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沒走過那樣的路,但我願意讓你試試看!

最近,我很lag的讀到了幾篇跟芬蘭教育有關的文章,先說,我不是要吹捧他們的教育體制,我也相信他們遇到很多執行面的狀況與衝突,不是一切都那麼美好。但我的著眼點是,在整體上他們上一代對下一代的態度

文 / 謝東霖 Hsieh Tung Lin

最近,我很lag的讀到了幾篇跟芬蘭教育有關的文章,先說,我不是要吹捧他們的教育體制,我也相信他們遇到很多執行面的狀況與衝突,不是一切都那麼美好。但我的著眼點是,在整體上他們上一代對下一代的態度。

 

芬蘭的教育獲得世界頂尖的評價,但近年他們又宣布要有更進一步的革新,打破過去的學習框架

試想,如果在中華民國,一套制度獲得了信賴與好評,這套制度會不會繼續沿用、鞏固?以我三十年的觀察,答案是肯定的。

但芬蘭顯然不這麼想,他們做出了改變,這是我感到驚訝的地方,我不是在談改得更好或更壞,我看到的是,他們敢改,他們敢讓下一代走不一樣的路,跟自己不一樣的路。

在搜尋與芬蘭教育相關的文章中,我讀到一個中華民國人前往芬蘭讀研究所的經驗談文章,她標題開宗明義就表示:她不喜歡芬蘭的教育。

我細細讀完,發現她不喜歡的理由是,那邊的教授傾向放任式的教育,即使學生正走向「錯誤」,也不會馬上指出。

她說如果是她的話,她會花更多心思去引導學生走向「正確」的道路,讓他們知道哪些「錯誤」是自己曾經犯過的、冤枉的。

從這篇文章,我在在看到中華民國教育體制下的窠臼。

 

她下意識把「下一代」當成了「自己」

她用自己的經驗,希望下一代不要重蹈覆轍,但是在我看來,反而她遇到的芬蘭教授的方法,才是真正跳脫了框架。

誰說你遇到的錯誤、你跨不過去的檻,下一代理所當然就無法克服呢?誰說妳的正確就是真理呢?誰說每個人從錯誤裡面學到的體悟,不會成為邁向成功的助力、而是浪費時間呢?

她說的芬蘭教授放手相信下一代的可能,就算是錯誤,也有嘗試的價值,因為那個「錯誤」,很有可能只是「上一代的能力極限」。

以前的人挖不通隧道,就繞路了,雖然現在能挖通隧道,但以後隧道又不見得只能挖一條。

只會複製上一代經驗的下一代,怎麼可能會更好呢?路是人走出來的,前提是要先讓人去走不像是路的地方啊。
 

 

全文經作者謝東霖 Hsieh Tung Lin FB粉絲專頁授權轉載,原貼文標題為《 雖然我沒走過那樣的路,但我願意讓你試試看!》

 

 

圖片提供謝東霖 Hsieh Tung Lin

數位編輯:吳佩珊、楊逸慧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