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更親近:從「聽話」改變為「對話」

父母面對「問題」時,應該掌握「關心人」,而非「關心事件」,以此來好奇孩子發生的事件,好奇孩子的選擇,好奇孩子如何面對這些事件?

每天撥出五分鐘對話,有意識的好奇,逐漸將對話融入慣性的應對,從生活擴充到學校、工作場域,將發現原本棘手的問題,變簡單了。這是因為從「聽話」模式改變為「對話」應對,打開了雙方視野。

我邀請父母練習對話時,先避開「問題」練習,不要一開始跟孩子談與家長期待不符的主題,諸如使用電腦上網條約、談課業落後等。初次練習對話,宜落實在日常的點滴,比如練習分享生活,練習如何傾聽與好奇。上手後,再將話題帶至深刻的範疇,等到親子的關係穩固,再去嘗試面對「問題」的對話,會更了解如何運用對話。

父母面對「問題」時,應該掌握「關心人」,而非「關心事件」,以此來好奇孩子發生的事件,好奇孩子的選擇,好奇孩子如何面對這些事件;家長有時還需要回饋規則,回饋規則時也需要好奇,好奇孩子如何思索規則,好奇孩子在規則中的應對,好奇孩子如何守規則……必須提醒父母的是,好奇本身只是為了好奇,而不是為了解決問題。

我舉個假設事件,示範我如何應對「問題」的對話,運用前述語句,將聽話更改為對話。
比如:孩子答應八點鐘洗澡,時間已過八點了,仍然在玩遊戲。

這可能是親子教養中,常碰觸到的規條問題,一般父母的應對,通常會出現以下四種應對模式。

 

指責孩子的模式:

「講幾遍了,都幾點了,還在那兒玩!」「你到底要玩到幾點?!」「你自己說好八點鐘的,結果還在那裡玩,我再也不相信你了。」「你再繼續玩,我就生氣了!」等等。

 

討好孩子的模式:

「我幫你找好衣服了,趕快去洗澡喔!」「好了,再玩一下下就好囉!」「你要不要去洗澡啦?不然我先洗了,我洗完出來,你就不要玩了喔!」「是不是該去洗澡啦?」等等。

 

對孩子說理的模式:

「要得到人家的相信,就要守信用,你要做到八點就停止玩的約定。」「人而無信,不知其可。」「只知道玩,不懂得遵守規定……」等等。

 

自我打岔的模式:

「好不好玩?」「玩到第幾關了?我看看。」或對孩子繼續玩遊戲,視而不見。

 

上面舉出的家長應對,是希望孩子聽話而已,或者忽略了問題。聽話模式有其效果,孩子被家長訓斥一頓後將電腦關機,但心中殘留情緒。這種情緒可能是生氣、懊惱,或是逃避,孩子無法正視規條的意義,想辦法鑽弄規則,更不可能有機會討論規條。

現在,我將這段親子互動,從聽話模式更改為對話模式,假設這孩子叫做「阿明」,如下:

「阿明,怎麼啦?你剛剛說八點要洗澡。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還在這兒呢?」
在此,我再次建議才入門的父母,先將對話成為一種言語的習慣,再練習如何和孩子討論「問題」。因為討論「問題」,很難一開始就上手,需要將過去的應對模式,轉為探索(好奇)孩子應對的狀況。

當父母說了「阿明,怎麼啦?你剛剛說八點要洗澡……」說罷,孩子未必會關掉電腦,仍眷戀在遊戲中。
假設阿明說:「喔!再等一下!」

「……你剛剛答應我,八點要去洗澡,怎麼啦?……」(請注意語態的平穩,注意懂得停頓。)
「好啦!再五分鐘就好了。」
「那五分鐘後,你就會去洗澡嗎?」
「應該會!」
「我不要應該呢!我要確定的答案……我剛剛很相信你。所以我答應你玩到八點。」
「好啦!」
「嗯……那五分鐘後,你會主動結束遊戲嗎?」
「我會!」
「好啊!謝謝你。不過,如果你沒有結束遊戲,我會將插頭拔掉,你會生氣嗎?」
「會呀!我會生氣!」(大部分的孩子,談到這裡不會生氣了,此處我模擬一個較艱難的狀況:孩子會生氣。)
「你會生氣呀!那怎麼辦?
「那你不要拔掉插頭!」
「不行呢!因為你答應我的。怎麼啦?你答應我了,怎麼會做不到呢?」
「我會忘記……」
「你會忘記呀!那要我提醒你嗎?快到五分鐘時,我會提醒你!好嗎?」
「好呀!」
「但是五分鐘後,若是你還在玩,我會把插頭拔掉!你還是會生氣嗎?」
「這樣我不會生氣了!」(仍有極少數孩子,在此說會生氣,我們會繼續對話。)
「嗯!謝謝你呀!」
……
若是孩子說自己會生氣,我的回應:「謝謝你這麼誠實,你可以生氣,但不能罵人或摔東西……」

 

上述對話的模擬,是我多次處理親子議題的歸納整理,是實務經驗。當家長帶著孩子找我,提出類似的教養難題,不知如何面對「問題」之際。我會邀請孩子回到現場,模擬當時狀況,由我扮演父母角色,常常得到上述的結果。比較棘手的對話,是孩子還是會生氣,我的對話則會指向生氣的發展,允許他生氣,但是不能鬧脾氣。

若是長此以往的對話,孩子的覺知會愈來愈強,比較能遵守規則,也懂得尊重自己,自動自發的狀況會更多。

 

摘自 李崇建、甘耀明《對話的力量》/寶瓶文化

 

 

Photo:Ray Henness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