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小說的閱讀和想像─認識布萊恩‧賽茲尼克和《奇蹟之屋》

翻閱這本書的第一部分圖片的過程,類似一種電影觀賞經驗或戲院看戲經驗,而這也是布萊恩‧賽茲尼克特殊說故事能力所在。
  • 文/ -
  • 2016-08-25 (更新:2016-08-25)
  • 瀏覽數1,538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Line

《奇蹟之屋》張子樟 推薦文

認識布萊恩‧賽茲尼克和《奇蹟之屋》
也許讀者們對3D電影《雨果的冒險》記憶猶新。那麼,布萊恩‧賽茲尼克這位電影原著作家的創作風格,也很值得你認識和探究。他的第一本圖文小說創作《雨果的祕密》一推出,就囊括了美國凱迪特金牌等大大小小的獎項,並且搬上了大螢幕。第二本《奇光下的秘密》也是獲獎無數。然而,他並不以此為滿足,每次的新作,都下足工夫研究和布局,睽違四年的《奇蹟之屋》,又顛覆了前兩本的敘事節奏,帶給我們一種趣味盎然的閱讀體驗。

這本書的前半段,作者用四百多頁插畫,生動的呈現了繁複的劇場和家族歷史。我們可以欣賞無字繪本的方式來閱讀。專家指出,細讀繪本要注意到每個畫面的色彩、色度、線條、大小、形狀、幽默等,因為這些閱讀層次會帶來不同的詮釋。這本書全部以黑白呈現,要特別注意的是每一頁類似無聲電影膠卷的連續性和作者的運鏡能力,特寫、近景、中景、遠景輪流出現。所以說翻閱這本書的第一部分的過程,類似一種電影觀賞經驗或戲院看戲經驗,而這也是這位作家特殊說故事能力所在。

在仔細閱讀第一部分,讀者對奇蹟戲劇世家的變遷有了不同程度的了解後,才進入純文字描述的第二部分。雖然這兩部分間隔兩百多年,但正如作者接受訪問時所說的:「《奇蹟之屋》,插畫和『回憶』、『說故事』有密切關聯。當讀者從第一個『插畫故事』接到第二個『文字故事』時,剛讀完第一個故事的經驗已成為記憶的一部分,而讀者『回想』的這個動作將成為情節的一部分。」讀者閱讀第一部分後產生的種種揣測與亞伯特在第二部分的陳述,形成有趣的對比,也為讀者帶來圖文兩種閱讀的樂趣。作者的「插畫故事」激發了讀者參與寫作,而讀者「按圖思文」的揣測內容有多少合乎作者文字陳述內容,其實並不是很重要。亞伯特後來承認所有一切都是編造的故事,即使约瑟不願接受,他最後還是得默認亞伯特說的是實話。第三部分再用插圖呈現的結尾,讀者也就欣然接受了。

 

萊恩‧賽茲尼克超凡的說故事能力

其實不論寫實或奇幻作品,在作者腦中醞釀的多半是虛擬的,即使部分是他生命中曾經遭遇的事實或聽聞,所以亞伯特說:「......,但這兩者(故事跟事實)可以同樣是真實的。」故事真假並非是最重要的,讀者最在乎的是作者的說故事能力。當然,也有讀者在乎作者留下多少空間讓他們參與創作。

貫穿全書的「看見或者看不見」,應該包括肉眼與心眼兩個層次。每個人面對自己的家族史自有不同的詮釋與應對方式。並非所有人的家族史都是顯赫,值得炫耀的。世間凡人基於需要,揑造家世在所難免,有時甚至採取「視而不見」來逃避。作者虛構了如此精彩的故事,同時提供了讀者「信或不信」的充分選擇空間。同樣的,作者在行文時不斷提及莎士比亞的名劇,並且融入著名的青少年文學作品,是否也在驗證我們這些讀者的「看見或者看不見」?

賽茲尼克的三部曲帶給我們的是融合文字和圖畫、電影感十足的傑作。他先以《雨果的祕密》向一位默片導演致敬,再以《奇光下的祕密》的實驗性雙線敘述、連續性的畫面和部分文字,表達一種殘障經驗的藝術方式。《奇蹟之屋》則跨越很長一段時空來講一個錯綜複雜的親情故事,是一本非凡奇特、且能誘發思考的作品。描繪主角在不同空間不斷冒險犯難的三部曲,均以主角對「家」的嚮往和追尋為主軸,這點正是青少年文學一向強調的。作者正值壯年,想像力豐富,創意新穎,日後的作品值得期待。

圖片來源:奇蹟之屋/小天下出版

數位編輯整理: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逛逛書店
逛逛書店
逛逛
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