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陰影」中拿回人生的主導權

如果生命是一座森林,所謂的完整,就是能夠穿透自己如樹影般的陰影,然後看見,陰影的背面亦是光明。
  • 書摘
  • 2018-01-29
  • 瀏覽數4,054

【情緒陰影・母親原型】

那天,放學後帶著女兒和兒子去吃飯。一個心情不太好的日子,照慣例得要來杯珍珠奶茶,平衡自己的心情。天氣很冷,天上又開始飄起雨。接過店員遞過來的珍珠奶茶後,立馬想要鑽回車上,兒子跟在我身後,迅速地回到車邊。

 

轉身一看,卻看到女兒還在飲料店櫃檯前發呆。呼喚她的同時,店員也提醒她母親和弟弟已離去,她急忙坐上車,垮下了臉,開始氣呼呼地碎念:「你怎麼可以不等我?你怎麼可以不叫我?」

 

我心裡有點冤枉,告訴她:「媽媽怎麼可能不等你呢?我剛剛不是看到你還沒來,就叫你了嗎?」

 

她仍然難以平復,就像張口就壞掉的收音機,反覆播放著相同的走音的旋律。車廂裡的我們,碰撞出一股難以言喻的窒礙的氣氛。

 

我突然想起女兒小時候的經驗。
她有一個忙碌的爸爸,和一個在念博士班又懷孕的媽媽。她兩歲的那年,因為我們實在忙不過來,將她送回南部阿嬤家「託養」。卻又正逢阿嬤更年期失衡狀態,當阿嬤身體狀況不太好時,女兒又會被送到兩個小姑家輪流照看。

 

想到這裡,我似乎理解了她情緒背後的不安,於是閉上了嘴,用聆聽來接住她的抱怨。她的碎唸聲卻逐漸轉小,留下窗外沙沙的風雨聲。

 

到家後,我停好車。女兒卻遲遲沒有要下車的模樣,小聲猶豫地說了句:「我就是怕被你弄丟嘛!」

 

我轉頭看著她,對她說:「我知道。所以我打算等下好好地聽你說這件事。」

 

她似乎有點滿意地跳下車。

我喚女兒來坐在腿上,看著她的眼睛。
她又說了一次:「我就是怕被你弄丟嘛!」


我再想起自己是個時常會將手機和皮包忘在餐廳的糊塗媽媽,於是問她:「你是覺得媽媽會像弄丟手機皮包一樣,把你弄丟嗎?」

她居然給我點點頭。(真是好樣的,原來女兒覺得她在我心中的地位,跟手機和皮包是一樣的...)

 

想了想,我又問她:「你有看過有人弄丟她的頭頭嗎?」她搖搖頭。
「你有看過有人弄丟他的手手嗎?」她又搖搖頭。

 

「對媽媽來說,你就跟媽媽的頭頭和手手一樣。」她專注地看著我。

「你剛出生的時候,身上有一條臍帶,把我們連著。雖然那條臍帶已經被剪掉了,但在媽媽心中,那條臍帶還連著我們。所以對媽媽來說,你就跟我的頭頭手手和腳腳一樣重要。」她突然靠上來抱著我。

 

「你有看過有人弄丟她的頭頭手手和腳腳嗎?」

她搖搖頭,又哭又笑。

 

我倒是想起自己小時候,時常感覺到被「弄丟」的經驗。
在大賣場裡,我多次弄丟了媽媽的手,在陌生的環境和人群中,一個人焦急地流著眼淚。

 

長大以後,這種感覺逐漸擴大成人際和伴侶關係中的不安。

好幾次,在分析中,治療師不厭其煩地用聆聽「接住」了這種感覺。


我非常感謝他(們),從來沒有用什麼詭異的名詞來隨便定義我。於是突然有一天,我發現自己身上開始有了這種「接住」別人的能力。

 

有些時候能接住所愛的人,更多的時候感受到自己被伴侶給穩穩地接著,不知不覺長出更多力量,「接住」更多案主,陪伴他們和我一起成長。

 

在接住和被接住的過程中,我們好像慢慢地把弄丟的自己找回來了...

 

就在和女兒相互擁抱的那一刻,看似我接住了她,卻更像是也接住了自己--
那個年幼焦急且慌張的自己。

 

喔,原來,面對情緒背後的陰影就是這樣,是一生的功課啊。

你學習看見自己的成長了嗎?
也願意看見別人的成長了嗎?

 

#情緒陰影》的存在價值,就是讓我們學習不要輕易否定你和你所愛的人內心的陰暗

【情緒陰影・反抗者原型原型】

反抗者原型(Rebel)─ 我不想遵守規定!

光明面:對合法體制的批判性思考與適度反抗。

陰影面:夾帶著個人議題,形成具有「演出」性質的反抗行動。

「反抗者」原型的行動力,是透過反抗權威去引發變革,對於權威的表述往往有許多批判性的想法和行動,對於法治的權力(也就是人在社會上被規定需要遵守的規則)有反動的欲望。因此,「反抗者」原型可能驅動我們成為一個有清楚立場的革命分子,去反對所謂「合法」權威對人們的束縛,比如說:老闆對員工、父母對孩子。

然而,「反抗者」卻不一定總是憑著合理的原因去反對權威。有時,我們可能夾帶著自我的意氣用事,表現出其實是「為反對而反對」的衝動行為,「人家要我遵守什麼,我就偏偏不想那麼做」。還有些時候,我們為了想要引起關注,或者順應社會流行的趨勢,而刻意要「展演」出「反抗者」的特質。

總而言之,「反抗者」原型意味著我們內在對於「順從」的反叛,我們內在那股根本不想乖乖順服的衝動的行動化。來看看下面的例子。

玟婷從小就是個典型的乖孩子,身為家中的老大、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的姊姊,她十分明白自己要聽話順從,才能建築起自己在家裡的位置。

「妳是姊姊,要讓弟弟妹妹!」
「妳是怎麼看的,怎麼讓弟弟跌倒了?」
「順便幫弟弟妹妹把便當盒洗一洗。」
「爸爸媽媽要出去,弟弟妹妹就交給妳了!」

爸爸媽媽的每一句交代,對玟婷來說都像聖旨那樣的尊貴。她心裡明白,家裡的老二妹妹出生時,爭去了父母原本對她的關愛一半;家裡的老么弟弟出生後,再把她僅剩的一半關愛又奪走了將近一半……,如果不乖乖聽話,在父母心裡,她還有什麼價值呢?

然而,玟婷的父母都不知道,她在學校和在家裡的模樣,簡直是天差地遠。如果她在家是張乖乖牌,那麼一到學校,這張牌就翻到叛逆的那邊了。這股傾向在玟婷高中時達到高峰,當年,她照父母期待念了重升學率的私立學校,被同學選為班上的學藝股長,但她對學校要學生留校輔導的要求相當不以為然,便動起小腦筋,運用學藝股長可以借用導師職章來幫班級日誌蓋章這點,偷偷幫想翹課的同學們蓋章。

玟婷也非常具有煽動力,她私下帶頭反對學校禁止學生染髮,還和一群同學偷偷地趁三更半夜時,在學校大門口噴上抗議的紅色油漆。

不幸地,這次冒險的反抗行動被教官抓到了。玟婷的父母收到通知趕來學校,不可置信他們心裡頭乖巧的寶貝女兒,居然敢膽大包天地做出此等叛逆的舉動。但玟婷告訴她的父母,如果沒有做這些事,她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活下去才好?

其實,或許更值得我們(和玟婷的父母)關心的是:在這麼多的反抗行動中,玟婷究竟想要「反些什麼」?又究竟想要「反抗誰」呢?

這是「反抗者」原型在我們身上展現時,最值得問問自己的一句話。因為那些反抗的行為,或許只是為了幫助我們抒發長久以來受到權威壓抑的焦慮感。

 

面對「反抗者」的原型陰影,可以怎麼做?

想一想,當你想要反抗某些事情時,心裡的感受是什麼?這個感受的強度與你所遭遇的情境相符嗎?如果你發現自己反抗的力道,已經大於環境實際帶給你的壓迫,你覺得背後的原因可能是什麼?

回顧自己的童年,你會用「乖」、「順從」來形容過去的你嗎?有沒有哪些你所做的事情,其實是為了別人而做的?

如果你同時覺察到自己身上有「反抗」和「順從」的部分,可否試著從日常生活中去調整這兩個元素的比例,讓它們往五○%、五○%的比例靠近?

摘自 許皓宜《情緒陰影:「心靈整合之父」榮格,帶你認識內在原型,享受情緒自由》/ 遠流出版

 

Photo:Brooke Cagl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