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場長大、數學笨蛋的我成了千萬富婆

那場火改變了我的目標,從那一天起,我決心變富,決心不再為錢恐懼,我拚命學習。

十一年前,我的家裡發生一場大火,所有能稱為「回憶」的東西,在那場大火裡燃燒殆盡。那一天,我剛生產完,全身虛脫。電視台現場直播火場,我仰頭看著螢幕,腦子裡一片空白。

那場火改變了我的目標,從那一天起,我決心變富,決心不再為錢恐懼,我拚命學習。我不懂會計、不會看財務報表;我看不懂股票線圖、不會算複利;我任性、我散漫、我楞頭楞腦⋯⋯但是我有決心。我有決心,我不認輸,我不放棄。

 

菜市場長大、數學笨蛋的我一定要致富

新聞報導,「目前還不知道有沒有死傷。」火點是從我家燃起的,我們一定要負起責任。娘家僅有的一點存款,不知道夠不夠賠?我心裡也很清楚,那種老房子不會有保險,我的生活不知道會有什麼改變。那個當下,我覺得自己一貧如洗,掉入深淵。

從小,我沒什麼夢想。我沒有壓力───一般人會有的壓力───聰明、專業、上流、第一名⋯⋯沒有。

我是笨蛋,從小就是。

有次導師求我:「50,拜託。」她伸手環住我的左肩。「試一下,拿一半的分數就好,嗯?」我捏著考卷,頭髮幾乎披到了肩膀,一隻袖子鬆開垂了下來,沉默了幾秒鐘。

「50?」我說,同時想起數學老師跟我說:「同學,妳創新低了。」忍不住笑了起來。我知道自己不會一帆風順───我不聰明,長得不好看,但是眼前一切實在令人沮喪:意外的火災、零存款、即將到來的求償與負債……。

憑什麼?這麼不公平?

從小,我在菜市場裡長大。這是一個用現金交換東西的地方───蔬菜、豬肉、魚、水果───黑糊糊的紙鈔皺成一團,在黏滑的手間遞來遞去。

我小時候,常在棉被上看到老鼠。

牠們輕輕跳上棉被,把前爪搭在空中,直起了身子,抽抽鼻子,然後咬破枕套,扯動棉花團,用細細的爪子刮動木板,發出擦擦的聲音。即使深夜爬上我的被子,把我驚醒,牠們也敢直接對視,高高地舉起尾巴。

錢鼠悍,我也悍。生活在菜市場裡,我無所畏懼。

七歲那年,我把鳳梨切片,用塑膠袋包起來,抬高一成價格,蹲在路邊把東西賣出去。九歲那年,我批發「戳戳樂」,當起莊家,賺光小朋友的零用金。

十一歲,我站在小凳子上,捲起袖子,幫開美容院的媽媽的忙,在油膩膩的頭皮上打泡泡,替幾百個女人洗頭。

我懂錢,也賺過錢,我不會讓積欠卡債的家人擊倒,不會讓火災擊倒,不會讓考不過50分的自己擊倒,我不認輸。

那天晚上,我躺了一會,積聚力量,然後坐了起來。

想到下午發生的事,我突然發現,從推進手術室以來,已經三天三夜沒有睡覺。

一個小時前,老公回到醫院。他站在病床前,用手掌擦擦眼淚,雙眼通紅,像被擦傷了似的。

「不要擔心,」他的語調低沉粗重,「有我在。」

我像挨了雷擊似的,長久無語,最後他打破沉默,「我們還年輕,會有辦法的。」

那一天,我沒有哭。到了晚上,還是沒有。孩子躺在旁邊,眼睛朝上,手腳揮來揮去。握著孩子的手,我突然知道自己不要什麼了。「我不要這個結果。」我告訴自己,「我要賺錢。」我跟自己說,我就不信,賺不回來。我要賺到,多燒幾次都不怕的程度。

我要致富。

我就是這樣踏上了,屬於我的,致富之路。

 

母親教我窮人得認命

媽媽從小就跟我說,我是工人的孩子。工人的孩子窮,窮,就得認命。

九歲那年,我迷上有活動機關的立體書。我指著桌上的廣告紙,跟媽媽說,要是我能買這套立體書,那就太讚了。

「哪來的錢?」她說,「妳以為我洗一顆頭賺多少錢?」

媽媽的怨念不是沒有道理──她十三歲就輟學工作,賺的每分錢都拿回家裡。一直以來,哪個兄弟姐妹生病、缺錢、投資、賣保險,她幫忙到底。

有義氣又勤勞的媽媽,結婚後,沒有固定工作的啞巴叔叔、嬸嬸、堂姐、堂妹,奶奶,都跟她伸手要生活費。

媽媽賺得很快,花得也很快;錢從左手進、又往右手出,她對錢感到意興闌珊。為了紓解壓力,她只能亂買東西發洩,讓自己得到些許慰藉。媽媽工作二十幾年,最終沒存住錢。小的時候,每當我提出一項要求,哪怕只是買一張紙娃娃,「妳以為錢好賺啊?」始終是媽媽的回答。她哀怨又憤怒,彷彿命運跟自己作對。

有一天,陪媽媽買完東西回家,我不死心地遊說著:「我真的不能買嗎?真的不能?」

「妳是工人的孩子,懂嗎?工人!妳爸把妳叔叔丟給我,我還要付他孩子的學費。我要養兩個家,總共五個小孩!妳爸爸缺錢,就來跟我要,要不到就翻東西,我生意還要不要做?現在連妳也跟著要?」我看見她掀起了牙床,像生氣的狒狒朝我疵牙咧嘴。

這些話我不知聽過多少遍。今天,媽媽又多說一句:「腳踏實地!」我們已經走到門口,「不要跟人家比!妳比什麼呢?」

我哪有比呢?我很想追問,但再問下去,媽媽又要教訓我了。我突然想到,也許我對新圖畫書的要求,讓她心煩意亂。

「沒那個命,」媽媽掏出鑰匙準備開門,「要認,」她說。

我發起抖來,像是吹到一陣寒風。我心不在焉地對回憶中的母親嘟囔了一句:「如果無法改變自己對金錢的信念,任何書對你都沒用」。

沒用?

我突然想到,這幾年來,我看待錢的方式,跟媽媽一樣隨性。好久以來,我的打工費、研究金、全部買了衣服跟化妝品。我跟男友交往八年,這八年裡,我除了花光自己的兩萬元的研究補助金和講師鐘點費,還靠他的薪水付清房租和卡費。

火災以前,我一個月的開銷將近四萬元:房租、水電、手機通話費、吃飯、名牌⋯⋯很多東西沒用過幾次,堆在桌上,小山似得摞起來,歪歪斜斜。化妝品與保養品的罐子,剩下半罐,蒙上一層厚厚的灰;鞋子與包包發霉、變形,散落在床底⋯⋯從小以來,我跟媽媽一樣,賺得快,花得也快。錢往左手進、又往右手出,從來沒留住,也沒想過要留住。我沒存過錢,也沒想過管錢,我從不考慮人生,也不考慮將來。

「現在出事了,怎麼辦?」我看著孩子,熱血上湧。這孩子只有我了。我再不振作、再不努力,孩子怎麼辦?我想給她公平的起點,保護她,讓她未來不擔心錢,不要聽我抱怨。我想讓這孩子再也不要害怕,我想徹底跟過去斷絕。

我知道,我已經看到一些徵兆,它們透過窗子上的斑點,閃著光,像明亮的眼睛。我聽到媽媽低語:腳踏實地,錢很難賺,工人的孩子,要認命。

這信念錯在哪裡?

我突然想到一個點子───至少就「改變信念」而言很讚的點子───靈光乍現。

 

三個迷思

我坐起身,拿了紙筆,挑起眉毛、瞪大眼睛,彎下身去寫媽媽教給我的金錢信念:

一、工人的孩子,要認命。

二、賺錢要腳踏實地,一點一點賺。

三、錢難賺。

問題就出在這裡。盯著這幾行字,我慢慢提起筆,劃掉句號,潦草地寫了「?」。

每一條都值得懷疑。

首先,工人的孩子要認命?世界上最有錢的人之一,ZARA創辦人阿曼西奧.奧蒂嘉是鐵路工人的孩子,十三歲輟學當服裝店學徒,二十七歲開設自己的服裝廠,現在身價八百億美元。工人的孩子?他可沒認命啊!

第二個可疑的地方,是「錢要一點一點賺」。我回想認識的有錢人,沒有一個是「一點一點賺」的,他們往往以級數暴增的方式,讓資產快速累積───巴菲特就是,2008年金融危機,借給美國銀行、奇異、陶氏化學、瑞士再保、箭牌、高盛的貸款,讓他狂賺一百億⋯⋯哪是一點一點賺?就是暴利!

第三個可疑的地方,是「錢難賺」。我認識的另一位朋友,光靠祖產的一間店面,每個月租金收十萬,這錢不靠胼手胝足、腳踏實地,不是難賺,而是躺著賺!錢難賺?真的?

「信念」,我喃喃唸道。三個信念,三個疑點。媽媽告訴我的金錢信念,果然有問題!

 

改變自己對金錢的信念

那一瞬間,我決定畫一個表格,列出所有回想得起來的,跟錢有關的對話、動作、畫面,歸納我的猴子信念,然後,開始反駁。

「再不信我的話,」書用嘲諷的聲音說,「打算窮一輩子?」

我拿起一張紙,在右上角寫下「舊的信念」幾個字,左下角寫下p.1。我挪了挪紙,讓它對齊中央,寫下這些字。然後,我在每一句話後面,接上「這句話,讓我相信⋯⋯」


▍舊有信念:

1.妳以為我洗一顆頭賺多少錢?
2.妳以為錢好賺是不是?
3.妳是工人的孩子,要認命。
4.錢夠用就好,不要去比。
5.腳踏實地,不要投機。

我看著寫下的東西,不可置信地僵在那裡。

猴子信念,我酸楚地想著,把紙朝一旁推去,突然累了。

不改變金錢信念,什麼都沒用。

我該試著舉些例子反駁。盡力去做。然後開始盡力去想。


▍舊有信念:

1.妳以為我洗一顆頭賺多少錢?這句話,讓我相信……錢要一點一點賺。
2.妳以為錢好賺是不是?這句話,讓我相信……錢很難賺。
3.妳是工人的孩子,要認命。這句話,讓我相信……人會不會有錢,注定好的。
4.錢夠用就好,不要去比。這句話,讓我相信……追求富有是貪心的,要知足。
5.腳踏實地,不要投機。這句話,讓我相信……投機,是一件壞事。


1. 錢要一點一點賺?
牟墨林不是,巴菲特不是,我的朋友艾力克斯因為賣出未上市股票,賺了五百萬元。他們的錢都不是一點一點賺的。

2. 錢很難賺?
朋友強尼不是,他繼承的店面,一個月租金就收十萬元,他的錢不難賺;另一個朋友馬克也不是,家族經營麵條批發,他持有股權,固定收股利,卻從來不參與經營,他的股權分紅,一點也不難賺。

3. 人會不會有錢,注定好的?
我認識的老闆不是,他十三歲出來做鐵工廠學徒,六十八歲資產過億;劉奶奶不是,她出身富裕,家裡土地田產在六十歲前被先生敗光。沒有注定,各種結果都是隨時變動的。

4. 追求富有的人貪心?
比爾.蓋茲最求富有跟成功,他成功之後,捐出很多錢。貪心的人何必捐獻?想盡辦法留在自己身上不是很好嗎?

5. 投機是壞事?
巴菲特以投機為業,他賺來的大筆金錢,再投入公益基金會,消除世界上的貧窮跟痛苦。他是投機者,卻用賺來的錢幫了那麼多人,他難道做了壞事?

我垂下手,傻傻地望著自己寫下的東西。突然,我感到十分清醒, 「如果你無法改變自己對金錢的信念,任何書對你都沒用。」我說著,身體前傾,深吸一口氣。

透過雙膝之間的縫隙,我看得見頁面上的每一個字句、每一個標點符號、每一片空白的反光。我的眼珠在眼眶裡轉動,心臟咚咚地跳動,血液激動地流湧。然後,我告訴自己我要一步一步的翻轉人生。

 

摘自 李雅雯 《我用菜市場理財法,從月光族變富媽媽》/ 采實文化 

 

Photo:Caleb Stoke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