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內在小孩長大 找到相信的力量

回到那個畫面後,年輕女孩安靜下來了,淚水不停滑落。我將對話的速度放得很慢,好讓她能好好陪伴當年那個沒人陪伴的小女孩。

年輕女孩來找我談話。我的工作頗忙,時間有限,但還是撥出一個晚上與她談話,因為她曾是我的學生,也與我談過幾次話,我們早已像親人般親近了,我在心裡將她當成女兒看待。

年輕女孩與我閒聊時,常興奮而生動地描述近來發生的生活瑣事。看著她比手畫腳,聽著她唱作俱佳,我總覺得這是個可愛、天真的女孩,可愛、天真是她美好的本質。

然而,年輕女孩在年紀還太小的時候,便遭遇了生活的磨難,她被迫一夕之間要長大成人,得開始學習照顧自己與家人,開始以勇敢、堅強的外表武裝自己,才不會被鄰居、同學欺負。只有在遇到極少數值得她信任的人時,才會展露出她的可愛與天真。

女孩在還不該長大的時候長大了,從此失去了本該被好好呵護的童年,她的心靈裡有深深的失落。

我從年輕女孩的失落裡與她對話,陪伴她重新回到那悲傷而孤單的童年——家中沒有其他人,她得自己綁著散亂、粗糙的馬尾,然後,出門上學。

回到那個畫面後,年輕女孩安靜下來了,淚水不停滑落。我將對話的速度放得很慢,好讓她能好好陪伴當年那個沒人陪伴的小女孩。

儘管需要陪伴,但小女孩不太相信有人願意陪伴她,也不太相信自己值得被陪伴,小女孩一臉倔強,冷冷回應:「真的嗎?妳真的會每天來陪我玩嗎?」

對話結束前,年輕女孩恢復了笑容,嘆道:「她好可愛呀。」我笑說:「她就是妳呀。」

對話結束後,我告訴年輕女孩:「我會一直陪著妳。」她低下了頭:「真的嗎?」我笑說:「那個倔強的小女孩又出現了。」她也笑了:「我就是她呀。」

在另一位朋友的陪同下,我們慢慢走著,離開了談話的地點。年輕女孩又開始比手畫腳、唱作俱佳,興奮而生動地談著生活瑣事了,她又展露了可愛、天真的美好本質。

我想起在對話過程裡,年輕女孩曾說,別人往往只看到她的勇敢與堅強的外表,卻不知在勇敢與堅強的背後,有著很深的悲傷與孤單。我問她:「在妳可愛、天真的背後,也有悲傷與孤單嗎?」她停頓了好久,方說:「沒有。」

是呀,可愛與天真是她的本質,而堅強、勇敢是悲傷與孤單帶給她的資源,她在歷經生活的磨難後,昂然走過來了。

臨走前,我浮現一絲父親對女兒的掛心,遂請她回到家後,傳個訊息給我。

年輕女孩稍晚傳了一則可愛的訊息:「老師,我到家囉!不用擔心。你沒有宗教信仰對吧,但我有,如果你相信生命會善待你,那我現在相信的就是我們家的神明會善待我。

Photo:Skitterphoto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