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異鄉

起初我不太習慣,覺得住在林肯市很不方便。等住了四、五年後,我漸漸適應了這樣的情況,反而生起了另一種想法:林肯市大部分的居民都聽不懂華語這件事,對我們來說還真是方便。
  • 茄子
  • 2017-07-21
  • 瀏覽數1,972

蘇小妹是馬來西亞華僑,我則是道地的台灣人。雖然國籍不同,由於我們的母語都是華語,在溝通上並沒有甚麼問題。

嫁到林肯市後,我發現居住在這裡的華裔人口不到百分之一。除了在自家之外,走在街道上很難得看到華文字或是聽到華語,連比較道地的中式餐館都沒有幾家。

剛開始人生地不熟的,除了蘇小妹外,沒有人會和我說華語;出了門,我便立即被有點熟又不太熟的異鄉語言──英文團團包圍。

起初我不太習慣,覺得住在林肯市很不方便。等住了四、五年後,我漸漸適應了這樣的情況,反而生起了另一種想法:林肯市大部分的居民都聽不懂華語這件事,對我們來說還真是方便。

本來覺得不方便的,為何又變成方便了呢?

 

人在異鄉,其實更可以做自己

那是因為我們夫妻在平居無事時,很喜歡說些不登大雅之堂的玩笑話當調劑。即使出了門,我們也還是一樣不正經。

坐在咖啡館裡,我依舊是口無遮攔地同蘇小妹開低級玩笑,或者是肆無忌憚地對周遭人們評頭論足;到外面購物,我傍若無人地討論如何採買才會省錢,並恣意批評貨架上的貨品。

只要記得保持面帶微笑以及音量別太大這兩個原則,出門在外我也不需要管好嘴巴。處在這樣的環境,讓我覺得非常放鬆自在。反倒是偶爾在街上看到亞裔面孔時,我們夫妻倆還必須互相提醒:「嘿,說話別太放肆,那人說不定聽得懂華語。」

到了華人比例高的加州旅行,我們便得收起平常不正經的態度,謹言慎行起來;若是要回故鄉拜訪親友時,更是得十分警惕,避免一不小心就流露出平日胡說八道的習氣。

能夠到加州旅行對我們夫妻倆來說是難得的,而回到故鄉呢,則又是更加難得。因此,在旅行時我總特別珍惜久違的亞洲氛圍,享受沉浸在華語環境中的熟悉感。但在這同時,我也累積了一股莫名的壓力。

等旅行結束,搭乘飛機返回林肯,走下飛機看到習慣的林肯小機場,舉目多是有著金棕髮色、白皮膚的人們,見到的文字、聽到的話語又都是英文。看到這樣的情景,我往往會嘆一口氣,輕快地說:「回到林肯了。」

一想到旅程已經結束,我們即將回到家,我的心情立刻輕鬆起來。不過,還有一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旅行期間所累積的那股莫名壓力突然消失無蹤,還來不及回到家,我又開始對著蘇小妹嘰嘰聒聒用華語胡說八道起來。

 

Photo:Krista Baltrok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