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5歲小男孩從一張明信片開始的193國環球旅行

「媽咪,我可以寫信到世界上每個國家嗎?」放學回家的路上,5歲的英國小男孩托比抬起頭,向媽媽莎賓提出一個從來沒人想過的問題。

親愛的世界: 

這本書記錄了我是怎麼踏上寄信到世界每個國家的大冒險,我媽會告訴你們旅程是怎麼開始的。 

這本書不是百分之百的故事,因為百分之百的故事會有魔幻生物和其他編出來的東西,但這個故事是真實的。不過我還是覺得它有一點點魔幻,因為發生了我從未想像過的事,這也算是魔法的一種。 

我不想透露太多,以免毀了你們的閱讀樂趣,如果你們樂意的話就讀下去吧!
我希望你們會喜歡。 
掰, 托比(七歲)  

 

【莎賓的序 】

一切開始於二○一三年六月十六日,那天,托比放學帶回來一本書《寄到紐西蘭的信》(A Letter to New Zealand),是學校發的,要和我一起在家共讀。
托比當時五歲半,快念完小學一年級了,那本書是解釋郵寄過程的非小說:從信件投進信箱、進入郵務車、抵達郵件處理中心、上飛機……直到送抵紐西蘭當地一個小男孩手中。

那本書裡附了地圖,托比發現紐西蘭是個好遠的地方,才剛開始學寫字的他問 我能不能寫信到紐西蘭,其實我沒有認識的人住在那裡,但我覺得應該可以四處打聽、尋找收件人。這是我們的對話: 
托比:「媽咪,我可以寫信到紐西蘭嗎?」 
我:「呃……應該可以,我得先找到收件人,我可以問問看?要嗎?」 
托比:「好!謝謝,媽咪,謝謝妳!」 
我:「好的,那我們就動手吧!」 
[停頓] 
托比:「媽咪?」 
我:「怎麼了嗎?」 
托比:「我可以寫信到世界上每個國家嗎?」 
我:「……!!」 
------

我記得這時腦海中掠過許多想法,關於世界有多大、國家何其多、有沒有辦法在每個國家都找到收件人……我決定答案不是「有」或 「沒有」那麼簡單,所以我們坐下來討論「國家」是什麼,以及定義這個字的多種方式,我們一起上網搜尋,決議看待「國家」的一個簡單方式就是參照聯合國會員國—共一百九十三個國家。

要一個小男孩寫一百九十三封信似乎有點多,所以我建議托比從五個國家開始, 寄完後看看他感想如何,我在網路上求救,詢問朋友們有沒有認識住在別的國家的人願意收到托比的信,並且也樂於回信。 

幾個朋友留言了,我們最後拿到五個地址─三個在美國、一個在法國、一個在澳洲。托比花了一個星期寫這些信,第一封信寄給夏威夷的派翠西亞。雖然很簡短,托比可是花了半小時才完成。  

給派翠西亞的信 

嗨,派翠西亞: 妳好嗎?妳住的地方真的叫火山鎮(Volcano)嗎?
真希望我也住在那裡。
掰, 托比。  

派翠西亞的回覆 

親愛的托比: 我住在夏威夷州的夏威夷大島上,我們這兒有座活火山,還有座冬天會下雪的山,謝謝你可愛的信。 
阿囉哈,
派翠西亞


因為住在派翠西亞的家鄉「火山鎮」聽起來很酷,激發了托比的想像力,托比決定向派翠西亞確認是否真有這名字,我們也上網搜尋,托比覺得他想先做點「研究」再寫信,這樣他才能問真正想問的問題。

幾次嘗試之後,我們整理出和剛開始學讀寫的小孩一起做研究的最好方法:上網時由我打字,我們會先搜尋收信人居住的小鎮或城市。搜的大多是圖像而不是文字,托比會挑他有興趣的看,我會幫他確認圖片跟我們搜尋的地點真的相關,如果圖片的解說文字是異國語言,事情就會變得比較棘手。

搞清楚圖片內容之後,由托比想出問題,「你有去過……?」或者 「在……你可以看到什麼呢?」是很常見的問題,但托比也很好奇其他國家的學校、職業、食物和當地節慶。
雖然托比說過他想寄信到每個國家,但一開始他其實只是單純寫給願意當他筆友的人。

 

 

托比不久就發現世界上有小孩過著和他不同的生活

一開始,他覺得只是語言、食物、住家上的不同,但有一天,我們找到了一位在索馬利亞(Somalia)的收信人,這是第一次我叫托比等等,讓我先看看網路上的圖片,也是第一次我開始思索如何處理托比可能會問的問題。托比在信中提及他想知道怎麼幫助索馬利亞的孩子們,所以我們找了一個五歲小孩可以輕鬆理解活動內容的慈善組織,「棲身之盒」 (ShelterBox) 有個適合小孩子閱讀的網站,還出版了向孩子解釋世界各地災難成因的童書,我們用他們的書搞懂了海嘯、水災和地震,然後托比決定募資蓋一間「棲身之盒」,金額約莫六百英鎊。 

很多人問過這些信友到底是從哪裡找來的,有些人認為托比只是隨機寄信,不是這樣的,每封信背後都有一位事先同意成為托比信友的好心人。會找到這些 信友,是因為世界上有很多願意幫托比一圓夢想的好心人。 

托比寫了約四十封信時,很明顯地展現出他以前從沒發現過的一股頑固勁,他怎樣就是不肯放棄,所以我下定決心:只要托比還願意寫,我就要替他在每個國家都找到信友。這時候,我的朋友們都在幫我詢問他們的朋友,三不五時我會收到訊息說:「我在塞席爾(Seychelles) 找到了一個人!」或「我在塔吉克(Tajikistan)!」,除了「寫信給世界老鼠會」,我還寫信給其他國家的博物館、學校、大使館、交流組織和慈善機構。

二○一三年九月中時,只缺七個國家了,托比已經寫了超過兩百五十封信,這是一開始我們兩個都想像不到的。

一直到這時,整個計畫都是透過親朋好友以及他們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除了網站之外,我們建了臉書專頁,成員只有一百人,都是朋友、親戚、之前的信友。我們在專頁上貼了通信成功的消息、分享剛收到的信件、剛找到的信友、按照大家分享的食譜烹煮或烘培出的食物……這時,托比差一點點就能達成目標了,我們確信遲早會的。  

忽然之間,契機出現了,二○一三年九月底,我們收到好幾百封私訊,臉書專頁上的「讚」從一百個暴增到一千、兩千、三千!而且是在一夕之間 。有報章雜誌聯絡我們,我們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直到發現了一則無辜小留言:「我把你們的計畫貼在Reddit 上,希望你們不會介意。」

好幾百則給托比的訊息蜂擁而至,有些人想寄東西給托比、有些人想成為他的信友,可以從這些訊息的來源得知我們又在哪些地方上了報。

有一小段時間,生活變得很瘋狂,出版《寄信到紐西蘭》原書的出版社(Collins Big Cat)寫信來說托比現在為「棲身之盒」募到多少錢,他們就願意再拿出多少,所以最後他募得超過一千英鎊。

最重要的是,絕大多數的訊息都溫暖人心,來自世界各地眾多覺得被托比的計畫觸動了什麼的人們─相信著、希望著世界會變得更好,也或許是專屬於孩童對世界的好奇、又或者是托比逐夢的決心觸動了他們。

有些人用他們的母語寫信─我們就算看不懂也會請人幫忙翻譯,托比因而決定他要學很多種語言,這樣一來他才能和更多不同國家的人對話。 

我們問他們都在家裡養了什麼寵物,因此知道南非會養樹蛇、中美洲會養蠍子;托比舉辦手工藝品市集為「棲身之盒」募資時,我們詢問「全世界」有什麼手工藝的好點子,最後決定製作泰國的編織小魚;我們向全世界徵求食譜,然後花上好幾個禮拜烹烹煮煮、烘烘烤烤。

這段時間以來,我們不斷寫信、收信。就在二○一三年十月初,我們找到了最後一名信友,來自聖馬利諾(San Marino)。托比寫了信,然後他成功了!他寫信到世界上每個國家了。達成目標、任務結束。但真的結束了嗎?

這篇序是在二○一五年十一月時寫下的,下筆之際,托比已經寫了五百六十二封信,但當你捧讀這本書時,很可能又累積了更多,如果你問托比他還要繼續寫多久,他目前的回答是:「寫到我長大為止。」 也許他明早一起床就會宣布他永遠不寫了,那樣也沒關係。

我們家裡堆滿好幾箱信件,而且托比還在繼續寫,幾乎每週都會有新的信、新的問題、新的友誼、新的冒險,謝謝你們一起參與這趟旅程。 

托比的媽媽,莎賓

 

摘自 托比‧里特 《親愛的世界,你好嗎? 一個5歲小男孩從一枝鉛筆、一張明信片開始的193國環球旅行》/臉譜出版

 

 

 

Photo:Anna Pruzhevskay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