,那是因為我有一個很好的榜樣,就是我的父親。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認定「都是他」造成了我的性格反叛和扭曲。越是這樣想,我的行為就越乖張偏差。可能老爸一開始想要把我「校正」吧,卻適得其反。

當時有「大哥」想要吸收我,對當時的我其實極具誘惑。有人關照、有人挺,好過在家被「糟蹋」、被輕視。甚至大哥黑星手槍都已經亮在我面前說要給我保管,跟我說等我十八歲,門口那台黑色賓士就是我的。當時又高興,又害怕。一個聲音在心底浮現:「這不是你要走的路。」奇怪的是我竟然聽了!然後拒絕了這位大哥。從此,我沒有再踏進他的電動玩具店,只是,我依舊喜歡找狐群狗黨飆車、夜遊、耍帥、把妹。雖然不混黑道,但我也沒學好就是。所以一路顛簸,出社會後就算努力,成績還是有限,依然被人瞧不起。

我想,以我的人生犯下的許多錯誤,我可能不是個好教材,也不具備教導人的資格。但有一點我絕對有資格跟兄弟你分享,那就是「負起責任,不再將今日的不幸責怪家人」。這是我被神教導後最深最深的領悟。

父母當年「不准」的事情太多了,要是每一件都大到足以影響我們的人生,那我們過的其實不是我們自己的生命。不要忘記我們每個人都對自己有主導權,包括「要不要聽從父母」。父母說家裡窮,你不能讀書需要去賺錢,你就算不願意,也是聽從了,長大後卻難免埋怨。這是對自己當時的決定不負責任的表現。要聽從,就別怨,不然就另找出路(像是自己買書來偷時間讀,或是做好目標的設立,例如多久後要去學校上學),然後為這新選擇負起責任,這是男子漢的承擔。

我們不能什麼都怪父母,不讓我們買車、因為要賺錢不讓我們上學,或許可以怪父母,因為他們的愛,其實他們願意承擔所有我們的責怪。可是我們在外面幹了不該幹的事情,走上不該走的路,該怪誰呢?

答案很清楚的是「自己」。但我們從不是真正的「怪自己」。要是真怪自己,你不會還拿父母出來做理由。成長過程的所有經歷,父母是有責任,但這責任不會無限上綱。身為有自主意志的靈長類動物,我們自己負有更多的責任。

往者已矣,改變思惟,扭轉信念,你就能看見方向與目標,讓自己不再航行茫茫大海。為自己任何時候的選擇與決定做出承擔,表現對一切結果的接納並且不去批判,是成熟的表現。

很多人活到年紀一把還不成熟,不是因為不會老,是因為不負責。

 

摘自 謝明杰《懂你自己,才能做你自己》/ 商周出版

 

Photo:mber Wolf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