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整你的期待:控制環境,而不是控制孩子

當孩子沒能做出和年紀相應的行為時,我們很難不感到擔心。他們是不是故意在唱反調?是不是被我們寵壞了,所以什麼事都要別人幫忙?孩子的問題是不是比我們想的還要嚴重?
  • 書摘
  • 2017-09-12
  • 瀏覽數5,130

家有特殊孩童的其中一項挑戰,就是很難清楚知道我們究竟能對孩子抱有什麼樣的期待,以及什麼樣的要求是過分的要求。

雖然大部分的家長都不是兒童發展專家,但我們對小孩的成長多多少少都有點概念,我們知道:三歲的小孩應該要可以好好吃飯、不會把食物丟來丟去;四歲的小孩應該知道要去廁所尿尿,而不是尿在褲子裡;五歲的小孩應該可以和朋友玩得很好;六歲的小孩應該要能夠自己穿好衣服。

當孩子沒能做出和年紀相應的行為時,我們很難不感到擔心。他們是不是故意在唱反調?是不是被我們寵壞了,所以什麼事都要別人幫忙?孩子的問題是不是比我們想的還要嚴重?

當我們的社交生活因為孩子的敏感而受到影響時,很難不產生怨懟。就算我們願意盡力避開那些讓孩子難以忍受的情境,我們也不可能百分之百預測出在家裡或外頭可能還會遇到哪些挑戰。畢竟,我們的孩子是如此特別。

 

我們到底該怎麼做?會幫倒忙的做法:

命令:「你現在就得去把衣服穿好,馬上!」

羞辱:「你已經長大了,不應該再尿在褲子裡。」

否認孩子的情緒:「拜託,這明明很好玩啊!我不想再聽到有人抱怨了。」

說教:「親愛的,我們現在不能離開。叔叔阿姨專程從很遠的地方來看你,還要跟我們大家聊天。再過幾小時就可以回家了,你要對其他哥哥姐姐有禮貌一點,他們只是想跟你玩。」

提問: 「你為什麼要這樣?我不是跟你說過了,不能把麵包塞進暖氣的出風口啊!」

威脅:「我現在開始數到三喔!一……二……」

雖然新買的娃娃鞋是如此可愛,我們或許還是應該讓敏感的女兒穿上那雙破舊卻舒服的鞋子去奶奶家吃晚餐。當人們開始去調整自己的期待,而不是試圖改變孩子的行為時,他們會發現,原來有許多辦法都可以讓孩子和自己生活得更愉快。

 

慢半拍的回應

我從孩子身上學到的一課,就是對於他回答問題的速度,必須放下我的期待。

在我懂得這一點之前,我們之間經常出現這樣的對話:

我:瑞西,你想吃花生果醬三明治,還是火雞肉三明治?(三秒鐘過去了……)瑞西?好吧,如果你不想回答我,那你就吃花生果醬三明治。

瑞西:哇啊啊啊!我要火雞肉!

後來我才知道該怎麼做。

我:瑞西,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等你準備好的時候告訴我。

然後,耐心等待十秒鐘。

瑞西:(抬頭看我)什麼問題?

我:你想吃花生果醬三明治,還是火雞肉三明治?

(然後我會再等二十秒。由於我是個急性子,所以我通常需要在心裡慢慢讀秒才能分散注意力,否則我怕我會忍不住大叫:趕快告訴我!)

瑞西:(終於開口了!)火雞肉。

我:好,謝謝你告訴我。

 

如廁訓練與彩色印表機

瑞西的如廁訓練好像永遠沒有搞定的那一天。班上的其他孩子全都學會了,就剩他一個。當他似乎能夠掌握尿意時,我就會讓他改穿內褲,結果他又會尿在褲子裡,甚至根本不會發現褲子已經全部浸濕了。

我並不想用獎勵的方式進行,但是身邊所有人(包括他的醫生、老師和職能治療師),都建議我應該用獎勵的方式試試看。好吧,他們讓我投降了。那時,瑞西一直想要一台彩色印表機。我們家裡有一台老式的黑白印表機,本來我們就在考慮是不是該換台新的。於是我告訴他,只要他能連續三天不尿溼褲子,我們就買一台新的印表機。

第一天,他做得很好。雖然還是發生一次小小的意外,但我知道他已經非常努力,所以我跟他說可以不算數。不過,最後他還是沒能保持三天。這真是讓人難受。他大概可以撐過一天,甚至將近兩天,但每次到最後,他就會不小心闖下大禍,然後他會哭到傷心欲絕,因為他真的對自己好生氣。

後來,我清楚知道,問題不在於他沒有動機,而是他真的沒辦法時時注意身體的訊息,及時感覺到膀胱即將脹滿的那一刻。他的下半身原本就特別不敏感,所以我應該要知道,如廁訓練對他來說本來就會比較困難。

最後,我終於決定別再折磨我們倆了。我告訴他:「你的身體還沒有辦法在膀胱要滿出來的時候及時告訴你。所以我們可以等你長大一點之後,再試試看。不過,我想我們家現在還是需要換一台新的印表機。」
他彷彿放下了心裡的一顆大石頭。

其實,整件事情最難的地方,是在於我自己必須承認,我的孩子還沒準備好不再穿尿布。

 

放一個尿布假

每次只要艾蜜莉尿在褲子裡,我就會發火:「我剛才問妳要不要上廁所的時候,妳為什麼不去?」

「如果妳要一直這樣尿得滿身都是,那我就不要帶妳出門了!」

每次發生意外,我總把話說得很重。我知道只要她有心,她就會知道應該要去小馬桶上廁所。以前她明明就會啊!

上次在工作坊討論過孩子是否發展完全的問題之後,我才終於發現,她或許並不是每一次都有能力控制好自己的膀胱。這可能和她當時累不累,或她是否正專心在進行其他的活動有關。

因此,我開始會這麼跟她說:「妳的身體確實有可能讓人捉摸不定,它有可能在妳膀胱要滿出來的時候不告訴妳,然後突然讓妳嚇一跳。」

當我表現出理解的態度,艾蜜莉看起來好感激。於是我決定乾脆把這個壓力源整個拿掉:「妳想不想要休息一下,不用再擔心自己是不是該去上廁所?我們可以一起放一個『尿布假』。」

我只能說,她愛死這個主意了。她整個人興奮極了,但我卻有點擔心這樣會不會害她再也不願意穿內褲。星期六早上,我幫她穿上尿布。我必須承認,對我來說也是鬆了口氣,不用再擔心隨時可能在哪裡又找到一灘尿,或者需要一直確認離她上次去小馬桶尿尿已經過了多久。

讓我驚訝的是,才過了三小時,她就告訴我她準備好穿內褲了。

雖然如廁訓練大概還要費一番工夫,但至少我們的關係沒有那麼對立了。我還是經常需要告訴自己,她這麼做不是為了刁難我,也不是因為她很懶惰、或不是真心想做。

雖然她這個年紀的孩子,大多數在好幾年前就已經學會上廁所,但我必須承認,至少在如廁訓練這方面,我的孩子就是跟其他孩子不一樣。

 

摘自 喬安娜.法伯、茱莉.金《讓小小孩瞬間聽話的說話公式》/采實文化

 


Photo:Willem_Zijlstra, CC Licensed.

by 未來Family數位編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