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火時,你在吼叫的究竟是孩子?還是另一半?

所有關係問題的始作俑者,原來是我們與自己的關係。當我們對孩子吼叫時,其實吼的不只是孩子,更是對另一半的不滿與期待落空,更傷心的是,原來還有我們對自己不滿與期待落空。

每個媽媽(爸爸)夜深人靜時,是不是都會有個內心小劇場:今天又對孩子吼叫了,不知道會不會傷害到他,明天早上買他喜歡吃的東西當早餐好了。

以上小劇場因人而異,相同的是我們都對自己口中噴出的憤怒火焰感到後悔,因為在那個當下,或許孩子立刻轉身去做我們已經要求一百遍的事情,但眼神有時是驚恐、害怕,一旦等孩子眼神變成防禦性的冷漠,我們就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身為一個年輕生命的原生家庭的主宰者,我們都曾經被自己的原生家庭傷害過,也都發誓過絕對不要複製那樣的傷害,但是在許多場親子衝突之後,我們驚覺:

原來,我們也在走父母的老路。

在每日薛斯佛西式的推著石頭上山,然後又看著石頭落下,上山下山輪迴似地,所有的事情不斷讓人厭惡性的重複,包含吼叫。在那麼多次的吼叫之後,孩子背影的背後還有一個影子。我發現,當自己化身暴怒的龍,一陣陣的噴火之後,或許,我真正要吼叫的不是孩子,而是他們背後的另一半,也就是一種叫做「配偶」的生物。

 

親子關係 其實是夫妻關係的復刻版

跟你說過多少遍回家書包要先整理好?!

在那背後是不是有一個東西都亂丟的配偶?

我不能一直陪你,我要工作,要賺錢養家!!

在那背後是不是有一個你認為經濟收入還不夠的配偶?

又在玩手機(看電視、打電玩)了!這樣眼睛會壞掉!!

在那背後是不是有一個電視、手機、電玩用的比孩子還凶的配偶?

在現實的家庭生活中,我們承載著許多難以想像的壓力,人類為了生存,會選擇以各種迴避方式,面對你不想、不願或還不能解決的問題。家庭問題的千絲萬縷中都有一個源頭,就是「關係」。而這個關係,往往第一個問題就是夫妻關係。但夫妻關係要修復,要做大人的功課,很難。因此,我們往往一起往回看,去處理親子關係,或孩子問題。我們以為把注意力轉到孩子身上,幫孩子安排好食衣住行育樂,完成父母的身分之後,夫妻的任務也一併達成。

可惜,功課這種事,該完成總是得完成,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事。我們開始會發現,親子關係的源頭來自於夫妻關係,我們所不願面對與修復的夫妻情感,兩人之間的一觸即發、默不作聲,孩子都像一個照單全收的容器吸收了。然後在孩子一次出乎意料地對大人吼叫中,像一個暮鼓晨鐘,敲醒了我們。

 

所有關係的源頭 都得回去面對自己

最後,我們終將寂寞地發現,所有關係問題的始作俑者,原來是我們與自己的關係。當我們對孩子吼叫時,其實吼的不只是孩子,更是對另一半的不滿與期待落空,更傷心的是,原來還有我們對自己不滿與期待落空。

冷靜一點的時候,我們會想起來,當年你抱怨的原生家庭對你的傷害,那對夫妻內心是不是也有一個沒有被撫慰的小孩,正如同你現在的自己。邱妙津在《鱷魚手記》中說:「人的最大受苦,來自人與人間的錯待」。親子、夫妻,甚至於自我關係的受苦,都是一種想要的得不到,不想要的偏偏一直來一直來的對待。

解決方法呢?或許在夜深人靜,小孩與配偶這種生物都紛紛入睡時,我們總貪婪地欲求屬於「自己的時間」,可能玩手機、可能去追劇,更可能的是苦命地做著未完的家事時,放下手機、電視與家事吧,你的孩子需要陪伴,你的配偶需要安撫,其實,我們的內在小孩更需要自己的陪伴與安撫。

就像在所有的人間苦難之後,過境千帆,所剩的欲求不過是一點傾聽。

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和自己和解。

Photo:freestockpro.com,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