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無論你怎麼做,媽媽都會覺得不夠?

無論別人怎麼說,妳都比他人口中描述的更好、更聰明、更勇敢。請堅定帶著這份信念,好好的過屬於自己的生活。

妳真正的信念是什麼?

我們先來檢視一些妳或許常從母親口中聽見的話語,或可能對妳產生暗示效果的行為。請記住,妳的母親並不一定是透過言語傳達這些訊息,她可能只是在對妳不滿時表現出特定行為,舉例來說,只要她一對妳的行為不滿,就會嘟嘴或瞪妳。這些非口語的行為和口語一樣具有威力,所以當妳一項項檢視以下的列表時,請同時回想母親當下的肢體動作,以及這些動作如何強化言語帶來的效果。

 

母親傳遞的訊息清單

請在引起妳共鳴的項目前打個勾,如果想到其他項目,也可以直接加入清單中。妳的母親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常會做出一些特定的表情、評論、要求,或搞出一些鬧劇,只要在腦中將以上一切重新播放一次,應該就能把清單遺漏的部分完全補上。

可能貶低妳的訊息:
● 妳好自私。
● 妳不懂寬恕。
● 妳一定有什麼毛病。
● 妳什麼都做不好。
● 妳不懂愛人。
● 妳只想到自己。
● 妳真讓我失望。
● 妳不可能有什麼成就。
● 都是因為妳,我的毛病才這麼多。
● 妳永遠不可能像我一樣迷人、聰明、有成就或吸引人。
● 妳的判斷力很差。
● 沒人在意妳怎麼想。
● 妳只是我的負擔。
● 妳只會帶來麻煩,沒什麼價值可言。
● 妳是家中所有問題/侵害/羞恥的根源。
● 如果妳是一個更優秀的人,這些問題/侵害/羞恥就不會發生了。

這類詞彙可能摧毀妳,母親卻能藉此推卸所有她本該扛起的責任,包括對人生的不滿,並因此感到無比強大。若妳在閱讀某個項目時感到熟悉,甚至腦中出現母親的聲音,或許這類指責早已在妳體內流動已久。為了解除這些訊息的影響力,辨識出這些訊息是關鍵的第一步。

 

逼妳扛起他人重擔的錯誤訊息:

● 妳就是我人生的一切。
● 妳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部分。
● 我不需要別人,只需要妳。
● 只有妳在乎我。
● 只有妳能讓這個家不至於分崩離析。
● 我們好親密,必須向彼此分享一切,不能有祕密。
● 妳是我最好的朋友。
● 妳永遠是我的小女孩。
● 我只能依靠妳了。
● 我好需要妳。沒有妳,我什麼都做不到。
● 我好愛妳,比起妳父親,我更在意妳。
● 妳得幫我想清楚之後的人生該怎麼辦。

這組訊息跟之前不同,但具有同樣的毀滅力道。透過這些訊息,母親把自己及家中其他人的幸福重擔,直接放在妳的肩頭上。

這些訊息表面上看來誘人,但妳仍能看出其中的絕望及令人窒息的氣味。釋放出這些訊息的通常是過度糾纏的母親,或是因為失職而造成角色反轉的母親。

 

有關女兒角色定位及虧欠母親的錯誤訊息:

● 妳有責任讓我快樂。
● 我的感受比妳重要。
● 妳身為女兒得想辦法贏得我的愛。
● 妳身為女兒就得照顧我。
● 妳身為女兒就得服從我。
● 妳身為女兒就得尊敬我,也就是照我的方法做事。
● 尊敬母親代表永遠不得對我不滿。
● 妳沒有質疑我或說我壞話的權利,畢竟是我給了妳生命。
● 妳沒有不同意的權利。
● 就算我背叛妳,妳身為女兒不該有意見。
● 妳身為女兒就該保持家中氣氛平和,不要鬧事或忤逆我。
● 妳身為女兒就該保守家族祕密。

除了教育妳尋找自我定位之外,透過這些訊息,母親也會教導妳作為女兒的角色定位,讓妳知道根據她的需求,妳被期待成為哪種人,又該如何定義自我。隨著女兒心智逐漸成熟,我們知道該由孩子掌控自己的命運,而非讓母親進行這類教育工作。畢竟她的設定強調的是妳對她的義務,而很少強調妳對自己的責任。

我們常被灌輸以上各種訊息,因而形成信念,再藉此構築大半人生。這些訊息形塑了我們一生得以自在揮灑的範圍,比如:允許自己擁有多少,又會因為做出哪些選擇而回頭懲罰自己。隨著檢視剛剛打勾及增添的項目,妳所看到的正是自我信念的全貌。

妳可能覺得自己是成年人了,當然有辦法客觀地說:「沒錯,我媽是說過那些話,但我知道那些都不是真的,而且我早就不受影響了。」但假如妳從未主動去質疑這些訊息,與母親的關係也仍然不好,那麼我幾乎可以確定,那些錯誤信念仍在掌控妳的生活。

妳應該停止等待,妳應該重新開始掌握自己的人生。

 

分辨謊言與真相

這些掌控妳人生的錯誤信念還有另一個名字:「謊言」。我希望妳們以正確名字稱呼這些信念,並感受一下,能在認知自我的議題上對自己說實話,是多麼令人滿足的一件事。

透過以下的「謊言與真相」練習,妳可以正面質疑那些錯誤信念。這項練習能極為有力地將真相送入妳的意識及無意識之中,其設計也足以強化妳的尊嚴、自尊和自信。妳一定會因此有茅塞頓開並獲得解放的感覺。

 

謊言與真相練習

◎第一部分

拿出一張紙,中間畫一條直線。左側頂端以粗體寫下「謊言」,右側頂端寫下「真相」。

在「謊言」欄,寫下記憶中母親曾對妳說過的謊話,尤其是真正傷害妳的那些話。每個句子都以「妳」開頭(或許可以參考以上的錯誤訊息清單,確認沒有遺漏)。
接著針對左側的每個謊言,在右側寫下完全相反的真相,畢竟挑戰謊言的最佳方法,就是提供足以將其推翻的詳細證據。

為妳自己好好發言。妳所觀察到的自己才是真相,絕對比母親灌輸給妳的扭曲觀點更有實際效力。

就算現在妳無法完全相信「真相」欄的內容,但是,這些字句能為妳照亮未來的道路,妳會明白自己想成為哪一種人,或正在成為哪種人。

許多人能夠既輕鬆又享受地進行這項練習,但有很多女性長久以來接收了過多的負面批評,無法挑戰腦中的既定信念。假如妳發現自己卡住了,請想像眼前有一位朋友或摯愛的親人,如果對方也以謊言欄的內容描述她自己,妳會怎麼回應?妳會如何挑戰對方口中擺明在傷害她自己的狹隘觀點?假如有人這樣描述妳的女兒呢?比起捍衛自我,為他人辯解總是容易一些。

建議妳,在左、右欄各列出大約十個項目。「真相」欄的內容長度不限,想寫多長,就寫多長。

以下是我的個案針對這項練習寫下的部分內容:

◎第二部分

列完清單後,把左側的「謊言」欄裁剪下來,揉成一團,找個安全的地方,點火把它燒掉,在過程中大聲說:「我現在把母親對我說的謊言燒掉。我現在把心中錯誤的自我信念燒掉。我現在重拾真相與面對自我的良好感受。」燒完的灰拿去日常生活範圍以外的地方丟掉,不要留在妳的生活空間內。

無論別人怎麼說,妳都比他人口中描述的更好、更聰明、更勇敢。請堅定帶著這份信念,好好的過屬於自己的生活。

 

摘自 Susan Forward, Donna Frazier Glynn《母愛創傷》/寶瓶文化

 

Photo:guille pozz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