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案1:換個環境看台灣生活 出國做志工服務

從事辛苦的國際志工服務,真正去到當地、感受當地人的溫度,和自己無助的感覺,有助於在台灣過慣舒適生活的孩子,開始省思自己原本的生活態度與價值觀。

從事辛苦的國際志工服務,真正去到當地、感受當地人的溫度,和自己無助的感覺,有助於在台灣過慣舒適生活的孩子,開始省思自己原本的生活態度與價值觀。

 

暑假來到柬埔寨,氣溫炎熱最高可達40度以上。有一群人來到這裡不為觀光旅遊,而是做志工;烈日下揮汗挖土、拌水泥、鋸木頭、釘釘子,幫當地人蓋房子和廁所,十分辛苦。


89年次的中學生葉峻豪去年到柬埔寨做志工9天,和孩子互動過程中看到他們開朗的笑容,有感而發:「他們那麼窮,卻很快樂,反觀台灣的物質豐富,卻沒那麼開心。」葉峻豪說,在台灣過慣舒適生活,很多事情都覺得理所當然,這趟志工行讓他開始省思生活態度、價值觀。今年暑假他再次前往柬埔寨當志工,也獲得爸爸的全力支持。
有愈來愈多的年輕人選擇赴海外當志工,幫助弱勢、體驗吃苦。2010年成立的「以立國際服務」專組志工團,送團員到貧困的國家如柬埔寨、越南、內蒙古等做志工服務。這幾年超過5,000人透過以立安排去做志工,其中去柬埔寨的高達3,000多人。


父母希望孩子懂得感恩

以立國際創辦人陳聖凱表示,志工年齡須滿15歲以上,初期幾乎清一色為大學生,近年做志工的風氣漸開、年齡層下降,高中生約占2成。


為什麼父母要花錢讓孩子出國做志工?陳聖凱觀察,主要的動機不外乎希望磨練孩子吃苦,讓孩子明白爸媽的辛苦、食物得來不易,懂得感恩惜福;更深層的則是希望孩子能夠發掘自己、了解自己想要什麼,但這種父母相對是少數。
有些家長雖然支持孩子做志工,但又捨不得孩子「過度」吃苦,不想孩子太熱、太累、太辛苦,十分矛盾。以立曾收過一個家長客訴:「我家寶貝在柬埔寨有一餐想吃兩碗飯,但只吃到一碗半,可否別讓他餓肚子?」


身體力行中獲得全新生命經驗

志工在柬埔寨的工作包括:為村民修建房子和廁所;進行家庭訪問,知道為誰、為何而蓋房子;設計教案、教小學生;推廣衛生基礎教育等。其中,蓋房子和建廁所最辛苦,但也最為重要。


「做志工服務,真正去到當地、感受當地人的溫度,和自己無助的感覺,這段過程不見得舒服、甚至可能有些痛苦,但也就是這些實在的感受,幫助你更了解自己為什麼做這件事。」陳聖凱指出。


「生命」必須身體力行,光是想像或模擬,很難有什麼深刻的感受。陳聖凱分享,有孩子出國做志工前以為自己是很有耐性的人,結果在大太陽下工作20分鐘就快發脾氣。這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在冷氣房裡上課念書,當然有耐性,而當地村民卻是這樣生活一輩子。


「體驗從未有過的情緒和經歷,這種發現更寶貴,」陳聖凱說。有些小孩在台灣連續2餐吃一樣的東西,就會抱怨;來到柬埔寨做志工,不僅要輪值日生、幫村民打飯,而且連續8天吃一樣的東西。葉峻豪笑說:「習慣以後愈吃愈好吃。」


助人,其實學更多

看到孩子生命的轉變,令陳聖凱很感動。有一個台北美國學校的孩子前往柬埔寨,他很怕髒、愛乾淨,前2天蓋房子、和小朋友相處時,只見他不斷用酒精擦手,看得出來他很勉強、心理壓力大。到了第5天帶小朋友去吳哥窟戶外教學時,看見他一路牽著小朋友的手,笑得很開心。


「這段『從不可能到可以』的生命經驗,相信他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都有信心面對,」陳聖凱說。


很多高中生出發前都以為自己是去幫助別人,但看到村民過著貧困的生活卻依然開心時,心裡受到不小的衝擊。「看見他們知足常樂、生命力旺盛,到最後才發現,自己從村民身上學到更多,」陳聖凱說。

 

學會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
葉峻豪表示,出國做志工最大的收穫是,懂得站在他人角度思考。他以前幾乎都是從自己角度出發,國中時有點叛逆、和爸媽難溝通,志工行回來後變得不那麼自我、比較能夠貼近對方的想法和感受。
 葉峻豪比較,去年志工經驗是「從有到無」的過程,物質條件降至最低、過最純樸的生活;今年他設定的目標是「從無到有」,所謂的「有」是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幫助更多的人。
志工經驗也讓葉峻豪不斷思考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大學他想念商學院,運用專業幫助更多弱勢。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