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教育:零年級,不需要贏在起跑點

來自亞洲的我們,認為這階段是要去「贏」的起跑點,學習被認定愈早愈好,但是芬蘭人卻認為一切人生事物最重要的啟蒙就在這個基礎階段,有好的基礎,房子才能蓋得牢靠與長久。所以他們認為這個階段是人格養成的最重要階段,所以急不得。

文/陳之華

芬蘭教育:零年級,不需要贏在起跑點

人生是一場馬拉松賽跑,還只是百米衝刺,要想「贏在起跑點」,那就跑不成馬拉松。因為需要調整步伐、調勻呼吸、自我激勵的長程賽跑,不能只看重起跑點。如果只想跑一段短程,贏了一次就差堪告慰了,那或許「贏在起跑點」還有點意思,可是人生漫漫長路,考試考得好,學校考得上,總是短程衝刺的意味濃厚。

人生在進入與離開學校前前後後的漫長歲月裡,真的就只是小衝刺,還是可以學會終身學習呢?

在芬蘭,有的小學前兩年會讓學生分成三年來讀,也就是所謂的「零年級」。或許有人會反問說「小學一二年級有什麼好磨甚至留級的呢?」七八歲間的低年級到底重不重要?或許來自亞洲的我們,認為這階段是要去「贏」的起跑點,學習被認定愈早愈好,但是芬蘭人卻認為一切人生事物最重要的啟蒙就在這個基礎階段,有好的基礎,房子才能蓋得牢靠與長久。所以他們認為這個階段是人格養成的最重要階段,所以急不得。

 

還沒準備好入學的孩子,會得到更多的協助

芬蘭孩子滿七歲才入小學,比起大多數國家都來得晚,就讀小六的大女兒多數同學的年齡,在台灣已經是國一了。芬蘭的研究與教育單位認為,七歲的孩子就心智與情緒各方面的發展相較成熟,比較適合開始進入小學,但如果孩子尚未準備好,學校和相關的,學前幼稚園所(Preschool)老師會與社福人員一起鼓勵父母讓孩子多預備一年,就是以三年時間讀完低年級,不然就是向市府申請將孩子讀幼稚園提早一年,成為兩年的學前教育。

為什麼會有這種看似「延緩」、「推遲」或是「籌備」孩子學習光陰的教學觀念呢?

芬蘭教育者認為,孩子在十歲前是一切學習態度養成與閱讀習慣建立的基礎階段,能即早在各方面多加察覺到需要特別協助的孩子們,並配合他們的特殊情況設計出適合發展學習能力的課程,即使是多了一兩年時間,但日後整體教育所需再為這些孩子付出的額外輔導與附加挹注的資源,就會相對降低。

這些需要多一兩年學習的孩子有的不外乎是過動兒,有的則是在語言發展、手腦肌肉協調運作、群體互動、情緒管理等學習能力上需要多加關注與輔導,總合說來,就是這群小朋友在某些層面上尚未發展妥當,而不足以適應小一的所有課程。

芬蘭學校附設這樣的班級,通常會稱之為開啟班或預備班,這樣的方式在不同的郡市鎮裡會以稍有不同的模式進行,無非就是希望能讓基礎教育在不同學習能力的學生群當中打下良好的根基,以穩扎穩打、實實在在的去協助、輔導每一個需要特別照顧的孩子。將我們認為的不必要、不可能,努力去轉化為無限寬廣的學習能力發展,為每一位孩子搭起自己的人生橋樑。

我在芬蘭西部土庫的一所中小學綜合學校裡就看到了這樣的特別班級,全班不到十位小朋友,配有一位專業、耐心的年輕老師,還有另一位開朗活潑的實習老師在旁協助,教室裡佈置的溫馨、繽紛,老師在黑板上細心地教著母語的發音與音節,或坐或趴在地板墊子上的男女生們,七嘴八舌的學講著。

 

在只重視贏的社會,尚未準備好的孩子會被提早貼上輸的標籤

這裡像似私塾一般的輔導教學模式,讓我為這些孩子們的福氣感佩不已,同樣的場景如果搬到全國各地只認為他們是從起跑點就輸別人的孩子身上,如果他們出生在我們習以為常只重視贏與分數的社會中,我想這批孩子不用到國三再來放棄、中輟,可能小學四五年級就會被貼上標籤而「棄置」了。

芬蘭如果沒有這樣從起跑點上的關注「弱勢」輔導制,以及即時發現每位孩子需要特別輔佐改善之處,那芬蘭孩子們的學習高低差距必然不會如此小,全球中學生評量的PISA測試成績就不會如此平均優良。

記得多年前,我在台北東區帶過幾位小五孩子的英文班,當時這些孩子的媽媽因為孩子們的英語文能力遠遠落後班上同學,所以焦急不安的想要尋求進步,我當時認為這年齡的英語沒有理由學不會,不是學校班上孩子的程度落差過大,就是學校教學的速度太快,或是班級人數過多老師無法撥出充足的時間去協助和等待每位孩子。

這幾位孩子不到一學期成績都明顯提升,我看到他們的進步與自信增強,而且對一門學科從先前的害怕到能夠輕鬆以對,簡直就是所有做老師的最佳成就感。

現在身為兩個孩子的母親,我是真的認為沒有完全不能教的孩子,只有願意給孩子希望,以及耐心陪伴等待他們的老師、學校與社會。

芬蘭的教育當每個孩子都是心肝寶貝,就像是少子化後的每位父母般,對於任何一位成長進度不同,甚至有些遲緩的孩子絕對會多一份關愛、照顧與鼓勵,在適時的當口上拉拔他們一把,在後面當成推手一樣的時時鼓舞他們。

人生其實最像一場馬拉松,一再強調孩子要贏在起跑點,卻沒有適當的去發掘每個孩子的差異、天份與資質,那就是鼓吹每個人用衝刺的方法去長跑!贏了起點,卻會在中途把氣力和耐力用盡。即使一開始跑在前面的孩子,他們的動力如果無法來自個人,而是來自社會與家庭的壓力和期望,那人生從小就少了自發性的熱情,最後還是無法將人生馬拉松跑得精彩、完整。

而啟動每位孩子那顆學習的因子,讓學習能力不同者,都能獲得不同的關注,是芬蘭教育深信不疑的信念。

摘自 陳之華《沒有資優班,珍視每個孩子的芬蘭教育》/木馬文化

Photo:Erik (HASH) Hersman,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