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讓手足相處

父母不是審判官,如果輕易用自己的「觀點+情緒」來判斷孩子間的對錯,往往等於「引發戰火」。
  • 書摘
  • 2017-08-03
  • 瀏覽數11,239

生養了三個孩子,在老么一一還沒能行動自如前,我總是想著,這美好的時刻要好好把握,因為一一都還沒真正加入三三和川川吵鬧的行列,家裡就已經在處處是哭聲、處處在戰火的熱鬧中,等一一真正加入還得了。

面對三三和川川吵架、哭鬧、打架,基本上我已經很習慣且處之淡然,但在見怪不怪之中,我也得時時刻刻覺察自己的位置,這是比較需要練習的一點。
畢竟父母不是審判官,如果輕易用自己的「觀點+情緒」來判斷,往往等於「引發戰火」。

什麼意思呢?

手足互有摩擦很正常,向父母討救兵也很正常,但是父母若視自己為正義的化身,用情緒化的態度來指責(審判)孩子有罪,那麼孩子不是被壓抑,就是會引發更多憤怒的情緒,於是家庭就會成為一次次的爆炸現場,每個人都會傷痕累累。

前幾日,妹妹川川用了姊姊三三的打氣筒吹氣球,三三知道後,開始教育妹妹要感恩。

三三指著氣球說:「川川,你知道這顆氣球是誰幫你吹的嗎?」
川川說:「是媽媽幫我用打氣筒吹的,所以是媽媽吹的!」
三三說:「不是媽媽,因為是用我的打氣筒吹的,所以是我的打氣筒幫你吹的。現在你知道要跟誰說謝謝了嗎?」
川川想了想,意會過來,跟姊姊說:「謝謝姊姊。」
三三聽了搖頭說:「不是謝謝我,是要謝謝我的打氣筒。」
川川點點頭,說:「謝謝姊姊的打氣筒幫我打氣。」
三三聽了還是不滿意,搖頭說:「不要對我講,應該對著我的打氣筒說。」
三三把妹妹推到她放打氣筒的桌子前,說:「來,要跟我的打氣筒說什麼?」
川川說:「謝謝。」
「不是這樣,要鞠躬彎腰,像這樣。」三三示範標準動作讓妹妹看。
川川立刻照著做,並說:「謝謝打氣筒。」
三三伸出手壓著妹妹的頭,說:「不夠低,要低一點,再低一點。」

身為母親的我,當時就坐在他們身後,看著三三壓著川川的頭,不停的修正鞠躬低頭的姿態,這樣的方式,遠遠超出我覺得「合理」的容忍度。以一個旁觀者的眼光,我深深覺得三三已經到了欺壓的地步,而不是心存善意的教導。

此刻,我承認我的情緒已經像熱火煮水,到了滾燙的發怒狀態。

我幾度很想站起來大聲訓斥,教育三三說為人長姊不該如此欺壓妹妹,應該做人敦厚,對手足友善…..等等。

每當我快要出聲時,我屢屢反思自己到底是用什麼立場來責罵三三?

經過幾次呼吸、整理心緒之後,我觀察川川在這個過程裡,不但沒有露出一絲不舒服,反而覺得很好玩,一直開心的笑著。那麼,我剛剛滿腔的憤怒究竟是為了誰而發?

是川川?還是我自己?

覺察之後,我明白那憤怒,是用我自己的生命過往經驗做投射,加入自己以前不愉快的經驗所得到的結果。

於是我明白了,我們一直以為自己是無所不能的大人,自己是公平與正義的化身,是孩子王國中唯一的仲裁者,所以我們總是很輕易的介入孩子的世界(戰爭),然後很希望每一位孩子都受到公平良善的對待,於是我們開始用自己的觀點來加入戰局。最後,我們只會得到一堆更混亂的爆炸現場,以及被壓抑(或更爆炸)的孩子們。

理解了這些之後,我沒有介入她們之間的應對,只是靜靜坐在一旁,看著三三一直教導川川關於禮貌的態度。直到結束前,她們和睦且開心的對著彼此笑,這是多麼棒的一幕呀!

我慶幸自己沒有貿然的用情緒去加入她們的世界,才能看到這麼和諧的風景。

 

摘自 李儀婷《孩子永遠是對的》/遠流出版

 


Photo:ajar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