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孩子都想成為那個唯一

很多時候,是我把不安全感投射到孩子身上,認為他們會計較,其實更多的是我自己的在意。

原本是我要陪老二去參加比賽的,但老大生病了,所以改由爸爸陪老二,我帶老大去看醫生。

老大和我聊天時,說:「媽媽,弟弟要去參加硬筆字比賽,考試考一百分,跳繩也第一喔!」

我沒有多想,就說:「對啊!媽媽也覺得他真厲害。不知道怎麼辦到的?可能是因為很專心吧。」

老大安靜了一會兒,說:「媽媽,那妳會選我嗎?」

這什麼意思?我納悶地問他:「選你什麼?你生病,我就選擇陪你看醫生啊!」

「不是這個。我問的是,媽媽,妳會選我嗎?」老大繼續追問。

看他認真的模樣,我的心,有點酸酸的。

唉!每個孩子都想成為那個唯一,雙胞胎的頭號罩門還是出現了。

我一時慌亂,反問:「你呢?你會選誰?如果只能選一個的話。」

我不知道自己在迴避什麼。怕自己不公平?怕老大誤解?怕被其他孩子知道?

……用問題回答問題,還是等於沒回答。

對照我的迂迴,老大的答案倒很明確:「當然選妳啊!」

也是。孩子對媽媽的愛,毋庸置疑。

「媽媽,那妳會選誰?」他繼續追問。

「這個問題媽媽很難回答,因為你們四個我都很愛,我實在沒辦法選誰。但我知道現在你心裡很希望我選你,那麼媽媽願意認真地跟你說,我─選─你!」

老大的眼睛亮了,笑開了。那麼燦爛的笑容,大概就像表白得到了回應吧!

「你很高興嗎?」我問。

老大用力點頭。

 

只要你需要,媽媽一定選你

有種在跟老大偷偷談戀愛的感覺。在他的眼裡,我看見被獨一無二地愛著是如何令人喜悅,那像是全然的快樂,似乎連自信也在這個片刻長大了。成績、比賽、各種活動的表現不佳也沒關係,身外的成就統統後退,貌似沒什麼事能讓他不開心了。

我也對這個笑臉著迷了。記住這一刻吧!和孩子連結,然後享受這個連結帶來的美好與魔力,也謝謝孩子給我這個時刻。

「寶貝,謝謝你選我喔!那可不可以,如果弟弟、妹妹問媽媽這個問題,媽媽也跟他們說一樣的話?」

老大笑咪咪地回答:「可以啊!他們一定也會想要媽媽選他們。」

就這麼簡單?我有點驚訝。

我想我真的多慮了,很多時候,是我把不安全感投射到孩子身上,認為他們會計較,其實更多的是我自己的在意。

也許,獨特不等於獨占。對孩子而言,只要他感受得到那份獨一無二的愛就夠了。他們也有美好的世界要忙著探索,只要當需要時,回頭凝望或呼喚媽媽,看得見媽媽眼裡對他的注視,心就踏實了。

選你選你!只要你需要,媽媽一定選你!

 

你們四個我都好愛,一個也不能少

當然,這種「你愛誰」的問題,似乎也無法統一作答,尤其孩子的特質不同,老大可以收下的答案,老二未必會買單。

繼老大的「媽媽,妳選誰?」之後,老二也問了類似問題。即使我說我選他,他也會策動其他兄弟姊妹來問我,甚至注視著我,看我能給出什麼答案。

對他,我無法迴避,他總迫使我面對真實的自己。

「媽媽,妳最愛誰?」老二問。

見鬼,又來了。

我說:「抱啦!愛你,你們四個我都好愛!」

另外三雙眼睛望過來,明明天氣很熱,我卻背脊發涼。

老二又說:「哼!所以媽媽妳不愛我。」

這這這……臣惶恐啊!

我趕緊說:「愛,當然愛。」心裡再次發出警報,要小心回應。唉!媽媽心裡苦,但媽媽不能說。

「妳不是最愛我,就是不愛。」

吼!一定要這樣嗎?

「我很愛你,但一定要加上『最』才算嗎?」

其他三個也都湊過來了。老二一副梭哈的架勢,說:「對,妳『最』愛誰?」

唉!對老二和老大不同。老二天生少了點純真,但好思辨、敏感度高,同時固著性也高。當他想要什麼,就會專心一志,不顧一切地努力。和他交手數百回合了,總是不

斷給我出新的考題。我知道,這孩子需要的,不只是我哄他、抱他,而是正面回應討論,然後站在他身邊,陪他面對。

「你們真的一定要問?都想知道?」我說,一副亮底牌的架勢。

四個都點點頭。只希望這次能一併解決了。

「好啦!其實你問了媽媽一個好問題,我一定要認真地回答。對不起,我會跟你說很愛、很愛、很愛,但是不會說『最愛』。之後也不會說。因為那個字是保留給你們四個人的。

「就像媽媽不會對左手說:『嘿!我最喜歡左手,沒那麼喜歡右手或右腳。』在我的心裡,你們四個就是一個合體,一個都不能少。」

老二安靜了,眼神也變柔和了。「媽媽,妳愛我嗎?」他問。

這問題讓人心揪了一下。我緊緊抱著他,拍拍他,說:「愛。別擔心,媽媽只是有時會生氣,有時做得不夠好,但心裡的愛沒有少過。兒子,你可以對媽媽失望,但不用怕我會不愛你。」

其他三個好安撫的插話了。

妹妹說:「媽媽很愛我們啦!」
老三手扠腰,說:「媽媽,妳敢說不愛我?妳敢嗎?」

善良的老大則跑來抱住老二,說:「我最愛你!」

我欣賞著這畫面:左手愛右手,沒有負擔的純粹,真好。

老二開心了,說:「媽媽,我們就像合體的超級機器戰士,對嗎?」

嗯,可以,你想通了!

寫完這篇以後的一年,只要我記得輪流帶上某個孩子去散步、買東西,或對哪個孩子的善意表達感謝與看見,這些孩子都沒再問我這個問題。

就算問了,也能相互回答:「媽媽說都愛,一個都不能少。」

 

摘自 洪美鈴《還是喜歡當媽媽:心理師媽媽的內心戲》/寶瓶文化 

 


Photo:Bekah Russom, CC Licensed.

by 未來Family數位編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