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教育:競爭力從何而來?

芬蘭社會所看重的價值就在「平等」二字,如何珍視「平等」、如何讓下一代知道尊重「平等」、如何在教育中落實「平等」,似乎成為芬蘭社會共識中的共識,理念中的理念,稱之為「核心價值」當不為過。

文/陳之華

拉普蘭基提萊鎮上這位資深女校長,對於芬蘭目前高中學生的數學程度頗為擔憂,因為高中畢業考,數學已不再列入必考科目,她憂心這樣如何能再讓芬蘭繼續撐持起高科技研發與科技江山的地位呢?

抱持這樣看法的女校長當然不是唯一的,總有一部分芬蘭人認為芬蘭教育不夠嚴謹,不夠有紀律,不像他們「以前」那般的管訓嚴格和要求高標準成績等等,但不同世代的人本就有不同世代的教育環境與教學方法,能夠與時俱進的改良,以及找出最適合不同世代的教學理念,才能讓教育品質不斷提升。

每一世代總會對下一世代有些指指點點,但只要確實找出改善之道,那每一代之間的差異不同就不需要擔憂煩惱了。

方法與理念容或相異,但社會的核心價值呢?大家公認的社會公平正義基礎何在?芬蘭社會所看重的價值就在「平等」二字,如何珍視「平等」、如何讓下一代知道尊重「平等」、如何在教育中落實「平等」,似乎成為芬蘭社會共識中的共識,理念中的理念,稱之為「核心價值」當不為過。

當一個社會裡,大多數人都能體會確實需要每一種不同的人才,那互相平等看待、互相尊重職業出身、互相認同學習需要、互相瞭解志願類別、互相認定彼此扶助才能生存發展,「平等」也才會真正落實生根。

 

平等不是口號,是長時間的實踐

這幾年間常常在訪談觀察過程中,不自覺的問我自己為什麼,為什麼在不同群體、不同地區、不同校際,短短幾分鐘或長達兩三個小時的訪談裡,最後總會呈現很類似的芬蘭社會與教育基礎價值觀「平等」。

這顯然不是一種可以被教導出來的「口號」,在開放民主自由社會裡,不同年齡層、不同性別、不同族群的人,是難以統一口徑去表達同一種概念的。

而且芬蘭在男女性薪資水準與工作環境上,要達到真正平等與相互尊重,還有著必需努力改善的空間,但大家對於「平等」必須源自於求知權力與教育機會的均等,則眾口一致的認定這是基本價值,也認為芬蘭長期以來確實履行了教育的真正平等。

十二月,一個難得有陽光的午後,我和拉普蘭朋友碰面敘舊。「在妳看過去過那麼多學校,觀察了這麼多不同城市鄉鎮之後,有什麼結論嗎?」克麗絲汀娜問著。

瞬間,我沉默了,半低著頭,不禁露出淺淺的笑容說:「怎麼辦呢?怎麼都一樣?」

她笑著回我說:「那是好事啊。」

我所說的一樣,是城鄉差距小的一樣。

我所說的一樣,是教育資源分享情形相同的一樣。

我所說的一樣,是各地校舍與建築品質優良狀況相同的一樣。

我所說的一樣,是學校與地方圖書館分佈、藏書豐富、情形相似的一樣。

我所說的一樣,不論你我的出生和家庭,絕對保障享有高水準基礎教育的一樣。

我所說的「一樣」,是不論你是在芬蘭的中部湖區、是在芬蘭與俄國邊界上的卡列里亞(Karelia)省、是在西部與西南部瑞典語地區、是在冬天長達半年的北極圈內,學生都一樣有著熱騰騰的營養午餐可吃、有一樣高水準的教科書可讀、有一樣基本素質優良的教師、有相同的教學理念被完整的執行出來,以及充足的課外讀物鼓舞著學生的心靈。

要能真正落實這一切,的確非常不容易,沒有幾十年教育界勤勤懇懇的推動、規劃、執行,恐怕沒有今天的實質成果。也因為如此,我更覺得芬蘭的教育經驗,難能可貴。

鄉鎮有鄉鎮的美好,城市有城市的優點,每個地區原本的差異性,在一個獨立自由的體制中,全國各地都能遵照基本的綱領施教,也因為講求法律保障受教權利的確實執行,讓教學體系能一面遵照規範,一面又能自在發揮出自尊與自信。

教師們被教師體制啟發、鼓勵發揮教學創意,更期待教師們獨力自主的為教學成果負責。大家都參與,每個人發揮長處,不僅先得到體制的尊重,而後自重自尊。芬蘭名聞遐邇的國家競爭力長期基礎,就是這樣被一代接一代的優質教育體系所打下來的吧?

 

摘自 陳之華《沒有資優班,珍視每個孩子的芬蘭教育》/木馬文化

Photo:Donnie Ray Jones,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