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績單沒有排名、全面保密,讓學習變成快樂的事!

至於成績單嘛!荷蘭小學只有學習報告,絕對沒有班上排名競賽,現在的你與前幾個月的你比較,便是自己和自己的學習超越。每一學期會有兩次家長會,在學期開始的第一個半月與學期結束前一週,老師會針對小朋友的所有學習狀況(包含學習測驗結果)對家長解說。每個人的學習成績都是保密狀態,只有導師與家長雙方透過每回15分鐘面對面的詳細解說與詢問來了解,通常都是以小朋友在校的人格特質為開場,接下來才是學習成績檢討。

文/布爾.丁夫人

 

沒有排名的成績單

當亞洲他國正將「書法」列入文化遺產,孜孜不倦傳承、延續給下一代時,在台灣的中學教育,美勞課和體育課卻頻頻被借走當成「考試或補考」的備用課表,說到底還是以升學主義為第一順位。大大小小數不盡的考試,最後,青春期的價值就只剩下分數來衡量。

其實當我念中學時也是相同的遭遇。一週裡最期待的美術課或家政課,只要一接近期中考或大考,連個畫筆都沒露臉,課堂老師就帶著報紙前來坐鎮,直接變成監考老師。沒人敢吭一聲,好像這樣做是理所當然。

尤其是成績單─那是多少人的夢魘,還需家長簽字蓋章。成績優異的學生就是在那前幾名斤斤計較,第一名的領先反而是俗稱「好學生」的金箍咒,好似第二名有多臭!那臭味對我們這些普通學生來說,還真的都沒聞過呢!

荷蘭小學從一年級開始(約台灣中班),學校課程主要專注在團體活動(啟發創造力與人際關係)與玩中學,正規教育為滲透式教學。雖然「玩」佔大多數,但基礎語言(荷蘭文)測驗亦不忽視。小三(約台灣小一)則正式進入基本課程學習,語言與算數為根基,隨著年級越高,學習的專業程度與廣度就更加遼闊。

但是,美術課、音樂課和體育課可沒縮水,反而是越學越專精,一旦到六年級,學校規定上體育課必須全員騎腳踏車從學校出發至當地社區活動中心,冬天下雪亦是如此,沒有例外。非動不可的體育課,讓小朋友學習適應天氣、鍛鍊體魄。

 

只有學習報告,沒有排名競賽

至於成績單嘛!荷蘭小學只有學習報告,絕對沒有班上排名競賽,現在的你與前幾個月的你比較,便是自己和自己的學習超越。每一學期會有兩次家長會,在學期開始的第一個半月與學期結束前一週,老師會針對小朋友的所有學習狀況(包含學習測驗結果)對家長解說。每個人的學習成績都是保密狀態,只有導師與家長雙方透過每回15分鐘面對面的詳細解說與詢問來了解,通常都是以小朋友在校的人格特質為開場,接下來才是學習成績檢討。不論進步或退步,都是自己和自己比較,沒有他人分數影響介入。

家長們清楚明白自己的孩子需要哪方面的加強或輔導,和鄰居小朋友多優秀一點關聯都沒有,就連學期末時將學習報告從學校帶回家,老師都會替每位小朋友用袋子裝好,好似機密文件般處理。

有趣的是,超級保密的個人成績單有個特別的傳統,那就是當爺爺、奶奶來家裡作客時,小朋友都會和爺爺奶奶分享這祕密。當然,之後也會有銅板價的零用金獎賞,鼓勵性質居多,期許自己與自己的競賽更上一層樓。

 

第一次上學,我的孩子曾有選擇性緘默症

生活在荷蘭,日常生活由3種語言環繞,Rory一開始的語言起步並不順利,相較之下,Ethan在語言學習方面就無需我多費心。在Ethan嬰兒時期,從他和Rory互動時的神情與動作,就可以感覺出他迫不及待要開口說話。果不其然,Ethan在2歲前每天早晨和我有晨讀的習慣,不用過多,每天30分鐘,中文童書、荷文童書樣樣好,雙語並進學習。Ethan學得又快又好,天天在家嘰哩咕嚕,語言程度早已勝過Rory同齡時的節奏,就連荷蘭奶奶也嘖嘖稱奇。我想,等Ethan滿2歲進入幼稚園,應該會學得更快,表現肯定比Rory搶眼!

不料,第一個月的幼稚園(一週一次)對Ethan來說竟是場噩夢。因為媽媽不在身邊,他無法輕易接受全新的環境和人,遊戲互動,他寧肯遠觀也不願參與。全班唱遊時,Ethan更是惜話如金,要他一起手舞足蹈,門都沒有! 

到底是怎樣的狀況,讓Ethan在家裡和學校判若兩人?沒錯,就是孩童時期少數會有的語言溝通障礙,醫學上稱為「選擇性緘默症」。尤其在特定被要求開口說話的公開場所如學校,他就是開不了口,就算知道學校裡所有課程問題的標準答案,話也是停留在嘴邊吐不出來,連自己都無法控制,是害怕還是害羞無解,狀況會持續多久則因人而異。
Ethan從2歲開始進入幼稚園,整整兩年,學校老師沒聽過Ethan的聲音(笑聲除外),他持續靜默地學習,只在家庭訪問時展現真正活潑多話的一面,讓老師們對他更加不捨,因為荷蘭小學4歲入學,若情況沒有改善,勢必得面對更多接踵而至的衝擊與難題。

 

超乎想像的自我成長

第一個星期的小學生活,Ethan又要再次面對新環境與新同學,早在入學前一個月,我就天天告訴他生活將開始轉變,讓他先做好心理準備。第一天上小學面對的分離,就如同偶像劇裡描述的虐心之痛,我明知他會遭受異樣眼光,但還是要忍心放手,讓Ethan一步步慢慢成長,自我克服靜默不語的狀況。

老師和家長的耐心配合、關愛與適時鼓勵,讓Ethan漸漸卸下對環境與人員的莫名畏懼,就在入學約數月後,老師對我說:「Ethan開口說話了!」雖非全班同學,但是面對老師的課堂詢問以及在與要好同學的遊戲互動中,他自然而然地開口了,就像是在家裡一樣,好或不好,通通能夠明確表達。老師乘勝追擊,指派Ethan擔任值日生,必須唱名所有同學的名字領取書包,他做到了!放學時Ethan的眼神流露出無與倫比的燦爛光芒,他克服了語言障礙,對自己更有信心,也開始熱愛上學,交到好多新朋友,連老師們也是用「超乎想像的自我成長」來形容Ethan。

我感激這一切的經驗與歷練,雖然過程中也流了不少擔心的眼淚。先前兼職幼稚園老師,遇到類似情況的小朋友,我懂得給予家長更多的同理心,並知道如何與不愛說話的小朋友共處。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成長時間表,不急不徐,慢慢耐心引導,孩子會綻放屬於自己的光采!

摘自 布爾.丁夫人《Hoi!教出全世界最快樂的孩子》/聯合文學

Photo:Janko Ferlic,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