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孩子生命中的教練、隊友和球迷

足夠深厚、讓孩子心裡有安全感的親子關係,會是孩子願意嘗試改變自己的心靈動力,而感情沒有捷徑,就是一天一天的陪伴,這也是父親用身教教會我的事。

一個傑出的教練,不會永遠只扮演教練的角色,會視團隊的情況轉換不同的角色,有時會是與大家一起拚戰的隊友,有時則會放手讓球員發揮,在場下當個最好的球迷。

我的父親就是這樣一位懂得在不同時候扮演不同角色的人生教練,他掌握了一個有效的教育方法,那就是適時地從「教練」變成「隊友」。我從小接觸籃球,正是因為父親是個愛籃球的人,他用這種方式,陪我一天一天的長大,是一個不吝於在孩子身上花時間的父親。

 

教育不在於你說什麼,而在於你做什麼

許多教育書都說教育必須「Lead by example」(以身作則),我父親沒看過這類書,但他懂得中國人的一句老話─「身教重於言教」,教育這件事光用嘴說沒有用,孩子是個觀察者,一方面聽我們說的話,一方面也觀察我們生活日常的行為,如果我們自己做不到,卻要求他去做,孩子會在心裡把這個教條歸類為父母的「說說而已」。

但如果我們要求孩子做到的事,自己也奉行不悖,讓孩子有一個「榜樣」帶領他,那麼他就有可能往好的方向走去,所以做隊友的意思是,父母是孩子最好的學習範本,而孩子會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不在於我們說的是什麼,而在於我們做的是什麼。

教育孩子,我父親用的方法很樸實,很簡單,但是很有效。他知道只要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做到,孩子就看得到,就有範本可以學習。一個父親怎麼處理事情,有沒有控制脾氣,跟身邊的人講話是什麼態度,對服務生是否有禮貌,孩子往往看得很清楚。

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沒有立場要求孩子去做,這也就是「Lead by example」,所以花時間陪伴孩子,自己身體力行的身教,就是孩子最好的教練。

 

家人是力量的來源

父親一直是我人生中的教練、隊友和球迷。當我上了球場,有了新的教練和隊友,父親就轉換了角色,在觀眾席上成為我的球迷。不要小看球迷這個角色,成長過程中我一路打籃球,知道他們總是坐在看台上為我加油,知道自己「被注視」、「被期望」、「被支援」,給我很大的心靈力量。球場上難免疲累,有過不去的難關,但每當我回頭,就會看見他們在觀眾席上給我打氣、鼓舞,讓我知道自己不是獨自一人在球場上拚搏,而且不管我打得好不好,他們都毫無保留地支持我。

從小學到高中,我父親從沒缺席過我任何一場比賽,這個球迷的角色,讓球場成為我們親子關係的延伸,知道有家庭支持著我,而這種支持的感覺是我能勇敢的走上人生不同階段、不同球場的重要力量。

進入職場工作後,我一直把全家福的照片放在我的電腦螢幕下,雖然職場上沒有觀眾席,但我知道家裡的每一個人都支持著我,一如過去在球場上,父母帶給我的力量。

我很慶幸有一位這樣的父親,也期許自己能夠當一個這樣的父親。

 

陪伴是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我回到台灣,COSTCO 第一家分店成立時,我的大兒子才剛出生,我很慶幸當時做了舉家回台的決定,讓我在工作之餘有足夠的時間與孩子相處。因為孩子真正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我相信陪伴能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帶來很大的價值。

而當孩子逐漸長大,我們也面臨了是否讓他留在台灣求學的決定,後來我們還是把孩子留在身邊,直到現在,我仍覺得當時做了正確的決定,因為我相信再好的學校都不能取代父母的陪伴,希望能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與他們分享人生每一個重要經歷。所以,從兒子加入籃球隊後,他的每一場比賽我都沒缺席過,因為我當孩子的時候,我的父親就是這樣做。

從孩子小學到高中,每學期都有兩次親師會談,十二年來,我沒有錯過任何一次。

孩子的人生只有一次,我不希望在他們生命的重要場合中缺席,錯失與他們分享人生的寶貴時光,例如陪他買第一套西裝、參加人生第一次的舞會,這些時刻都將在他們生命裡留下重要的記憶,錯過了就再也不會有。

在孩子成長的重要時刻,我不希望自己是一個事後看照片聽故事的父親,我希望自己能參與他們的人生,與他們共同創造美好的回憶。我也相信這樣的感情,才是讓孩子對人生產生熱情,讓自己更好的情感支撐。足夠深厚、讓孩子心裡有安全感的親子關係,會是孩子願意嘗試改變自己的心靈動力,而感情沒有捷徑,就是一天一天的陪伴,這也是父親用身教教會我的事。

孩子年紀小的時候,世界很小,有些事情對大人來說微不足道,但是對孩子來說卻是大事。陪伴可以讓父母敏銳地體察孩子的情緒,而不會以「唉,那算什麼事,快去寫功課!」的態度忽略置之。

孩子也會有壓力、有焦慮,面對未來也同樣迷惘,這時當隊友比「說道理」更能提供他們心靈的支持。就好像一支球隊,大家一起承擔練習的辛苦,一起享受勝利的成就感,一起承受輸球的痛苦,那麼孩子就不會覺得自己是孤獨的。

 

成為孩子永遠最忠實的球迷

有一天我們終將放手,讓孩子去闖蕩自己的人生,所以在還與他們牽著手時,得要讓孩子養成自我判斷的能力。

外界的誘惑很多,我們不可能永遠跟在孩子身邊,他們也不可能永遠追隨父母的意見。我們都希望孩子能自我辨別,知道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不會因為缺乏安全感,或是因為需要同儕團體的肯定、證明自己勇敢,而去做不該做的事。而如何讓孩子擁有自我判斷的能力?

我認為,如果一個孩子從小就堅信,他在父母心裡有無可取代的價值,家人會無條件支持他勇敢向前,探索這個世界,那麼他在父母身上學到的價值判斷,就會讓他在面對誘惑時,產生辨別能力。

我還記得剛進高中時,教練看我有潛力,要把我從新生隊直接調到校隊,我當時的心境,就好像一個剛加入小聯盟的球員忽然要上場打大聯盟,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夠不夠實力進入校隊,父親知道後,叫我不作他想,無論如何都要嘗試看看,他給了我勇氣,讓我決定勇敢迎上前去。沒想到,當我兒子初中升高中時,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他身上,他的教練要他直接進校隊打球,他心中和我當年一樣忐忑不安,而我也和我的父親一樣,鼓勵他無論如何都要嘗試看看。

而就在那一刻,我明白了父親的深意,勇敢的迎上前去,不是只在我高中的那個球場上,而是我在人生的每一次機會,每一個球場上,而這也是我要告訴我兒子的話。

孩子會長大,有一天會站起來,走上自己的球場,那時,父母最好的角色,就不再是教練,也不再是隊友,而是在觀眾席上,做他永遠最忠實的球迷。

 

摘自 張嗣漢、熊明德《教練自己》/時報出版

 


Photo:Andre Hunt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