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給答案,扼殺孩子主動思考的能力

對與錯,那又有什麼關係呢?至少,孩子已經開始主動思考,而不是被動地等待著大人餵食。
  • 文/ 書摘
  • 2017-10-17 (更新:2017-10-17)
  • 瀏覽數7,045

這個怪老頭, 就是我在尋找的哲學老師

我走進上海一家書店,因為路不熟,遲到了幾分鐘,活動已經開始進行了。正好聽到一個滿臉純真的小男孩舉手發問:「奧斯卡叔叔,為什麼人不能像鳥一樣飛翔?」

你告訴我一個你的答案,我就告訴你一個我的答案。」長得胖胖的,穿著紅色吊帶褲,讓人聯想到聖誕老公公的法國大叔說。

我踮著腳尖,循著說話的聲音看過去,那個法國人應該就是奧斯卡吧。

之所以特地到上海一趟,是因為聽說奧斯卡應邀到上海來參加一個國際兒童節的活動,其中有一個下午會在當地的書店裡,跟一群當地的小朋友進行兒童哲學的工作坊

在這之前,我已經讀過奧斯卡所有翻譯成中文的兒童哲學繪本,覺得很有意思,但是身為一個成年男人,看到眼前要不是年紀很小的孩子,就是孩子的母親,還是覺得有點難為情,好像跑錯場子了,所以不敢上前靠近。

於是,我只好假裝成路人甲的樣子,一面心不在焉翻著旁邊書架上的書,其實耳朵拉長聽著他們的對話。

「人不會飛,因為人沒有翅膀。」小男孩說。

「如果你暑假要去法國,要怎麼去?」奧斯卡問這個一看就是混血兒的小男孩。

「當然是搭飛機去。」

「那你不是會飛嗎?」奧斯卡說。

「那是飛機在飛。我不會飛。」小男孩露出覺得這個眼前的胖叔叔很蠢的樣子。在場大家都笑了。

奧斯卡露出詫異的表情:「如果你是一隻毛毛蟲,在鳥的肚子裡,那麼鳥飛到哪裡,毛毛蟲不是就跟著飛到哪裡嗎?你說毛毛蟲有沒有飛?」

小男孩想了一分鐘後,很慎重地說:「有。」

「那你像毛毛蟲那樣,坐在飛機的肚子裡,飛機到哪裡,你就到哪裡,你說人類會不會飛呢?」奧斯卡看著小男孩的眼睛說。

小男孩眼裡突然綻放出光芒,開心地笑了。「奧斯卡叔叔,謝謝你,我明白了!」

當我在一旁聽完他們的對話,我忍不住笑了。

小男孩透過奧斯卡的引導,充滿自信地很快解答了顯然困擾已久的問題,不管大人怎麼說,如今他有了很好的理由確信「人類原來是會飛的」。

我當場知道,這個怪老頭,就是我在尋找的哲學老師。

在頌揚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中國,奧斯卡的回答特別有意思,因為他說的飛機跟鳥之間的關係,其實正是卡爾‧馬克思在他的《一八四四年哲學和經濟學手稿》(Economic & Philosophical Manuscripts of 1844)裡面說的,人類的勞動結果,並不是為了脫離自然,而是為了重現、再塑自然,所以製造出能在天空飛的飛機,就是透過人類勞動,重現鳥在天空飛翔的自然樣態。

 

主動思考,不是被動等答案

但是從頭到尾,奧斯卡作為一個哲學家,卻沒有說任何一個哲學家的理論、名字,也沒有引用任何一個哲學家的名言,而是用每一個年幼的孩子都能夠完全理解的語言,引導孩子自己去找到讓自己滿意的答案,在這過程當中,啟動了思考的鑰匙。

「孩子會向大人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大人出於自己是大人的立場,往往覺得有義務急著給孩子一個標準答案。但是你真的知道答案嗎?很多時候,我們就會胡亂說一個答案。比較認真的父母,會上網去搜尋。但是你上網搜來的答案,就是對的嗎?就算是對的,也不過就是死的知識而已,對孩子的思考有幫助嗎?」

奧斯卡在這些母親面前,又親自做了幾個練習之後,開始對大人說明。「我有一個小技巧,那就是每當孩子問一個問題的時候,我會跟他們提出交換條件,你告訴我一個你的答案,我就告訴你一個我的答案。」

「可是他的答案如果是錯的,那有什麼用呢?」有一個家長提出疑問。

對與錯,那又有什麼關係呢?至少,他已經開始主動思考,而不是被動地等待著大人餵食」奧斯卡聳聳肩,「難道這不是很好嗎?」

 

摘自 褚士瑩 《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大田出版

 


Photo:philosoph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