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陪伴讓瑣碎家事變快樂吧!

邊折衣服,「媽媽,我在想一個問題,怎麼樣折衣服才會快樂?」阿宇問我。我搖頭,「不知道,你說呢?」。「有人陪我,就算都是我折,妳跟我聊天,就比較快樂了!」阿宇認真的說。也好,從這裡開始,讓美好的陪伴成為瑣碎家事的制約物,做這些事,會快樂吧!

早上跟我的娘親抱怨,老大阿宇折衣服折了一個下午,跟他寫作業一樣,寧可在那裡滾來滾去哀哀叫,也不肯出手就把幾件衣服折掉。

娘親說話像一陣涼風吹過,「這種懶惰和拖延的個性像誰?」

吼!好啦!好啦!想到自己懶在沙發上不削水果、不洗碗的時候,為了不要收拾,寧可不要吃,不得已就把鍋碗瓢盆的使用率降到最低;或者明知健康的身體需要運動來維持,寧可忍受小病小痛,總是用各種理由讓運動這事明天再重新來過。

至於隊友,當他答應要修要買的東西,每每等到天荒地老,在祭出罰則時勉強完成,要清的垃圾則是堆到我發心、發火或是垃圾發臭才丟掉(那就看是哪一個先發)。

家家有瑣碎處理不完的雜事,而我們這一家,到底怎麼過日子?

還好我們都很能與老人家維持良好的關係∼,這邊吃吃,那邊賴一下,還安慰自己老人家因此功能維持得挺好。

媽啊!算妳又狠又準,我在阿宇身上,看到懶惰與拖延,缺點算是集合我與隊友之大成,當然生存補償的優勢也一起傳承了,包括迷人的撒嬌微笑和實質的啃老...。

「我們很用力工作啊!」...心,還想掙扎辯解一下。
「唉!實情是我們追尋我們以為的興趣、成就,反而不自覺的遺忘要看顧自己的身體,或者懶得用心生活吧∼。」...心,面對真實,棄械投降了。

 

沒了照顧 擔心孩子缺乏生活能力

昨天,和朋友聚會,朋友們聊著當一起慢慢老去,我們想要過什麼樣的老年生活?

我想著那時孩子們已獨立離家,自己應該可以過上健康、自在與安適的日子,但隨後湧上心頭的疑問是,這樣懶得動的我,憑什麼到老,就能活動、健康、還能好吃好睡?

還有阿宇...,有那麼一分鐘,想到阿宇,突然覺得自己即使還能工作,能養活自己,也擺脫不了必然活得像掛著孩子們的老人家,一方面擔心孩子缺乏生活能力,另一方面又為了仰望孩子的微笑而勉強自己,這樣的老年生活是否有點糾結困窘?

孩子的興趣與成就多來自遊戲,阿宇很能玩,很能輕鬆地與人相處,但系統內建其他生活與負責任的功能是最低階的,出自我們夫妻倆的工廠,如果這個工廠的設備不足,又如何幫助產品升級?

我們夫妻活在唯有讀書高的年代,努力讀書就可以得到肯定,可以少付出勞力,讀書就不用種田,不用顧早餐店,那是時代建構的泡影,當自己和社會都成熟了些,我們不好自我欺瞞,不知不覺,追求肯定或逃避勞務,讓自己也降低了踏實生活的能力。

 

一起練習經歷瑣碎

要引導孩子負責,引導孩子增加生活的能力,看來不好無謂的責備攻擊,就像我心裡知道怎麼做才對,才好,卻常卡在心底莫名的抗拒。這是個人潛意識早已行之有年的逃避,療癒潛意識的多是看清楚些,然後選擇在經驗中重新站起。

不管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都是可以接受的吧,累是累,討厭是討厭,省點力氣別把討厭包裝在很忙很累的浮誇成就下,即便瑣碎家事,這是生活的一部份,可不可以,少些力氣抵抗,而是休息一下,然後一起做,一起練習經歷。

阿宇不想折衣服,我也不想,關於家事,如果我這個工廠能夠幫忙升級,那麼或許也得提升自己的配備?

「阿宇,我們一起休息五分鐘,長針走到10,我們一起去折衣服,晚一點,我們再一起洗碗,這樣好吧?」...如果拉不動孩子,就進到他躲避的洞穴裡窩一下,再牽他陪自己走出洞口。

邊折衣服,「媽媽,我在想一個問題,怎麼樣折衣服才會快樂?」阿宇問我。

我搖頭,「不知道,你說呢?」

「有人陪我,就算都是我折,妳跟我聊天,就比較快樂了!」阿宇認真的說。

也好,從這裡開始,讓美好的陪伴成為瑣碎家事的制約物,做這些事,會快樂吧!

我和阿宇,相互陪伴制約,或許我們可以療癒彼此的家事恐懼,有一天,陪著陪著,我們都有能力在這些事情裡面感覺安心快樂,就像回憶自己兒時陪媽媽在廚房做菜的小小溫馨時刻,讓我即使不喜歡做菜,也能體會偶爾下廚時動鍋弄灶的美好,那或許就內化了用心生活的感覺,然後慢慢分離、獨立,照顧自己。

不只是工作、學業和成就才重要,最終當我們一起好好的,踏實的活在每一件瑣碎的,不喜歡的小小家務事裡,在這些不喜歡的事情中能夠穩定安心的行進,又何愁在喜歡做的事情上無法展現自己?


Photo:newlivinghousto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