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孩子學會「自轉」和「公轉」

行為的產生,勢必有其原因,而每一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同一種教養方式」不可能「符合每一個孩子的需求」,但只要大方向是對的(用愛陪伴孩子),就不用太擔心。
  • 書摘
  • 2017-08-03
  • 瀏覽數8,450

我並不是生下來就是個性溫柔的媽媽,我的內在有非常多衝突。以往只要孩子稍有情緒、不乖、不聽話,就會開啟我內在的憤怒,於是辱罵、體罰在我家更是屢見不鮮。

長久下來,我的孩子不但沒有變得更乖,反而情緒更激動、暴躁,我才深刻的省思並且決定努力的轉個彎,走向另一條教養的道路。

但,走另條教養的路之後,我就不失控了嗎?當然不是。現在的我,在某些時候,依然會失控,但我只能說,失控的次數越來越少,而且,就算失控,我也不再用以前打罵的方式教育孩子,這點是可以確定的。

改變教養的方式後,三三的情緒確實比以前更穩定了,也更容易溝通。即便如此,孩子是「頑皮猴」的化身,不可能天天都讓我過得像星期天,所以大哭大叫,在地上哭鬧打滾的情形,還是時不時發生。我深信每個孩子都是對的。行為的產生,勢必有其原因,而每一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同一種教養方式」不可能「符合每一個孩子的需求」,但只要大方向是對的(用愛陪伴孩子),就不用太擔心。

於我而言,孩子就像是個既要學會「自轉」,又要學會「公轉」的「地球」。自轉,是為了保有孩子自己獨特的性格;公轉,則是為了與這個社會接軌。

因此要怎麼面對有強烈自我主見,但一不順心又很容易情緒失控的孩子?該如何讓他們在自轉和公轉間取得平衡?

我的原則很簡單:「重要的事,我決定;其他枝微末節的小事,孩子決定。

什麼是大事,什麼是小事,父母可以自己衡量。你管的「大事」範圍「越大」,好處是讓孩子都在你的掌控中,比較能朝你要的目標前進,但壞處就是孩子的自主和學習力會越弱。反言之,你管的「大事」範圍「越少」,好處就是孩子會越來越獨立,但壞處是越有可能產生脫序情形。

遇到問題時,究竟該怎麼做呢?

舉個我和三三遇到的切身例子會比較清楚些

三三從三歲多就開始和我一起去上親子律動課。一天,褓母拿了一支太陽眼鏡給三三,讓三三坐公車時可以戴著去上課。一路上,三三好開心,不管走路還是坐車都戴著太陽眼鏡。她還開心的問我:「為什麼婆婆(褓母)要送我太陽眼鏡呢?」

我回答:「因為好看呀!因為愛三三呀!」

三三竟然回嘴說:「不是啦,因為太陽很大,要遮太陽啦!」

沒錯,三三就是屬於非常有自我主見的孩子,她有她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因此是屬於非常有「自轉」能力的孩子。

整路上,三三都很高興自己收到一個新禮物,而且「非常堅持」要親手為自己戴上,不讓任何人幫忙。於是她照著自己的直覺(覺得眼鏡就應該要這麼戴),小心翼翼的將眼鏡放在眼睛前頭。但是她從來沒戴過眼鏡呀!所以她戴完眼鏡後,呈現出一種雖然非常帥,也非常「詭異」的感覺。

三三將眼鏡戴反了。不只上下顛倒,連眼鏡腳安插的位置都不對。身為有某種強迫症(生活正確性)的母親,我實在看不下去,忍不住問了一句:「你戴反了,我幫你戴好不好?」沒想到三三一聽,生氣的大叫:「不要、不要碰我!」於是,我們母女倆呈現出「我很想幫忙」(其實是糾正),但她堅持「不要別人碰她」的歇斯底里狀態。

過了一分鐘,我放棄了幫忙的念頭。我想,三三有權用她的方式探索這個世界(雖然她的方式跟這個世界習慣的方式不一樣)。現在的她,正屬於應該多去探索這世界的階段,既然她這麼有興趣,而且勇於用自己的方法嘗試,我應該放手才對。這麼一轉念,我就不再堅持,只是靜靜看著她,欣賞她獨特的戴眼鏡方式。就這樣,我們母女度過了一小段安靜時光。

好景不長,過了幾分鐘,三三的眼鏡從她的耳朵滑下來(這是當然的,她根本沒掛在耳朵上呀)!

三三激動大叫:「掉下來了!掉下來了啦!」

我問:「需要我幫忙嗎?」

三三說:「不要,你不要碰!」(這傢伙真的太有個性了!)

因為她不讓我幫忙,於是我順了順自己的心緒,靜靜在一旁看她怎麼處理自己的事情。我的想法是,每個人的內在,都存有一套做事的系統,以及思考事物的邏輯方法,三三是個太渴望什麼都要自己來的孩子,因此我欣賞她的正向資源,那就是她很獨立,願意自己動手完成任何事。如何從負向的行為看見正向資源,是我一直努力的功課,唯有如此,我和三三才會一起成長。

三三處理好她的眼鏡後,目的地到了,我牽著她下公車,沒想到我才剛剛下公車,站在公車階梯上的三三又崩潰了。

三三大哭。「你弄到我的眼鏡了啦,你為什麼弄到我的眼鏡?」

我還沒弄清楚怎麼一回事,只是心心念念著這個地方太危險,不適合處理任何事,於是伸手將三三抱離公車,趕緊離開馬路。被我抱著的三三,又一次腦筋斷線的大叫:「你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她不停掙扎,想掙脫我的懷抱。

現在攸關生命,對我來說,就是屬於「大事」。而且活在這個社會,都必須知道馬路太危險,不能久待,這也是孩子應該要學會的「公轉」(馬路很危險,行進間不能放開長輩的手,過馬路必須要專注且快速),因此由不得三三決定,我還是將她抱離危險現場。

我將三三放在安全的騎樓下,請她看著我,以沉穩而堅定的口氣跟她說:「上下公車是最危險的時候,所以速度要快。剛剛媽媽已經站在馬路上,你卻站在公車上不肯下來,這樣會讓你自己和媽媽都陷在危險的處境。以後不能這樣,知道嗎?」

三三撇過頭,生氣的不想理會我。

我說:「三三,媽媽在跟你說話,請你看著我。」

三三說:「不要!」頭依然撇著,生悶氣,不肯看我。

我在一旁找個臺階坐下來,等待三三的情緒平穩下來。

聽不進任何聲音的三三,想讓她聽見我的聲音,除了等她自己平靜,別無他途。當然,如果用非常高的聲量狂聲斥喝,她應該會聽得見,但同時也將恐懼與爆怒的情緒一起吸收了,然後下次在某個場合,我就會看見自己種下的因果,我可不想這樣。

過了一兩分鐘,我問她:「準備好跟媽媽說話了嗎?」

三三依舊撇過頭,不理會我。

想了想,我決定在這個時間點停留一下,將我認為的「大事」教會三三。

深吸一口氣,我再次以沉穩而堅定的語氣說:「看著媽媽,媽媽有些話一定要告訴你。」

於是我將剛剛的情況和可能發生的危險一一告訴三三。雖然三三的情緒還沒平穩,但我知道,她聽進去了,她的臉偏向我多一些。

三三說:「可是,眼鏡就掉了啊,該怎麼辦?」

我再次邀請三三看著我,這次她終於直視我了。我說:「下車的狀況比較危險,所以我們必須先下車,眼鏡掉了先拿在手上,媽媽會找個安全的地方,再讓你戴好,你覺得好嗎?」

三三點點頭,算是達成共識。

我處理此事的方式是,溫柔而堅定而持續,直到三三接收到我想要給予的重要訊息為止,才暫告一段落。

我知道,其實不管父母用什麼樣的方式教養孩子,身為孩子的母親(或父親)一定還是會遇到各式各樣的質疑聲浪。因為即便是現在的我,在前幾天還是被褓母的先生以開玩笑的方式說:「你太寵小孩了,三三才會脾氣這麼大,換做是以前,我們早就打下去了。」

聽完,我只是笑笑,不做回應。其實我並沒有寵,寵的定義對我來說應該是:不管孩子「做對」或「做錯」都不加以糾正。但我並非如此,三三只要做錯事情,我會努力「糾正」,只是用不一樣的方法和態度而已(我沒有吊起來打,沒有爆粗口,沒有語帶威脅)。

話雖如此,既然我用平穩溫和的方式教養三三,為什麼三歲時期的三三脾氣還是如此倔強,動不動就愛生氣?

孩子永遠是對的,這點無庸置疑,除了三三的天性外,還有兩歲以前我教養孩子的方式錯誤種下了因,需要用更多時間來平復。當然,外在環境也非常有關,三三在褓母家較常出現爆怒的情況,在家裡次數比較少,想當然這原因還來自褓母家的教養方式差異。

如果最後父母不小心失控了,而且事後非常懊悔,請記得,懊悔完之後,跟孩子和解(擁抱孩子或向孩子承認自己的錯誤,說聲抱歉),孩子會在這件事件中,學到大人的柔軟,也會深切記得大人即使失控,還是沒忘記愛他,這是非常重要的!

最後,也給失控的自己一點鼓勵,告訴自己:「我很努力了,下一次我會做得更好的。」畢竟教養這條路很漫長,給自己一點欣賞是必須的,如此才能更堅定的走下去。

 

摘自 李儀婷《孩子永遠是對的》/遠流出版

 


Photo:ajar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