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之屋:讓看不見的被看見

身為讀者的我們何其有幸,只要翻開書頁,就能清楚看見原本我們所看不見的一切,並且隨著圖文去經歷屬於自己的閱讀奇蹟。
  • 文/ -
  • 2016-08-30 (更新:2016-08-30)
  • 瀏覽數1,770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Line

《奇蹟之屋》劉清彥 推薦文 

所有的創作者都在做相同的事:將原本只存在於自己腦中那些別人「看不見」的想法、語句、影像、畫面或旋律,透過文字、畫筆、工具、表演和音符呈現出來,成為眾人都可以「看見」的故事、繪畫、雕塑、戲劇和樂譜。

這樣的創作過程有其玄秘性與繁雜的預備和醞釀過程,創作者若不願意揭露,外人很難參透。因此,正如同德國電影導演文.溫德斯(Wim Wenders)所言,當眾人紛紛好奇的向他探問「這個故事是真的嗎?」,他總是在電影完成後說:「如今它是真實的了。」

對創作者而言,運用各種不同的創作方式,元素與技法,都只是為了賦予腦中的創意與想法「生命」,就像孵一顆蛋一樣,在作品完成後,原本「看不見」的意念變成了真真實實存在、可以被清楚「看見」在的作品。於是,這些作品有了自己的生命,也隨之展開自己的旅程,進入不同讀者和受眾的生命中,與他們的人生疊合,產生微妙的化學變化,創造出屬於個人的閱讀與觀賞「奇蹟」經驗。

 

從閱讀中就可獲得的奇蹟般感受與經驗

我想,布萊恩.賽茲尼克藉由他的圖文巨著《奇蹟之屋》所想要表達的,大概就是這樣不可思議的「奇蹟」吧。

在許多讀者眼中,賽茲尼克擁有奇蹟般的天賦,他不僅有令人懾服的繪畫才能,更有著許多文字創作者望塵莫及的駕馭長篇故事的功力。更教人讚嘆的是,他能將這兩種創作方式巧妙且天衣無縫的結合在一起,為讀者創造宛如看電影般、既真實又虛幻的閱讀經驗。

他在榮獲凱迪克金牌獎的第一部作品《雨果的秘密》中,以圖畫創造電影蒙太奇式的敘事,搭配文字的描述,將故事中的電影元素與特性表露無遺。第二部作品《奇光下的秘密》以圖文分別呈現兩個角色的敘事觀點,創造出迥異卻又融合的說故事方式。

而這本新作《奇蹟之屋》則展現出他更強大且謀略深邃的創作意圖。不僅拉大了格局,擴展了視野,也透過淋漓盡致的圖文表現,引領讀者思考創作的本質,以及自我閱讀與觀看經驗的意義。

開場將近四百多頁的圖畫呈現了一段讓讀者信以為真的歷史,而歷史之謎則由接軌的兩百多頁文字慢慢拂去迷霧,隨著故事主人翁約瑟一路探究到最後才恍然明瞭,原來這一切都是創作,是約瑟舅舅亞伯特的創作,更是這本書的作者賽茲尼克的創作。

賽茲尼克刻意仿效莎士比亞最擅長的創作方式,將戲劇和歷史交疊融合,營造出真實卻更具張力的故事氛圍,一路貫穿的莎翁經典劇作更擴張了這樣的效果,也呼應了作者所要表現的創作本質:讓看不見的被看見,然後在讀者(或觀眾)心中創造奇蹟般的感受與經驗。

 

只要翻開書本,就能看到我們原本看不到的一切

然而,這本創造「奇蹟」之書的出現卻一點都不是奇蹟,而是創作者做足功課,在極嚴謹的考究中完成的。書中的每個場景都其來有自:亞伯特舅舅住的奇蹟之屋取材自完整保留十八世紀風采的倫敦著名旅遊景點「丹尼斯色孚思之屋」,和「約翰.索恩爵士博物館」;皇家劇院脫胎自1720年興建完成的「皇家乾草劇院」;里奧.奇蹟想要逃往印度的碼頭則是以煙草碼頭為藍本;就連只在書中驚鴻一瞥的龍和市場,也都有明確的出處。無怪乎我們會被書中的描述深深迷惑,將一切信之為真。

這些鉅細靡遺的前置預備與構思、縝密的布局和精巧的創意,原都只存在創作者的腦中或個人筆記裡,如今因為成就了這部作品,也讓一切昭然若揭。身為讀者的我們何其有幸,只要翻開書頁,就能清楚看見原本我們所看不見的一切,並且隨著圖文去經歷屬於自己的閱讀奇蹟。

圖片來源:奇蹟之屋/小天下出版

數位編輯整理: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逛逛書店
逛逛書店
逛逛
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