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為現在,活著

專注力訓練的目的是為了讓我們的心得到一定的自由,讓我們可以去控制它。

所謂的「禪定」或所謂的「打坐」是在指什麼?

 

專注的狀態是:自由地控制內心

首先,打坐可以說是禪定的一種外在表現,透過一定的坐姿,讓自心進入禪定的狀態,它只是一個外在的表現。

所以,重點就是「禪定」。所謂的禪定,換成現代話語來說,就是專注的狀態。在佛法術語中,對專注力有一個更精確的解釋:「心一境性」。

心一境性的意涵,就是將內心專注在一個東西上面。但是在這個地方,大家對於這個用詞往往會有一種誤解,以為這種狀態就是發呆、放空,或是什麼都不想;甚至坊間有一些佛教道教分不清楚的民俗信仰理論,會說打坐其實就是什麼都不想、就是放空。但是這其實是錯的。

 

專注力跟呆板是不一樣的

所謂的心一境性,它的特色是:我們可以自由地控制內心。當我們想要專注在A,就會專住在A;你想要專注在B,就能夠專注在B。換句話說,它並不是呆板,而是奪回內心的自由、內心的主控權。

我們可以說,專注力訓練的目的是為了讓我們的心得到一定的自由,讓我們可以去控制它。我們現在的問題在於「幾乎無法控制自心」,特別是在特定養成慣性的情緒與念頭波濤洶湧地吞噬我們的當下,更是完全喪失了控制權。

自心靈活是目的,專注力的訓練是手段。

 

欲望就是在追求營養

人的身、心理為了要能夠持續存活下去,必須要透過欲望,不停地接觸外在的事物。不論是實際的吃,或者是接觸、思考,這些東西都被稱之為「食」。

食的作用,是用來滋養我們的內心,讓內心得以生存,可以一直維持下去。所以欲望的本質就是生存的動力,是為了讓自己可以持續生存的動力。

在佛教裡面稱之為「四食」,也就是四種食物,包括實際上我們吃的東西叫作「段食」,還有接觸性、感受性等等能夠維持我們身、心理組合的營養。

許多現代研究都發現,禪定的專注力能帶來實際的效益,例如透過專注力訓練的人,他的精神更飽滿、能提升工作效率等等,這就是為什麼像Google為首的許多大公司,也在員工培訓中加入了禪定的課程。在佛教經典上往往都會以食物來形容禪定,或者說:「禪悅為食」,也就是以禪定的喜悅當作食物。

「禪悅為食」並不只是一個口號,它是一個真實的狀況。

如果我們以專注力為食的話,對我們的內心來說,反而可以取代原本對「物質的食」大量需求的特性。這也就是為什麼透過專注力的訓練,可以在某個程度上暫時壓制住煩惱。

煩惱的表現往往是基於,我們內心不停地想要汲取外界的物質營養,而物質性的營養值是很低的,所以我們必須大量的汲取,才能稍稍滿足我們的內心。更討厭的是,物質層面的刺激不但營養值不足,而且很短暫、一下就沒了,這種刺激在佛法中稱之為「粗分」,相對的就是像禪定這種「細分」的替代食品。

禪定所含有的營養比例,遠遠高過於外界物質的食,所以透過專注力的訓練,可以讓我們這種「想要不停汲取營養」的心的特性得以暫時舒緩,或者說暫時被緩解。

 

專注,是專注在感受

專注力的訓練到底在專注什麼?經典上有很多建議,最典型且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專注在感受。主要的原因是:感受是我們對外在物質跟內在認識的主要連結。第二個原因是,我們人所接觸、經驗、執著的,其實並不是物質,而是那個物質與感官接觸後帶來的感受。

既然使我們產生煩惱的對象是感受,所以我們練習專注於感受的時候,就可以暫時讓我們的內心不會這麼紊亂。

佛法認為,當感官接觸到外在的物質會產生感受,接著就會引發以思考為首、一連串的心理活動與作用,包括正面、負面或是兩者皆非的情緒和念頭。這一切又是行動的主要來源,而它們都是出自於同樣一個源頭─感受。

我們一直以來都是「不自由」,只要感受一蹦出來,後面一系列的心理作用就會自然地連帶發生,這種慣性已經糾葛多年。

然而,我們現在對專注力的訓練,正是要讓內心抽離那已經養成慣性的心理作用:讓內心可以自由地只停留在「感受」這一階段,不再催生出後面的迴路,這也正是專注力訓練很重要的一個結果。

 

解決憂鬱症,從減緩思考下手

現在的認知醫學範疇中,往往都會拿禪定的練習來搭配憂鬱症或是恐慌症的治療,主要是因為:憂鬱症往往來自過度的思考。當憂鬱症的人發作的時候,旁邊的人都會跟他說:「你不要想太多……」這類的話。

憂鬱症患者在面臨到幻滅的時候,他們有「過度思考」以及「把念頭當成現實」的這兩個特性,這兩個特性可以說是憂鬱症的病源,或者說是造成心理疾病的病源。

比如說,今天一個學生跟我說,他跟一個女生交往,這女生在遇到一些問題之後就對他很冷漠,然後他就一直想:是不是這個女生要跟我分手、不喜歡我了等等。這種行為表現非常典型,就是:他開始去預測之後的事情,他想要有所回應,他想要為這個危機做好心理準備。

但現實問題是:對於未來,沒有人可以判斷。所以過度思考,就是看著過去、想著未來,並且把我們的念頭當作真實,把想像視為現實。

 

停在當下

正因為我們停在感受,感受則是一個當下經驗性的東西,而經驗跟思考,在某種程度上是對立的。這邊的經驗,指的是感官的經驗、直接的經驗,比如說聽到、看到、碰到、感覺等等,這些東西在沒有心理作用的介入之前,它都是單純屬於當下的東西。而思考則是瞻前顧後,建構出了思考與經驗兩者根本性的差異,這就是為什麼專注力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把思考拉停下來的原因。

其次,當我們陷入思考的時候,我們的心就是陷入了不由自主、不停地跑的一個狀況,可是專注力能幫我們將自主權奪回,這就是為什麼專注力可以減緩憂鬱或躁鬱的傾向。

解決憂鬱跟躁鬱的根本,也就是從減緩思考下手。

 

摘自 羅卓仁謙《辯經 辨人生》/商周出版 

 


Photo:Zhao !, CC Licensed.

by 未來Family數位編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