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其實是孩子帶著我們探索世界

身為台灣社會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富養孩子很簡單,但窮養孩子不容易!所以,既然有機會窮養,我就不該任性放棄。更為翻轉的是,我這個成人眼中的「窮養」,卻往往是小孩眼中的「富養」呢!

「男養窮,女養富」大抵說的是用窮養磨練男孩的心智,富養培育女孩的視野,但是,難道女孩不用磨練心智,男孩不需擴大視野嗎?對於這類性別區隔的言論,我總是比較敏感,從經驗法則來看,當代中產階級的孩子們(是的,別忽略階級問題。畢竟有閒有錢看教養文章的,還是以中產階級為大宗),不論男女,都需要窮養淬鍊心智,富養廣袤視野,但要如何兩者兼得呢?我們的親身體悟是,旅行是一個很好的媒介。

有個高官曾問孔子學生:你的老師是聖人嗎?怎麼會那麼多的事?學生子貢說:是上天要讓它成為聖人,所以老師才會這樣多才多藝。孔子聽了說,哪有這回事,自己不過是「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在這個物質充沛的時代,父母要如何讓子女既能多鄙事,又能見多識廣?別忘了,就算上天賦予孔子特殊的才能,但他也曾周遊列國多年,行腳天下。

 

讓孩子無窮盡的好奇心與探索欲望,帶領我們前進

過去428天,我們的壯遊之所以定調在「跟著孩子壯遊趣」,說穿了,去哪個國家,怎麼去,如何去,不都是成人安排,兩三歲的小孩如何帶領父母前往呢?但我們旅程宗旨裡的「跟著」指的是在旅途中,盡量放下成人的偏見與習慣,讓孩子無窮盡的好奇心與探索欲望,帶領我們前進。

原定的旅程是在帛琉、印度之後就前進澳洲、紐西蘭,我們卻在中間毅然決然去了尼泊爾、斯里蘭卡,順道一遊馬爾地夫,甚至,決定捨棄觀光大國紐西蘭、澳洲,就在印度常駐八個月。為什麼呢?

例如,當我們第四度回到印度,這一次住的旅社,住的地方真的太小太髒太多事發生,讓我一度憤而萌生砸錢住好飯店的念頭。

因為,這次的印度旅社,一家四口要擠在浴室旁冰箱與瓦斯爐中間的凹凸不平小圓桌吃飯,小小院子旁是印度孤兒院,晚上常有他們跑來院子喧鬧的不安身影;晒衣繩必須掛在孤兒院養鵝場的鐵網上,陽光時常不足;廁所小又髒,馬桶蓋與內側不忍卒睹;洗衣服必須窩在裡面奮力刷洗,讓人難耐。最糟的是入住第一天中午就被偷了四百美金,當下真的想把錢砸光換間可以爽過的民宿。

但,最後讓我忍住享受的欲望,不任性地換個地方爽住,只是因為一個念頭︰

孩子要窮養!

如果這兩位男孩自從搬進來,眼中從來沒有看見成人眼中所有不便,反而是盡情探索,享用現有的幸福、有朋友可以玩、有泥巴可以堆、有欄杆可以爬、有印度小社區的舊舊遊樂場可以爬上爬下。

那麼,我為什麼要去展現成人的物質欲望讓他們追隨學習呢?我的意思是,若非環境有無法排除的危險,我為何要以物質欲望為理由去轉換住宿場所,用這種身教讓他們「潛移默化」認為優質的住宿環境只有燈光美氣氛佳場地大的這一種?

特別是男孩,如果不能提供他們「吾少也賤」的環境,怎能期待他們長大能多做「鄙事」,怎能在他們長大懂得東嫌西嫌時,怪他們「不懂得珍惜所有」。就這樣一個「孩子要窮養」的念頭,我就繼續跟家中成堆的衣服、螞蟻、舊亂奮戰,展現享受當下,隨遇而安的姿態。

然後開始發現原本這個一開始被我嫌棄的住所,其實有很多的足堪珍惜優點。這裡有不斷電系統,這是我們住在印度八個多月以來,首次不被停電干擾的生活;這裡的浴室有可以用的蓮蓬頭,我終於可以享受站著淋浴的舒暢;這裡房間有網路,我終於不用花大錢時時儲值;這裡往來都是白丁,但兒子們有機會跟印度孤兒做超越語言的交流。

 

成人眼中的「窮養」,卻往往是小孩眼中的「富養」

回首這一年多來的壯遊經歷:

當台灣的小孩玩遙控汽車,我的小孩在印度曙光村玩蛇;
當台灣的小孩看海綿寶寶,我的小孩在尼泊爾偏遠山區巴士車頂上眺望遠方;

他們曾在帛琉高級渡假村天堂島度假飯店,享受無邊際泳池,
但他們在尼泊爾沒有樓梯的梯田上,也樂得爬上爬下,手摘無農藥李子狂嗑;

他們曾在帛琉、斯里蘭卡坐過高級吉普車享受越野、野生動物公園獵奇的快感,
但他們在尼泊爾人疊人的山區巴士上,也能一派泰然吃著餅乾或睡或玩全程十小時;

他們曾在馬爾地夫住過一晚一千美金的飯店,
但他們也能在印度充斥螞蟻、小蟲、甚至有蠍子爬進同樂的房子住得開心愉快;

他們曾在帛琉坐過直升機遨遊天際,
但他們也能在印度黃沙滾滾的黃土路上,風沙吹進眼裡,流淚後還是盡情馳騁。

身為台灣社會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富養孩子很簡單,但窮養孩子不容易!所以,既然有機會窮養,我就不該任性放棄。更為翻轉的是,我這個成人眼中的「窮養」,卻往往是小孩眼中的「富養」呢!

之前網路流傳著外國網友Dan Asmussen一則po文,曾引起廣大的回響。超級有錢人專程送自己的兒子到鄉下窮苦人家住個幾天,體驗貧窮的感覺。後來,富豪父親問兒子有甚麼體會,兒子說:
我們有一條狗,他們有四條;
我們有一座半個花園大的泳池,但他們有條無止境的小溪;
我們的花園有進口的燈光照明,但他們的院子夜晚有無盡的星光閃爍;
我們的花園延伸到前院,但他們的院子一直延伸到地平線;
我們有一小塊土地居住,但他們有廣闊的平原奔跑;
我們有他人服務我們,但他們樂於服務他人;
我們必須用錢購買食物,但他們可以自給自足;
我們得用圍牆保護我們的財富,但他們有朋友保護他們。
這讓我們看到原來我們家是多麼貧窮啊!


我們的壯遊經歷正與這個故事相呼應,在走過台灣與各國高級民宿飯店之後,兒子跟我說過:「媽媽,我想在這裡住很久很久…」的地方,卻是尼泊爾偏遠的山區與印度鄉下的村落。我們所做的,可能不過是提早讓小孩看到自己的「貧窮」罷了。

當然,他們並沒有因此變成一個個「完美小孩」,他們還是有執著、哭鬧與紛爭,那些足以讓我們理智線斷裂的種種時刻;正如我們從來不會變成一個個「完美父母」,我們還是有成見、不耐與自私,那些足以扼殺他們成長的自由與創意的行徑。但,我們共同擁有更多的機會去內省、反思、形塑一個更好的自己,而且我們一直一起,在路上。


照片提供:吳成夫/吳怡慧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